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八十九章 有趣
    过年前,朝上传来好消息,皇上康复上朝。

    安瓮城里的气氛大好起来,只是挨近年边,各家的事情多,苏青芷跟着亲哥和唐家表兄弟们出行的计划,只能等到年后进行。

    苏丰道用心的教苏青芷琴棋书画,他说没有别的道道,用心学多练习,总会有真正开窍的那一天。

    只要苏青芷开了窍,那学得自然顺畅。

    苏青芷很是用心的跟着苏丰道学习琴棋书画,然而她到底在这方面是没有多少天分的人。

    苏青芷有些着急起来,她担心苏丰道对她会失望。

    苏丰道则没有这般的认为,他觉得苏青芷感受力没有到家,急不得,要慢慢来,体会到了,再勤加练习,总会有几分出彩的地方。

    苏丰道说得明白,他不曾想过他要做这方面的大家,自然也不会愿意苏青芷在这方面用尽一生的心力。

    只是瞧着苏青芷闺中寂寞,不想让她虚度光阴,才希望她趁着这几年时光,不管结果如何,磨一磨她的心性,也比因为空虚,而变成小心眼的女子来得好。

    苏青芷也觉得有东西可以学习,她的心思定了许多。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她或许是比聪明人少了那么一些天分,然而读书的事情,有时候,笨人一样能读出一条道出来。

    苏青芷的目标明确,有机会学习的时候,她用心学习。

    学到东西,不管将来用不用的上,都是自已的东西。

    苏丰道在琴技上面,自然是要超过苏青芷,只是他自已也说他不精于这方面,如果苏青芷对此有兴趣,他愿意为她寻一位好夫子来教导她。

    苏青芷连连摆手,直言跟他说:“哥哥,在学堂的时候,琴夫子跟我们这些总是学不会的人,悄悄的说,熟练几曲,可以在人前应付就行。”

    苏丰道笑了,他也只有几曲弹奏得还行,如今苏青芷只有这个要求,兄妹两人就往这方面努力。

    至于下棋方面,是苏丰道的喜爱。不过,他对苏青芷在这方面要求不严,只要求她多背几份棋谱,将来上手可以顺着谱走子。

    苏青芷很是用心背了好几张棋谱,只是兄妹两人下棋的时候,走了几步,她就乱了棋子。

    苏丰道要求苏青芷的书法,一定要有自已的骨格和章法,他跟她明言,多写,总结经验的写。

    至于绘画,那是苏青芷一直想要学习的技能。

    当然以苏丰道现在的水平,他教导苏青芷还是够用。

    苏青芷曾经担心过苏丰道要花心思在她的身上,而影响到他的学业进度。

    苏丰道安慰她说:“芷儿,我一边教你,又能重新体会一次,这样的学习过程,对我很有好处。”

    过年前,苏家三小姐神色再一次焕然一新起来,她主动来主院里,常跟着丫头们学习服侍苏家老大人夫妻。

    她的诚心诚意,苏家老大人夫妻瞧得明白。苏家二小姐和苏青芷在一旁瞧见之后,常在人后互相检讨她们的不足之处。

    苏家老大人夫妻身边服侍的人,每一次被苏家三小姐抢了手头的活,面上都是一种讪讪然的神态。

    苏家二小姐有心想跟苏家三小姐学一学,只是试过一两次之后,她跟苏家老夫人直言说:“祖母,我做得不如她们合祖母的心意。”

    苏家老夫人笑瞧着她,说:“你和小九有时候愿意在我们面前尽孝心,我们心里也会舒服。”

    苏青芷立时明白,苏家老夫人想看的是她和苏家二小姐的诚意。

    苏家三小姐做服侍人的事情,多少有些笨拙。

    苏家老大人容忍一次两次三次之后,他直接跟苏家三小姐说:“小三儿,你歇一会,你在一旁看着她们如何行事吧。”

    苏家三小姐面上显过尴尬神情,苏家二小姐和苏青芷识趣的低头回避。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老大人笑着说:“老爷子,小三儿的诚心,能补她手生的一面。”

    苏家老大人却很是不赞同的瞧着苏家老夫人一眼,他转而跟苏家三小姐说:“小三儿,你寻你父兄找一些那地方的书看一看。

    这门亲事,我瞧着还行。但是将来过日子,还是需要你好好过。”

    苏家二小姐和苏青芷悄悄的退出去,苏家老大人有诚意的教导孙女,她们两人在房里,只怕事后,又给人惦记在心里。

    外面冷风一吹,苏家二小姐瞧着要往外面走的苏青芷,她叫住她,低声问:“小九,你天天陪着你哥哥一块看书,可有趣?”

    苏青芷瞧一眼她眼里的好奇神情,她笑着点头说:“有趣,我有不懂的地方,可以直接问哥哥。”

    苏家二小姐瞧着苏青芷轻摇头说:“小九,你实在闲着无趣,你可以来主院,和我一块来抄书。”

    苏青芷想着苏家二小姐抄的是苏家家规,那一条条内容里面,每一条都能框架住一个自由的灵魂。

    苏家二小姐瞧见苏青芷的神色,她轻轻的笑起来,低声说:“你等着,总有一天,祖母也会让你静心来抄家规。”

    苏青芷直接苦着脸望向她,低声说:“二姐姐,祖母有没有跟你说,你几时可以不用抄写家规?”

    苏家二小姐瞧着她,轻轻叹气说:“祖母说,我几时心平气和下来,我就不用抄家规。”

    苏青芷笑瞧着她,低声说:“二姐姐,你和三姐姐不会当在祖母的面,又斗嘴了?”

    苏家二小姐很是生气的跟苏青芷说:“那是小人。自从她知道亲事大约能成事的时候,她在我的面前,时不时嘀咕着说,她嫁嫡子,我嫁的是庶子。”

    苏家二小姐瞧着苏青芷说:“我以前不知道她是那么的小人,事事听她的意见。后来,我知道她原来那样的坏,她又不得不退亲。

    我想着她要是跟我争什么,我还是让吧。结果她整个人变得阴沉起来,我和她,互相都不耐烦跟对方说话。

    现在她的亲事差不多了,她又变成那个可恶的小人。我也不是从前那个给她踩的人,她说我不爱听的话,我也容不得她高兴几分。”

    苏青芷瞧着苏家二小姐微微笑了起来,苏家二小姐有时的实话,实在是能一下子刺人心最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