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七十九章缓
    苏家老夫人的眼神悲凉不已的瞧着苏镇磊,前几天,苏家老大人突然心有所感的跟她说,此一生,他待她最为情深意重。

    苏家老夫人心头的血,都快被苏家老大人的话,激得当场给呕出来。

    苏家老夫人自认她是享受不了这般的情深意重,她能不能不要苏家老大人这份厚重的爱意?

    苏家老夫人自然不会跟长子去提这样的事情,她只是想着唐氏大约是已经想得明白过来。

    苏家老夫人有心要警告一番苏镇磊,却见他的神色里委屈,又把话直接噎了回去。

    苏青芷近来喜欢尖头的步摇,她的头上也不象从前那样只有发带,而是会点缀两三样头饰。

    苏家不能给予她的安全感,她想她不能轻易放松下来。

    唐氏一直冷眼瞧着苏镇磊和妾室和庶女们的进展,她几乎是看戏一样的观看。

    苏家老夫人对长子内室之事,已经到了无话可说的境界。

    这一日,满天的飞雪,上午,苏青芷照旧去了主院,她是不会被那六人就这样的阻了脚步。

    等到午餐后,苏青芷往回走,如苏家二小姐提点的一样,午时光线最为明亮,有些小人是不敢随意出来晃荡。

    满天飞雪里,苏青芷步子轻盈的踩着雪,常顺紧跟在她的身后,那一双眼紧张的四处里张望着。

    苏青芷往前走,常顺突然奔过来,用力把她拉扯着往偏处闪去。

    苏青芷给她扯得差一些扑倒在地,只能顺着她的力气,往侧边内里转角处行去。

    她们主仆刚刚在那一处躲好,就听见女子行走的声音,还有低声的寻问:“可曾打听过,大爷一会在此次过。”

    苏青芷眉眼间泛起不耐烦的神色,常顺朝她比一比手,原来是苏镇磊排行二的妾室在此处候人,听上去,候的是苏镇磊。

    苏镇磊的真情要论斤两来盘算,他待唐氏还是有几分真心。这几年,他才能忍耐着不再去和妾室缠绵。

    常顺瞧见苏青芷面上的神色,她想起她娘亲的交待,大夫人生气了。

    常顺四处打量之后,只能扯着苏青芷往更加偏角处行去,能避开最好。

    苏青芷瞧着不远处的亭子,迎风四面正好给遮掩住,她往那处指一指,只有那里能暂时的避开人。

    主仆两人轻悄悄的往那一处行去,每一步都放轻脚步,直到走到那个亭子,两人进了亭子,同时放松了一口气。

    苏青芷从布的接缝口处往外望去,见到那位妾室一身素白色缓缓往衣移,在苏青芷的眼里,只觉得她在原地挪步。

    常顺则有些担心的说:“天气这么冷,她穿得这么少,要是病一场,运气差那么一些些,只怕命都会没有了。”

    苏青芷瞧着那妇人身姿轻盈,她略有些好奇的问常顺说:“这位二姨娘是什么来历?我怎么瞧着她不太象良家女子一样。”

    常顺脸红了起来,低声说:“小姐,我听人说过,二姨娘家道中落,不得已才为妾。”

    苏青芷听后淡淡的一笑,说:“只怕那人家,也不是什么好人家,你瞧一瞧,她走路的身姿,那腰扭得都快要折下去,那胸挺成团子状,那屁股俏的都可以放一张小凳子。

    一般的人家,是养不出这样的女子。我家那位父亲大人原来喜欢这样的女子,难怪母亲大人高雅大方不得他的欢喜。”

    苏青芷如今也不想出去吸引人的注意力,天气这么冻,渣男贱女相会之后,总不能在野外就来一场野合吧。

    休假的这一日,早早,苏镇磊与人相约在外用中餐。

    餐后,天气太冷,大家都不愿意在外面受冻,一个个都坐了马车归家去。

    早上出门的时候,苏镇磊跟唐氏交待过,会带她喜欢吃有点心归家。

    苏镇磊的心里还是明白,他近来的举止是有些过了,他心里还是想哄一哄唐氏。

    哪怕她如今变成这般贤慧的人,他觉得应该哄的人时候,还是要多哄一哄人。

    苏镇磊一心一意往前走,他是走到那妇人跟前的时候,方注意到那妇人眼含热泪站在路边望着他。

    苏镇磊瞧着小妾一身素白单薄立在雪地里,他倒吸一口气,这情意要有多重,才能让她忍得住冻意。

    苏镇磊停下来了,那妇人迎上去,眼看着就要春风雨露一相逢。“咳”那妇人忍不住咳嗽一声,苏镇磊往后退了两步。

    苏青芷忍俊不禁要笑了出来,她赶紧用手捂住笑声,明明是有情人相会的戏码,怎么转眼之间,这两人的相见,就成了闹剧。

    “啪啪”等到清脆的拍巴掌声音传来,苏青芷瞧见一身大红锦袍的唐氏,她的身后跟着三位年青的妇人。

    苏镇磊急急的迎上前去,解释说:“玉儿,我刚刚行到这里,正要劝她赶紧回去添置衣裳,这样的天气,她穿得这般少,只怕是会冻得生病起来。”

    唐氏轻飘飘瞧一瞧苏镇磊,然后很是感叹的跟他说:“大爷一直是怜香惜玉的性子,这几年,我委屈了大爷。

    我瞧着她的身子实在太过娇柔一些,大爷,你还是亲自护送她回去吧。

    路上,万一有什么不妥之处,日后,有大爷做证,我也能在人前证明我的清白,我是不曾对妾室出手过的人。”

    唐氏把手伸到她的嘴边,冲着呵了呵气息,又打量几眼之后,她笑着说:“我的手上不曾沾过人命,从前无,现在无,将来,我也想无。

    可是如果别人要一逼再逼,还想要利用我的女儿来逼我,那我也不介意,我的手上沾上一些不想沾的东西。”

    她往手上轻轻的吹了吹,仿佛吹掉肮脏东西一样的拍了拍手,她往前继续走,只是那吩咐的声音响起来。

    “我瞧着我太过厚待三位姨娘,想来她们房里太过温暖,以至于这样的天气受不了热,而要单衣出来在外面招惹爷们。

    从今天起,断掉她们的炭火和柴火供应。她们喜欢穿着单衣,那冬衣日后就不用准备了。、、、、、”

    苏镇磊这边已经赶紧跟在唐氏的身后,他想上前去,却被唐氏的冷眼瞧得缓了脚步。

    那个妇人弯腰蹲在道旁,哭泣的声音传了出来,唐氏回头瞧着苏镇磊说:“大爷,你还是好好的去服侍你的小妾和庶女吧。

    我瞧着,在你的心里面,她们对你是非常重要的人,远胜过你的嫡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