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八十三章处理
    日子,一闪,又过了五六日,苏青芷日子过得有些趣味起来。

    苏丰道借来一些绘本,苏青芷除去上午去一趟主院外,别的时辰,她就在芷园里翻看着那些绘本。

    而此时苏镇磊的那位爱作的小妾,再一次生病了,这一次,她明显是起了不了床。

    苏青芷听到消息的时候,是那位小妾所生的庶女,跪在东园的院子门口,请苏镇磊去见她姨娘最后一面。

    只是这一日苏镇磊恰巧不在家里,唐氏初时恼怒庶女的不懂事,只是想及她的孝心,还是派人出外去寻苏镇磊。

    然而这一天偏偏巧了,派出去的人,连着寻了好几处,都是恰巧错过苏镇磊的行踪。

    等到申时,苏镇磊赶了回来,那位小妾已经香消玉殒,只余下哀伤不已的庶女。

    唐氏不曾伸手去理会这些事情,她只是派人听从苏镇磊的安排。

    而苏镇磊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事情,第二天,他就派人把那位小妾安葬,又随意把那庶女,交到年纪大的妾室手里去照顾。

    苏青芷听到消息的时候,她没有太多的反应。

    那小妾在下雪的日子里,那样的作,落了这样的一个结果,实在不是什么怪异的下场。

    苏镇磊的心情,多少还是受了影响,只是他面对唐氏的时候,他一样无话可以说。

    唐氏对他的妾室和庶女,一直抱着漠然的态度,凡事都由着他去安排。

    唐氏待苏镇磊的态度平和,当日,她在庶女求上门来的时候,也没有让庶女在雪里多跪一会,而是当即让人把她扶了起来。

    她的心里面多少能猜到苏镇磊的想法,他一直盼着她能管教起三个庶女来。

    如今他在她的面前示弱,唐氏只是轻轻的抬头扫一眼之后,又自顾自的看起帐册子来。

    苏家老大人管了几月的家里帐本,最后还是把帐本交到唐氏的手里来。

    苏家老大人的雄心壮志,在这几个月的实践里面,也不得认可下来,年岁不饶人,他不再是年青的时候,家里有人担着事,他也不去操那个心思去。

    相比长子来说,苏家老大人相信长子媳妇的本事。

    何况他觉得苏家最终是要交到苏丰道的手里去,而苏镇磊能够守成就行了。

    唐氏由着苏镇磊在她面前长叹短叹,要是叹息能能够挽回一些事情,她也用不着来做这些枯燥的查看帐本的事情。

    苏镇磊见唐氏不主动说话,他直接跟唐氏说:“玉儿,你是她们三人的母亲,有闲的时候,你也应该管教她们一下。”

    唐氏嘲讽的瞧着他,说:“大爷,你又忘了。前些日子,我难得的有心,想去理会一下小九的事情。

    你同我说,她年纪大了,用不着我现在还要去操心她。

    你那三位庶女的年纪比小九少不了多少,小九都能自个长到如今的模样,她们一定比笨小九还要能干许多。”

    唐氏是跟苏镇磊明言,她亲生的女儿,她都一直不曾去理会过,何况那庶女与她原本就是碍眼的人。

    苏镇磊听唐氏提及苏青芷的时候,他一下子无话可以说,不管如何,那的确是他们夫妻嫡生的女儿。

    苏镇磊想起那庶女悄悄跟他说的话,她愿意服侍在嫡母的身边,他有心再为她说一说话。

    唐氏却不想再听他说那些不顺耳的话,她直接跟苏镇磊说:“大爷,我们夫妻能共处一室,是你信我,我信你的结果。

    如果你执意想要我去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也不介意,再一次与大爷把事情分得清楚起来。”

    唐氏和苏镇磊再在一处之后,她对他是有许多的改变。

    在称呼上面,唐氏不管在人前还是人后,都只称他一声:“大爷。”

    从前唐氏则不是这样的称呼他,那时候,在人后面,唐氏对他有许多甜蜜入心的称呼。

    苏镇磊瞧着唐氏的神色,他立时明白,他只要再进一言,唐氏就会翻脸向着他。

    苏镇磊出了东园,让人传话给那位庶女,让她安心过日子。

    那听到消息,大失所望的庶女,听说苏镇磊不在主院,而是在去书房的路上。

    她小跑着走了偏路,在苏镇磊刚要进书院的时候,她哀伤的叫着:“父亲,父亲。”

    她的语调如同失去母鸟照顾的乳鸟一样的哀切,苏镇磊回头望见她,他怜惜她失了亲生的娘亲。

    他走近她,说:“你的身子骨象你的姨娘,可经不起风雪天气。你姨娘不在了,别的姨娘们,也答应我,会一样的照顾着你。”

    庶女听苏镇磊的话,她一下明白她是去不了唐氏的身边,她想着她亲生的娘亲,用一条命来做代价,她还是无法走到唐氏的身边去。

    她抬头望着苏镇磊说:“父亲,我姨娘不在了,我想要专心孝顺母亲,你能帮我跟母亲说一说吧,我一定会孝顺母亲。”

    苏镇磊轻轻摇头说:“你的年纪不小了,日后,你要学会照顾自己。你母亲要打理一个家,她都无法亲自来照顾你的嫡姐,如何会应承接你在身边去照顾。”

    庶女这一下子是真的伤心了,她的姨娘去了,她听另外两位姨娘私下里悄悄劝说她,说这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她只要有机会跟在嫡母的身边,将来她的婚嫁一定不错。

    庶女又不是真正不知事的孩子,她也想捉紧这样的机会。

    她知道她去求唐氏,她也不会搭理她,只要苏镇磊把她交给唐氏安置,唐氏就不得不接受她在她的身边跟随。

    而眼下苏镇磊明言,她是跟不了唐氏,她伤心的在苏镇磊的身边哭泣起来。

    苏家老大人在书院里听见声音之后,他很快吩咐人,让苏镇磊先去把内宅事务处理明白,再来书房。

    苏镇磊见到庶女依旧不依不饶低声恳切的哀求他,他想起那位小妾,也是这样的性子,想要做什么,从来不听人劝。

    就是这一次亡,也是因她不听劝,一次又一次在雪里漫步,吹了风身上又落了雪的原故。

    苏镇磊面上的神情不太好看起来,苏家老大人有妾有庶子女,苏镇磊自小也能瞧得明白庶弟妹们的心思,他一向是不太计较小事,可是也不能由着庶女借着他的怜惜,来拿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