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七十三章有趣
    秋意越发的深浓起来,苏家的喜气也跟着越发的浓烈起来。

    每一天,苏青芷坐在学堂的时候,她都会数一数大约的日子,她很是珍惜眼前的日子。

    哪怕近来学堂里多了许多的杂音,可是她也愿意相信,这不是林家人的治学方针。

    林家姐妹曾经提及过片言只语,也不过是有不要脸的小妖精,在外面,借着机会想要缠上的林家人。

    她们就说了这么几句话,然而掀起的风浪却不少,大家私下里都在打听是那家的小妖精,又在打听是那一房的林家人。

    苏青芷觉得少年男女知慕少艾,其实是挺正常的事情。

    只是听了刘美蒶说起流言的前因,她顿时觉得如同天雷闪过一样。

    你一个小女子长辈们在为你议亲事时期,你若是对那个男子无心,一般的情况下,都会恨不得距离那男子万般遥远。

    可这个小女子偏偏赶着去那男子面前刷存在感,后来又招惹来家中兄弟为她出气,结果成了混战。

    苏青芷从来不曾想过,其实那一日她所见到的打架情景,正是这场流言的起因。

    苏青芷从学堂回去之后,她想着苏青葙是快要成亲的人,应该比她还要多知晓一些外面的情形,将来嫁去粱家,与妯娌们相处,也许能有帮衬。

    她笑着将在学堂里听到的一些话,仔细的说给苏青葙听。

    苏青葙听后,说:“这一次,只怕是那个小女子及家里人太过得罪林家人。”

    苏青芷也是这样的认为,林家经了那么多的事情,如果是小事情,只怕是会一笑而过。

    而这一次表现出来的不依不饶,只怕是那个女子得罪了嫡子。

    苏青葙就是有心想跟苏青芷说一说话,想着她的年纪,再想一想,再隔几年的变化,她就笑着转开了话题。

    “芷儿,你如果还想在学堂里多待上半年,我帮你去跟母亲说话?”

    苏青芷轻轻摇了摇头,说:“不用了。再待下去,只会觉得身边的同伴们,年纪越大越发的无趣起来。”

    林家姐妹如今越发喜欢在人前装扮成端淑的模样,瞧着是比先前显得平易近人许多,却失却几分真挚。

    苏青芷有时候瞧着她们打量的眼光,只觉得林家的内宅,怕是一重又一重的深。

    苏青葙明白苏青芷的话,她笑着说:“你这是这般认为别人,说不定,别人也是这般的认为你。”

    苏青芷瞧着苏青葙转而笑了起来,说:“姐姐,我从来就不是一个有趣的人。”

    苏青葙的心里微微难受了一些,明明苏青芷在一岁的时候,还是非常爱笑的婴儿。

    可是后来她一天比一天不喜欢在人前笑,反而只会在她和苏丰道的面前笑。

    苏青芷瞧着苏青葙的神色,她觉得做一个无趣的人,挺好。

    如唐氏这样的人,听说当年在闺中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小女子,才会那般吸引了苏镇磊。

    结果成亲之后,儿女的出生,把一个小女子变成妇人,再多的有趣,也经不住生活的打磨。

    苏青芷一般的情况下,她是不喜欢去东园,自然不知道她的父母如今相处的情形。

    苏家老大人退下之后,他对苏家几位老爷交际影响渐渐的缩小许多。

    苏镇磊如今会与同僚们相约在外面喝一喝小酒,顺带听一听说书,他把多彩的日子,重新的过了起来。

    苏家别的老爷们自然也过着跟他差不多的日子,苏家的夫人们对此是无任何的评论。

    苏家老夫人悄悄的问及唐氏,她笑着说:“母亲,大爷正当年,他一直是喜交朋友的人,如今有朋友处着,又都是些不喜乱来的朋友,我觉得好。”

    苏家老夫人瞧着唐氏,她的心里说不出的滋味,有些伤了的心,是怎么也拾不起来。

    从前唐氏是盼着跟苏镇磊多处,那会舍得他这样夜夜在外面流连忘返。

    苏家老夫人瞧得明白,只要苏镇磊不把麻烦惹了回来,唐氏是不会介意他在外面做了什么事情。

    苏家老夫人想着苏镇磊眼里偶尔飘过的失意眼神,她还是相信长子所说的话,他的心里其实只有妻子一人,只是一不小心走错了一节路,却再也回头走不到原处。

    唐氏如今日子过得丰富多彩,苏青葙的嫁妆,苏青葙的陪嫁人选。

    长子的学业,长子身边服侍的人。而次子又到了挑选学堂的日子,她是有心把次子送去林家族学里学习。

    只是苏镇磊的意思,想让次子去官学里学习。夫妻两人就这事情,都还在商量当中。

    至于苏青芷上学的事情,唐氏想得明白,也就是到这一学期终止。

    苏青葙和苏丰道两人都来跟唐氏提过,觉得苏青芷的年纪不大,她又跟家里的姐妹们处不来,不如就让她在林家学堂里多上半年的课。

    唐氏沉吟许久,最后瞧着长女长子的神情,终是答应他们会仔细的考虑。

    苏青芷知道兄姐的好意之后,她直接笑着拒绝。

    唐氏如今不太阻拦她跟着苏丰道和表兄弟们一块出行,只要继续有这种自由,她觉得居家的日子,也不会太过难过。

    何况现在苏家八小姐有心与她交好起来,在苏家,她有了说话的人。

    再过上几年,她也到了论婚嫁的时节,在娘家的日子,她不想虚度。

    苏青芷想着苏家八小姐提过的事情,她悄悄的做针线活计外卖出去。

    苏青芷也动了心,只是她的针线活计做得不如苏家八小姐灵气,可是苏家八小姐悄悄跟她说:“小九,不怕,反正是店家的布线和花样,我们只管闲着无事做一做、”

    她悄悄问过苏家八小姐,她的母亲可知情?

    苏家八小姐悄悄点头,还透露出新的消息给她知晓:“小九,四姐和五姐也在接这样的活,只是她们打着下面丫头的名义,两个伯母不知情。”

    苏青芷听了之后,只觉得将来离了学堂之后,日子也会不无聊。

    苏青芷悄悄的问过苏青葙,她轻轻点头说:“其实旁人家的小姐们也会从绣房接活计做,一样是用丫头的名号。

    小四和小五还有小八在外面接活的事情,其实家里人是知道的,反正她们全用的是丫头们名号,她们的针线活计又没有特别之处,长辈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