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八十章
    苏镇磊的脸色泛白起来,他用力甩开小妾的手。

    在小妾泪眼里,他追在唐氏的身后,他低声跟唐氏解释.ip.l辩解说:“她拦在路上,我怕给旁人看笑话,我就是随便应付她一下。”

    苏青芷在亭子里瞧见苏镇磊追赶而去,那小妾弯腰蹲坑一样蹲在那里。

    雪,很大。苏青芷和常顺从亭子里出来,从小妾面前走过。

    小妾惨白着一张脸,她抬眼望着神色淡漠的苏青芷,她的嘴动了动,却见那少女的身影渐行渐远去了。

    这一次,唐氏回头瞧着苏镇磊第一次在人前直面他,她的眼里满满的失望神色。

    唐氏在他面前第一次不掩饰她的心情,她的神色冰冷,话语一样的冰冷。

    “大爷,你的心里无我这个嫡妻,我认了。

    是我姿容不出色,是我性情不够温顺,无法让夫君倾心相待。

    可是你的心里面无嫡子女,我却无法容忍下去。

    你养妾室和庶女,从前我没有说过什么,现在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只有一条,大爷,你也应该养一养嫡亲子女。大爷,嫡庶有别,我们大房嫡不如庶。

    妾室和庶女敢在路上拦阻嫡女的路。大爷,我只听你说嫡女

    不是,你是当我这个嫡妻是死人了吧。”

    苏镇磊的脚步缓了下来,他想跟唐氏解释,然而他想起他在唐氏面前指责苏青芷的那些话,他终是停下脚步,望着唐氏远去。

    那一位妾室见苏镇磊停下来,她的眼睛刹那间绽放出灿烂光芒,她缓缓起身,迎着雪花,向着苏镇磊的背影,她直接笑成一朵婉约娇柔的小花。

    苏镇磊一直怔怔的望着唐氏的背影,直到她转弯离开,他还望着那片空无。

    小妾望着望着他,她的眼泪,慢慢的滴下,成断续冰线坠落下去,她终是沒有等到苏镇磊回头,只望见他大步住前走的身影。

    小妾僵持着身子,一步又一步挪了回去。

    她回去面对五双满怀希望的眼睛,她用力冲着她们笑一笑,哑嗓:“见了,大爷,还有夫人。”

    五人,眼光全望向她的身后。小妾苦笑摇头进房,她关闭房门前说:“我好累,我要睡一会。”

    小妾这么一睡,错过用餐。她的女儿在房外叫过她,她模糊答了“不”,她的女儿放心走了。

    平日里,小妾心情不舒服的时候,她也会这样不用餐,一直睡到第二日的清晨。

    第二日清晨,小妾未起来。而大家都知道昨天的事情,另两个小妾在房外很是用心的安慰她好几句话,里面的人无声。

    两人小妾互相轻摇头的对看之后,又向着房里劝了两句话,终是失望的决定,再晚一会,再来劝失意人。

    这一日的中午,小妾的女儿在房外叫不醒人,她着急起来,直接叫粗妇来把门推开。

    小妾昏迷不醒在床上,庶女连滚带爬的去东园求苏镇磊救人。

    苏镇磊瞧着唐氏,她低垂眉眼,面上无反对神色。

    苏镇磊直接冲着常顺娘吩咐:“叫人,请大夫来。”

    常顺娘见唐氏轻点头,她快步行了出去,安排人去请大夫。

    苏镇磊瞧一眼不懂规矩的庶女,再见唐氏不在意的眼色,他的神色暗了暗。

    他叹息着说:“这一次,你心急,你不懂规矩直接求我,我原谅你。

    你的母亲一向待你们大度关怀,她虽说不会和你计较。可是你应该说的话,还是要跟你母亲好好说一说。

    下一次,你要依着规矩行事,请大夫上门的事,一定要请示你的母亲。”

    唐氏微微抬眼瞧了瞧庶女,瞧见她眼里的忍耐与不平神情,听着她颇有委屈的道歉:“对不起,母亲。我以后不会这么的冲动。”

    唐氏轻轻点头,说:“我是你的母亲,你的年纪还小,规矩的事,日后,我会安排人教一教你。”

    苏镇磊在一旁的,他满眼赞许神色瞧着唐氏,他对庶女说:“你回吧。”

    庶女有心想求苏镇磊去看一看小妾,她瞧一眼唐氏,记起另外两人的警告话。

    她神色温顺的行礼告退出去,她的礼仪大致上面还过得去。

    苏镇磊瞧后轻轻点头跟唐氏说:“人,还不笨。我们说一说教一教,她很快改正,知礼仪。”

    唐氏微微笑了笑,跟他说:“大爷,你心里想着念着人,你去见一见。

    免得你在我面前坐着,一副心神不定的模样,我瞧着,心里也不太舒服。”

    苏镇磊端正神色望着唐氏说:“我又不是大夫,去,与不去,对她都没有影响。”

    唐氏自然不会劝说苏镇磊去,她只是微微笑望他:“美人病弱的模样,更能让人怜香惜玉不己。”

    苏镇磊不是真的傻,昨天,唐氏当着苏家老大人夫妻的面,她一直得体的对侍他。

    两人相处的时候,唐氏直接赶他去妾室处,言明:“大爷,等到儿女们婚嫁过后,我们也析产分居吧。

    大爷,我想过和离,成全你和你的有情人。那时,你说你侍我是有情,待她们如流水。

    我信你。结果我是傻子,看着你和你的妾两人,当着我的面,来唱一曲蝴蝶双双飞。”

    苏镇磊的心,这一下子落到实处。唐氏不言不语时,他的心里是七上八下跳不停,就担心她执意要与他分离。

    这些年过下来,苏镇磊不是当年那个热情执着的少年人。他经了事,他能分辩事物的好与坏。

    他的心里有唐氏,他是不会放手唐氏。

    他轻轻叹息说:“天气暖和的时候,我们安排她们去农庄住一些日子,静静她们的心。”

    唐氏神色淡淡瞧着他:“大爷,只要她们不来我和孩子们面前晃,我随便她们在那一处。

    大爷,你心不安了,你去看一看人吧。免得日后有什么事,你都怪责到我的头上来。”

    唐氏改变了心思,劝着苏镇磊去看人。

    苏镇磊如果还要变来变去,这一次她不奉陪了。

    她的人生里,有儿有女。一个动不动一边对她说有情有义,转头同样心里扯着妾室和庶女不放手的男人,有或没有,都不会影响什么。

    有出息懂事懂规矩的儿女,就是做母亲的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