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九十章 明白
    苏青芷瞧着这样的苏家二小姐,她笑了起来说:“二姐,你如今这样正好。”

    苏家二小姐瞧着苏青芷的模样,她低声说:“我不象你,总是喜欢主动认怂。”

    刀,刺在别人的身上,感觉不到痛。这要刺在自己的身上,这是痛了一些。

    苏青芷受教的瞧着苏家二小姐,说:“二姐姐,我下一次不认怂,只要有人向我挑衅,我就直接冲上去,能打就打,不能打,就拼命,以气势压倒别人。”

    苏家二小姐顿时反应不良起来,如果苏青芷如此行事,她不认怂,只怕她要被长辈们逼着认怂起来。

    苏家二小姐摆手跟她好声好气劝说:“小九,君子动口不动手,别人说你一句两句话,你应该大人大量,别去理会小人的心眼和言语。”

    苏青芷笑瞧着苏家二小姐,她低声提醒说:“二姐姐,你不能这么快的就认怂啊,你应该挺着鼓励我,我直管冲上去,你在后面会撑着我。”

    苏家二小姐一直知道苏青芷是实心眼的人,现在她不敢义气用事,直接摆手说:“小九,姐妹相争,长辈们是谁也不会放过,我年纪比你大,到时候,长辈们会罚我最重。

    小九,不是做姐姐的人,不愿意帮你,而是我帮不了你啊。”

    苏青芷冲着苏家二小姐轻摆手,她笑着往主院外边行去。

    苏家二小姐在她的身后轻轻擦拭一下额头,下一次,她可不敢随意在这个妹妹面前说话了。

    苏家二小姐想着那厚厚家规,她的眉头轻皱起来,她几乎可以把家规倒背如流,可是苏家老夫人说她理解不深,还需要细细的抄写。

    苏家二小姐私下里跟苏家二夫人提过,请她帮着去苏家老夫人面前说一说好话。

    苏家二夫人立时轻摇头说:“这事我不能帮你,我要帮你了,反而是害了你。

    你好好在你祖母面前表现,她不会一直让你抄写家规。”

    三房,想把苏家三小姐送去苏家老夫人身边调教的事情,也没有瞒过苏家人。

    苏家二夫人提醒苏家二小姐,她如果做得不好,有的是妹妹们想跟在苏家老夫人的身边。

    苏家二夫人见到苏家二小姐面上无紧张神情,她提醒说:“你祖父和祖母待小九就相当不错,她要是想要去你祖母身边,她提出来,只怕你的祖母会心软下来。”

    苏家二小姐自然明白独一无二的好处,她瞧得明白,如果苏青芷表现想要到苏家老夫人身边的意思,苏家老夫人大约是不会拒绝。

    苏家二小姐是不反对苏青芷到苏家老夫人的身边来,但是她去主院住这样的事情,至少也要等到她婚期快到的时候,苏青芷再接手。

    苏家二夫人是了解她的女儿,她见到她明白过来,提醒说:“你待小九亲近一些,她不是那种在背后说人的人。”

    苏家二小姐轻轻叹气说:“母亲,我只是想安静的陪几年祖母。如果人多了,那时节,只怕祖母不会乐意。”

    苏家二夫人的心里明白,她瞧得清楚,苏青芷是不会主动去主院陪住苏家老夫人。

    而苏镇磊是不会介意这个女儿的名声,唐氏则是心思全在年纪小的儿女身上。

    苏家二夫人如此警告苏家二小姐,只是希望女儿面对苏家三小姐故意挑衅行事,她能稳得住,不去跟她起争执。

    苏青芷去苏丰道院子的时候,见到小厮一脸高兴的神情在院子里走来走去,苏青芷有些奇怪的瞧着他。

    他一脸欢喜神情跟苏青芷说:“九小姐,有帖子来请少爷去参加诗会。”

    相对小厮的欢喜,苏青芷是愕然过后,笑着说:“你们少爷会去参加诗会吗?”

    小厮苦着脸摇头说:“少爷拒了,说,快过年的日子,家事杂多,他要在家中,随时听候长辈们的吩咐。”

    苏青芷进到书房,苏丰道书桌上放着一张贴子,她上前取来看了看,评论:“字,写得秀气,男儿气弱了一些。”

    苏丰道好笑的瞧着她,说:“你自个的字,写得还不成气,欣赏别人的字,你倒你说过一二三四五六出来。”

    苏青芷笑瞧着他说:“哥哥,我天生有一双欣赏美的慧眼。”

    苏丰道瞧着她,轻摇头说:“芷儿,明天,我跟母亲说一说,我们去粱家一趟吧。”

    苏青芷轻轻点头之后,她低声说:“哥哥,我听说姐夫的祖母身子很不好,是实情吗?”

    苏丰道轻轻点头,他比苏青芷要了解一些苏家的事情,苏家老大人夫妻要是这么一去,苏家会就此分家。

    苏青葙嫁的这一房,在苏家不占长,是会分出去的一房。

    苏青芷轻轻叹息着说:“姐姐是新嫁娘,只怕也是一样的辛苦照顾病人。”

    他们兄妹同时记起,粱家还有比苏青葙更加新的新嫁娘。

    第二天,苏丰道不知如何跟唐氏说话,她终是点头同意苏丰道兄妹去粱家一趟,借着送年礼的机会,他们顺道瞧一瞧苏青葙如何。

    苏丰道和苏青芷去了粱家,一进门,就能瞧见粱家那未散去的喜气,只是粱家人的面上担忧神色浓厚。

    苏青葙接了弟妹去她的院子,三人坐在一处说话,苏青芷瞧着明显瘦了许多的苏青葙,她的眼圈红了红,又赶紧掩饰性的低垂了眉眼。

    苏青葙瞧见弟妹两人的神色,她赶紧笑着解释说:“这一阵子,家里事情多,我吃得少了一些,瞧着是显得瘦了一些。”

    苏丰道叹息着问:“姐姐,姐夫呢?”苏青葙叹气说:“昨天,他的祖父生病,今天他要陪护在身侧,我已经让人知会他,看一会,他能不能抽空回来。”

    苏丰道眉头抬起来,低声问:“姐姐,是人人都会轮着去陪护长辈吗?”

    苏青葙自然明白苏丰道的意思,她低声解释说:“现在是在家里有空的晚辈们,都轮着去照顾两位老人家。

    家里长辈们说了,等到两位老人家身体好一些,就不用这样时时守在那里。”

    这种有关孝道的大事,苏丰道只能叮嘱苏青葙说:“姐姐,你和姐夫也要保重身体,虽说你们年纪,可是也抵不住太辛苦。”

    苏青芷在后面跟着点头说:“姐姐,有丫头们能做的事情,你别抢着去做。”

    苏青葙瞧着她,说:“你姐夫的祖父祖母都是慈爱的老人家,只是身体弱了一些。大夫说了,只要熬到明年的春天,两位老人家还能再活上几年。”

    粱启明进来的时候,苏丰道和苏青芷两人惊讶的瞧着他,他比苏青葙还要显得瘦削。

    苏丰道面对这样的他,只能跟他说:“姐夫,你要照顾好自已,粱老大人和粱祖母瞧着才会欢喜。”

    粱启明瞧着苏丰道点头说:“道儿,你放心,姐夫心里明白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