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七十五章寻
    苏镇磊抱来五副珍藏书画,苏家老大人夫妻许可之后,直接添到苏青葙的嫁妆单子里面去。

    苏家老大人在赏书画的时候,他无意当中当着唐氏的面,又提了提苏镇磊别的收藏品。

    苏家老大人对儿子们的内宅是非,其实是非常的没有兴趣,只是因为长房苏丰道非常的聪慧,他方一再起心多关注一二。

    苏家老大人带着苏镇磊离开,他多少知道长子心里的舍不得,他只是暗笑了几声。

    在路上,苏家老大人笑着指了指大道,说:“老大,你有多少话,需要跟庶女们站在大道上说,还阻了旁人的通行。”

    苏镇磊的脸微微赫然起来,他解释说:“我平日不去她们那一处,玉儿,又不喜她们前来请安扰了她的清静。

    她们多日未见我,这一时,有些欢喜过了,我也不忍心,就关心的问了问她们一些生活小事情。”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镇磊微微摇头说:“老大,你在仕途上面,没有前进,对你是一件善事。”

    苏镇磊心里微微有些不服气,当年如果不是因为内宅的事情,他早已经得到提升上去。

    苏家老大人一眼瞧出他的心思,他笑着说:“你当初的确是有几分机会,那时候,你们夫妻和美,儿女聪明伶俐可爱。

    你上面的人,也觉得你还是得用,再加上他们又与唐家的几分交情,是不介意顺手扶你一把。

    可惜你没有那个官运,你在那时节,你扲不清是非对错,却糊涂怜悯一个不值得怜惜的贱人,以至于你误了前程。”

    唐氏那时候心里还是存留着苏镇磊这个人,如果要换成今天的情形,苏丰道渐大起来,唐氏和唐家人待苏镇磊只会更加的无情。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镇磊摇头不止,苏镇磊心有些慌乱起来,低声说:“父亲,她们总是我的孩子,嫡母不愿意管教,我也不能就这样放手不理人。”

    苏家老大人瞅着他,转而笑了起来,说:“你嫡子女的性子大约都象其母。幸好,都不象你,你总是扲不清啊。”

    苏家老大人背着双手走了,长子过两年都要添孙子的人,他何必还白费功夫在他的身上。

    有那个心思,他愿意多盯着孙子辈,儿子辈已经如此了,他所有的希望,只能放在孙辈。

    苏镇磊的面色变了变,他有心往东园走去,可是想着唐氏瞧着他的眼神,那是一天比一天的清淡。

    然而三个妾室那里,他想一想,轻摇头,觉得还不如去东园,瞧一瞧小儿子来得舒心。

    苏镇磊到小儿子处,在房外,就听得见小婴儿‘啊啊啊’的叫唤声音,他的面上浮现笑容,只觉得小儿子要比兄长们可爱许多。

    他进了房,见到房里坐着的苏青芷,他的面色就沉了沉,冷声问:“小九,你一天到晚,那有这么的时光用来白费?”

    苏青芷在心里暗叹一声,苏镇磊不知在何处受了气,瞧着这情形,她不快些走,只怕那火气都会冲着她发作出来。

    苏青芷默然起身给苏镇磊行礼后,说:“父亲,小九告退。”

    苏镇磊神色非常不快的盯着她说:“小九,你年纪不小了,你日后也不要借机会说是来陪弟妹们说话,实际上你是想从偷懒不做事。”

    苏青芷低头赶紧退了出去,苏镇磊在后面又嚷了一句话:“小九,日后,除去请安之外,无事,你不要来东园。”

    苏青芷的脸色白了白,这是多么嫌弃她,才会说这般的话。

    常顺紧跟在她的身后出来,苏青芷离开了东园之后,她轻舒一口气,她回头望一望那院子门,日后,她无事,是不会来东园。

    在路上,她遇见苏青葙和苏丰道两人,他们瞧着她的神色,双双伸手抚上她的额头。

    苏青芷退后一步,她笑着说:“姐姐,哥哥,我没有事。”

    苏青葙瞧着她脸上的汗水,她轻摇头,说:“天气这般的冷,你竟然走出汗来了。”

    苏丰道笑着摇头说:“走,我们去东园,陪一下小妹和小弟两人,顺带等一等父亲和母亲。”

    苏青芷涩然摇头说:“刚刚父亲吩咐我,日后,除去请安之外,无事,我不要再去东园。”

    苏青葙的眼圈红了起来,低声问:“母亲呢?”

    苏青芷深吸一口气,说:“母亲去了主院,现在还不曾回来。”

    苏丰道瞧着苏青芷的神色,他低声说:“芷儿,再过一年两年,等到你大了,父亲就不会这般严厉的要求你。”

    苏青芷知道苏丰道实际上早早明白父母的心里,是从来没有她这样的一个女儿,只是他愿意安慰她,她就只当不知情的受着吧。

    苏青芷微微笑了起来,说:“是,那我现在回芷园了,免得父亲看到我跟姐姐和哥哥回头,以为我又想要偷懒。”

    苏青葙咬住嘴唇,她总觉得苏青芷大约是早已经瞧得太过明白,只不过这一次又给伤了。

    苏青芷瞧一眼苏青葙的神色,她冲她笑了笑,说:“姐姐,刚刚荨儿跟我说,她想你了。”

    苏青葙轻轻点头,等到苏青芷转头走后,她的眼圈红了又红,她哑着嗓子跟苏丰道说:“道儿,芷儿从来不曾做错过事情。

    当年,是父亲自己上了当,为何要怨到芷儿的头上来?道儿,日后,我嫁了,你多护着她一些。

    她太可怜了一些,都是一样的女儿,她也没有别的选择啊。”

    苏丰道神色凝重的瞧着苏青葙,他低声说:“姐姐,父亲不喜欢我们帮芷儿说话。他愿意忘记有这样的一个女儿,就由着他去吧。

    只要祖母和舅家的人,都记得家里有芷儿,将来芷儿婚嫁上面用些心思,她会有好日子过。”

    苏青葙姐弟终究又返了回去,他们打发人去东园说一声,说是姐弟两人在半道上说话的时候,记起苏丰道书房里有一本书值得看一看,便赶紧回去寻书去了。

    唐氏回来的时候,没有见到苏青葙姐弟两人,她略有些奇怪的问了起来。

    常顺娘低垂着头,把苏青葙姐弟派人来说的原因,说了一遍。

    唐氏很有些奇怪不已,她逼着常顺娘把她离开之后的事情,尽量的说得仔细一些,包括她听来的消息。

    常顺娘不得已只能把苏青葙姐弟在半道上遇见从东园出去的苏青芷的事情,说给唐氏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