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八十二章和美
    苏家八小姐在苏青芷的眼里面,她是一个心思多一些的小孩子。

    当然苏青芷心里面也明白,大宅院里面,从来没有心思真正单纯的孩子。

    苏家二小姐现在瞧着妹妹们,很是有一番心得体会。

    她指点苏青芷说:“小八瞧着温温顺顺可人,可你也要防着她,不知几时会咬上你一口。”

    苏青芷受教的轻点头,苏家二小姐如今跟在苏家老夫人的身边,是能学到许多的东西。

    苏家二小姐很是关心大房那位生病的妾室,她笑着跟苏青芷说:“你在来的时候,又遇见了她?”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说:“就瞧那么一眼,只瞧得她一脸的病气。”

    苏家二小姐轻点头说:“大伯大约就喜欢这样的女子,大伯母太过明朗大气了,如果大伯母肯跟人学学娇柔之姿,你们这一房一定不会有庶妹妹的存在。”

    苏青芷笑而不语,苏镇磊年少的时候,喜欢唐氏的明朗大气。而唐氏也做不来那些低头的姿态,她如果变成那般模样,只怕苏镇磊又会喜欢另一种样子的女子。

    苏家二小姐瞧着苏青芷的神态,她叹息着说:“我听说有一个地方,冬天里是不落雪,最多会下雨。

    小九,你说生活在那样地方的人,冬天,他们的日子,是不是过得要比我们这边的人欢快许多。”

    苏青芷笑了起来,说:“或许,他们认为我们的日子不错,天天可以赏雪景。”

    这个时代里面,一城与另一城的距离,就是天涯海角的距离。

    大部分的人,生在此处,活在此处,终老在此处。远方,就是一个传说。

    苏家二小姐这样的年纪,闺中生活无趣,正是向往远方的年纪,苏青芷不敢鼓励她。

    何况如果车马不累人,她也想过一过去远方小住的日子。

    苏家二小姐每逢此时,便觉得和苏青芷再也说不下去,一下子气氛就冷了起来。

    苏青芷瞧一瞧她的神色,她想着,去见一见苏丰道,顺带打听一下,表兄弟们几时有空,能顺带把她捎出去玩一玩。

    苏青芷起身,苏家二小姐扯着她坐下来,她跟苏青芷说:“我瞧着祖父现在待祖母很是用心,祖父都不去旁的地方。”

    苏青芷瞪大眼睛瞧着她,苏家二小姐这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啊。

    苏家二小姐瞧着她的神情,她轻摇头说:“小九,你年纪小小,就这般谨小慎微的活着,你不觉得日子过得无趣吧?”

    近来,苏青芷也感觉到她的日子过得极其无趣、

    东园那里,唐氏说了冬天太过寒冷,用不着她天天去请安。

    有苏镇磊的话在前面放着,苏青芷也是隔上几天去请安,只在唐氏处见一见弟妹们。

    她是再过几年会定亲成亲的人,用不着太过亲近弟妹们,让父母瞧着心累不已。

    既然父母双双都希望她远着弟妹们,她就顺势远一些吧。

    苏青芷觉得她的情意太冷太薄,她觉得这是一桩好事,在这个年代里,太过重情,她怕将来婚姻生活不易。

    唐氏有娘家人撑腰,她思考仔细之后,还是要将就着过日子。

    而她是不会有娘家人可以依靠的人,她要是在婚姻里付出感情,那就会挑剔身边人感情的轻重。

    苏青芷想一想都是心有寒意,她的心里面,是轻易不会相信人。

    苏家二小姐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变化,她轻轻叹息一声说:“小九,我又不是不识人,我知道你一向不会跟人乱闲话。

    再说祖父和祖母如今感情好,我心里面也瞧着高兴。”

    苏青芷瞧着苏家二小姐笑一笑,苏家老大人和苏家老夫人这对老夫妻感情不错,她是相信。

    至于感情好,苏青芷则是不相信。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老大人的神情,最多是瞧一个朋友的眼神,而这个朋友是遇事还能商量一二的人。

    苏家老大人的身边从来不曾少过女人,苏家老夫人如果真的心里面有苏家老大人,只怕早早就受不住,她不变成面目全非的人,就会早早伤心而亡故。

    苏家老夫人待苏家老大人只怕是没有多少情意,所以容得下苏家的庶子,容得下那些庶女,如今一家人才有这种一团和气的日子。

    苏青芷觉得她要学习苏家老夫人的生活态度,人,最重要的还是要生存下去。

    那就要面对各种生活的时候,赶紧调整自己的人生方向和生活态度。

    象唐氏这般的活着,苏青芷觉得她活得太过不自在。

    苏青芷想过一种能出手的时候,就痛快出手的日子。

    只要苏镇磊和唐氏的态度不变,她大约就会嫁进那样的人家,可以过上那种想说就说,想骂就骂,想出手就出手的日子。

    苏青芷只要想到那样的日子,觉得长大也没有什么害怕地方。

    苏家二小姐的丫头此时进来要说话,苏青芷见到她一脸不方便说话的神情,她又要起身的时候,苏家二小姐再次按住她。

    她冲着丫头说:“有什么说什么,九小姐不是多事的人。”

    那丫头低声说:“小姐,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奴刚刚听说,三小姐知道她的亲事很快就有眉目,那人,在远方,她在家里哭闹起来。”

    苏家二小姐略有些不屑的神色说:“她笨,她这般情况,不嫁到外地去,在安瓮城再定下一门亲事,将来成亲之后,夫家的妯娌们总是会借旧事来羞涩她。

    她那夫婿听得多了,待她也不会有一成的好,待她的孩子也不好。

    她嫁到外地去,最初是辛苦一些,可是她的心眼那么多,她只要安心过日子,将来的日子,一定能过得好。”

    苏青芷只觉得果然是旁观者清,苏家三小姐目前最好的路,就是嫁到外地去,何况那一家人,跟苏家老大人有旧日的交情。

    苏家三小姐原本的性情,历来只有她阴别人,从来没有别人阴到她。她只要安心过日子,在夫家又不多事不挑事,那日子的确是能过得和美。

    苏青芷不喜欢苏家三小姐,然而她也一样希望她能有一门好的亲事,将来的日子能过得好起来。

    再说,如果她的夫婿有本事,十多二十多年之后,旧事淡了,他们一家人又不是没有机会来安瓮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