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九十三章
    唐氏见苏镇磊还是关心苏青葙,她的面色好看了一些。

    只是苏镇磊不会说出来的话,她也不会引着他说出口。

    唐氏在心里轻叹一声,换成十年前,她宁愿自己为难委曲,也舍不得让苏镇磊面上露出些微的心烦神色。

    现在苏镇磊六神不定坐在她的面前,她一样视若无睹般没有看见。果然若等闲,变却故人心。

    苏镇磊瞧一瞧唐氏面上清淡神情,那些到嘴边的求情话,以及想让唐氏亲自派人请大夫去一趟的想法,就这样一下子破了。

    苏镇磊起身的时候,听见外面通报苏青芷到来的消息,他又重新坐了下去。

    唐氏睫毛微动几下,轻声皱眉说:“九小姐来请安,我无事,你们由着她进来。下一次,不必做得这般的不近人情。”

    常顺娘带头应承下来,苏镇磊面上有深思的神情。

    苏青芷进来之后,她恭敬给父母行礼请安之后,开口说:“父亲,母亲,明日,我可不可以跟哥哥外出一日?”

    苏镇磊皱眉头,唐氏开口问:“你们是和你表兄弟们一处在外玩一日?”

    苏青芷轻轻点头,苏丰道要出门,只要向苏镇磊或唐氏通报一声即可。

    而她要外出,一定要唐氏亲口答应下来,才能出行。

    苏青芷觉得这样的家规,在一定的意义层面,还是保护了家中女子的安全。

    唐氏很快的点头说:“小九,你在外面多盯着哥哥们一些,不许他们饮酒。”

    苏青芷痛快应承下来,这样的曰子,唐家外出的表兄弟年纪都不大,他们在外面是不喝酒,只会品一品茶。

    唐家己经管事的兄长们,每次都会慎重把弟弟们出行安排的妥当,他们一般的情况下,都会按照行程行事。

    唐氏一向放心儿女跟娘家侄子侄女在一处。苏青芷见苏镇磊一脸无趣神情盯着她不说话,她稍等片刻,唐氏侧头望了望苏镇磊。

    她面上神情不太好看起来,苏镇磊这是有心要迁怒苏青芷吗?

    唐氏冲着苏青芷问:“你还有事?”苏青芷赶紧摇头说:“父亲,母亲,小九告退。”

    这对夫妻的一二三事,她是掺和不了,只怕是苏青葙在家的曰子,也只能两边分开宽慰一二。

    房里,苏镇磊皱眉提醒唐氏:“小九年纪大了,可不能由着她在这样随意跟表兄弟相处在一起。”

    唐氏不太在意的说:“她这种年纪,有道儿和侄子们陪着,就让她随意几年吧。”

    唐氏待苏青芷就是不用心,也瞧得明白这个女儿不如苏青葙的性子宁静,她仿佛更向往外面的世界。

    当然唐氏也瞧得出来,苏青芷不是那种容易陷入迷恋的人。她每一次从外面回来,面上神色自若,她轻松放手,不会惦记下一次出行的机会。

    苏镇磊瞧着唐氏不在意的神色,他再次提醒说:“玉儿,你十岁认识我。”

    唐氏笑瞧着他,笑着说:“大爷,我十岁时认识的人太多了,不只认识你一人。”

    十岁的唐氏天真无忧,苏镇磊不是她认识少年人里面最为出色的人,可是后来,大约是她到了相看的年纪,她偏偏喜欢了他。

    多年后,唐氏面对苏镇磊的时候,只有一种深刻体验,这是她少年无知不听长辈劝说的后果。

    自个选的路,人前笑,人前哭,也要和他白头走到底。

    苏镇磊的心里面最深印象,唐氏和他是一见钟情。他容不得唐氏否认事实,他笑着说:“那一天,你一身花粉衣裳在树下,你笑得比花儿还美。”

    唐氏伸手摸一摸脸,她的心里微动一两下之后,她莞尔笑起来说:“还是年少无知的时光里最为幸福。那时太过欢乐,此后再也寻不到那样的日子。”

    唐氏直接否决了她新婚时的甜蜜,苏镇磊瞧着她,他的心里有一根软刺,一下又一下的刺激他。

    刹那间,他忘记城外病了的妾室和庶女,他只记得他心里面的不平和委屈。

    他哑着嗓子说:“玉儿,你生气,也不能否认我们是有过好日子。”

    唐氏笑着点头:“大爷,你说的是,那时大爷年青,我年轻。大爷英俊,我正貌美如花。是,过得快乐,我现在不敢回想。

    就怕越想,心里越发不明白。走着走着,你变成我不认识的模样。而我,夜里不敢照镜子,就怕那人苍白的让我想上手,直接抡她一巴掌了事。”

    苏镇磊怔然瞧着唐氏,好一会说:“我们好好过日子。”

    唐氏瞧着他,涩涩的笑着说:“自然要好好的过曰子,不为你和我,也要为了我们的长辈和孩子,也要好好携手走下去。

    这一辈子,我和你是分不了。我们不吵不闹,遇大事,互相商量之后做决定。别的事,你主外,我主内,互不插手对方的事。”

    苏镇磊垂头丧气的离了东园,城外的人和事,都抵不了他内心里永恒缺失的那一角。

    那年那月那人,坐在书房里,苏镇磊面上静悄悄的淌过两行泪。

    他伸出去的手,从此还能握住那人的手,却永远握不住那心,他永失那颗诚挚曾经全然向着他的心。

    夜,来了。房里黑透了,苏镇磊扶着桌面站了起来,他向着黑暗苦笑了起来。

    近几年来,他不去寻唐氏,她从来不会主动走近他。

    这几年,他一直努力在做一个美梦,他们夫妻还能走回最初的岁月。

    现在唐氏告诉他,他和她,回不了头,只能互相将就过一辈子。

    苏镇磊走回东园,他冲着唐氏说:“玉儿,我不认同的你的说法。”

    唐氏佷是惊讶的瞧着他,只觉得他近十年来,面上那种时不时浮现的迟疑不决,一下子就没有了。

    唐氏瞧一眼苏镇磊的红肿眼睛,她跟常顺娘说:“叫人去煮两个蛋来。”

    常顺娘很快吩咐下去,她还特意去守着。

    苏镇磊刚刚那样的走了,常顺娘一直担心苏镇磊会直接冲到城外两个妖精处。

    她一直暗自让人看着苏镇磊的去向,还悄悄派人跟苏丰道去说一声,言下之意,就是可以派人请大夫去城外,苏镇磊则不能在这个时节出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