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八十八章
    苏青芷面对认真一心为她着想的苏丰道,她内心是羞愧不己。

    她的人生刚刚开始,她不能就这样的失了斗志。她要改一改心态,如苏丰道所说的一样,她这个年纪不到糊涂过日子的时候。

    她想努力几年,用心之后,不问结果,至少未来她回想起来,她没有虚度光阴。

    苏丰道见苏青芷有心学习,他的心里落在实处。他的心里面盼着苏青芷有一个好的未来,她出色,父母在她亲事上会慎重考虑,而不会将她随意低嫁。

    有关学习的事情,苏丰道和苏青芷商量,还是低调行事,悄然无声进行。

    苏青芷觉得短期内有目标,生活不再时时处在茫然若失的状态。

    苏青芷一向亲近兄姐,她天天去苏丰道的院子。苏家的人,以为是苏青葙出嫁之后,苏丰道在家的时候,苏青芷自然的去亲近兄长。

    这一日,宫中来人,把苏家老大人悄悄接进宫中。苏家老大人离开之后,苏家老夫人借着雪太大,直接闭院。

    唐氏去了主院,在门口给管事妇人挡了回去。

    唐氏心存怀疑,也只能在院门外小心关心的问了问管事妇人,苏家老大人夫妻身体状况如何。

    管事妇人笑着说,两位老人家身体还行,只是暂时想清静一会。或许傍晚的时候,就会把院子门敞开。

    唐氏放心的回东园,她仔细的安排家里事务。

    外面风波涌动,唐氏庆幸苏家老大人早早退出官场。

    苏镇磊兄弟官职低,在这样的时节,他们只要安分低调行事,风波是涉及不到他们。

    唐氏担心过唐家老大人,那边传信过来说,家里无事,要她安心过日子。

    唐家老大人不恋官位,他曾有意想退下来,只是他稍微跟人透了透风声。

    上面的人,便暗示唐家老大人,皇上还是希望他能多尽职几年。

    唐家老大人因此不曾上书请辞,只是在许多事情上面,他不再象以前事事握在手里,他有意让后进之辈多用心公事。

    这一日,苏镇磊回来,一样是面对主院紧闭的院子门,管事妇人说的是同样的话。

    苏镇磊回到东园,他跟唐氏寻问:“可是父亲母亲争吵之后,两人不乐意见我们?”

    唐氏轻摇头,苏家老大人这对夫妻只怕是无争议的点。苏家老大人在家事方面,很是尊重苏家老夫人的看法,轻易不会否认老夫人的意愿。

    在外面的事情和家里大事大方向,苏家老夫人信服苏家老大人的安排。

    苏镇磊稍微想过之后,也认为父母只怕是有别的事,或许如管事妇人所言,他们只是想清静一日。

    夜,黑了,静了。苏家老大人平安归家来,他的神色安然,苏家老夫人担了一天的心事放了下来。

    苏家老大人听苏家老夫人说了闭紧院子门的原由,他欣慰的笑了。

    他低声叮嘱苏家老夫人:“今天的事,上面沒有示意,就当不曾发生过任何事,我们只是在家清静一日。”

    苏家老夫人轻轻点头,苏家老大人不想说的事情,她从来不会主动去问。

    第二日,主院敞开门,家里人齐齐来给苏家老大人夫妻请安,见到他们神色安然,儿孙们就安心了许多。

    苏家二夫人悄悄问苏家二小姐,她一脸惊讶神情说:“昨天,我和小九上午时,还见过祖父祖母一块说话,后来祖父进内里看书,小九去寻道哥儿说话,祖母安排我抄书。

    我瞧着和平常没有区别。”苏家二夫人瞧着苏家二小姐,只觉得她身在其中,这也太不会察言观色行事。

    她没有好气的说:“中晚餐,你陪着用餐了吗?”

    苏家二小姐一脸怀疑苏家二夫人失忆神色瞧着她,低声解释提醒说:“母亲,祖父在的时候,他和祖母用餐不喜欢有人陪同。

    再说祖父喜用素食,祖母说我现在的年纪,是要用荤素搭配的餐点。

    通常祖父祖母不传我,我不会来烦扰祖父祖母的清静。”

    苏家二夫人自然知道正是因为苏家二小姐在这方面的识趣,两位老人家才会欢喜苏家二小姐留在主院里。

    苏家三老爷夫妻很努力在苏家老大人夫妻面前表示,苏家三小姐跟在他们的身边,一定会好好的表现。

    苏家老大人是直接拒了苏家三老爷夫妻的请求,他直白表示:“我和你们母亲年纪大了,只想过安静日子。”

    苏家老夫人是听从苏家老大人的意思,两人仿佛忘记苏家二小姐在主院生活的事实。

    苏家三夫人是有心想提一提苏家二小姐的事,只是苏家三老爷容不得她开口。

    过后,人人跟苏家二夫人打听主院闭院的原由,苏家二夫人肯定说:“清静,两位老人家想清静一日。”

    苏青芷在主院时辰多,苏家老大人偶然心情好的时候,他待两个孙女悦色许多。

    他很是中正跟她们说:“你们日后去夫家,会做针线活就行,不用手艺精致把家中绣娘差事都抢了。

    男人养家,女人持家,你们出嫁有嫁妆,能拢得住夫君的心,比你们一心一意只知低头做活强。”

    苏青芷一脸佩服神色瞧着苏家老大人,难怪他小妾满堂,却能哄得住嫡妻为他打理一大家事务。

    苏家老夫人赞同的点头,她在苏家里一直是有苏家老大人在后面支持着,他坚信她必然不会负他,而她信他嫡庶分明。

    苏家老夫人是不信男人情意,可她愿意去相信苏家老大人一心一意为孙女着想的心思。

    她也觉得女子一定要会做针线活,然而别的事,也应该学一学,等到成亲后,至少你要听懂身边人话里意思。

    苏家二小姐第一次深思起来,她的母亲说,琴棋书画学得精,有何用。

    如她大伯母唐氏最终不敌别的女子,在自家夫婿面前娇嗔两三句。

    苏家二夫人一向骄傲她出色的针线活,她要求苏家二小姐用心学,只是苏家二小姐在这方面天分有限。

    苏家老大人的话,给苏家二小姐开了一扇窗,也让苏青芷意识到,苏丰道指引的方向正确。

    苏青芷比谁都能明白,那种寂寞无处诉的无望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