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九十四章
    苏丰道听说城外那些人和事,他让身边的长随请大夫,顺道跟大夫去城外看一看。

    苏丰道安排人外出之后,他赶到东园跟唐氏说明实情。

    他很坦然跟唐氏说:“母亲,她们要活着。母亲即然知道了实情,在过年的日子,自是要表现得贤良,派人请大夫去诊治她们。”

    唐氏瞧着苏丰道片刻,说:“道儿大了,如今还会周全母亲做得不足之处。”

    傍晚时,苏青芷听说东园派人请大夫去了城外,给那五人看病。

    那五人其实没有什么大病,只是吹了冷风,喝两副汤药立马好。不喝汤药,只要好好在房里待着,过几日一样好。

    东园里,唐氏是迷迷糊糊听苏镇磊说了一番话,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当然她的心里面是不信苏镇磊就这样随意一说,哪怕他哭肿一双眼,唐氏心里只有波动,不曾泛起感动。

    苏丰道来东园寻苏镇磊有事时,恰好苏镇磊双手在眼上轻滚蛋。

    苏丰道静候片刻,只是无声跟唐氏说:“去城外的人,己经回来回话。”

    唐氏冲着他摆一摆手,她无心管那几人的事,她冲着常顺娘,由着她去听一听那五人的事。

    苏镇磊放下双手,他睁开眼,眼泡消了下去,眼里血丝消减下去。

    他抬眼扫向苏丰道说:“这个时辰来,有事?”苏丰道笑着跟他说:“父亲,我想去你的书房,寻一本合用的书。”

    苏镇磊起身,他望着唐氏:“我一会回来,我们慢慢说。”唐氏瞧着苏丰道的面色,她回头冲着苏镇磊。

    她想着,苏镇磊或许不会一会就能来,他要来得晚一些,她也不会一直等着他。到了要睡的时候,她一样能安稳睡下去。

    出了东园,父子两人快走近书院时,苏丰道停下脚步,他跟苏镇磊说:“父亲,我不去父亲书房。我有别的事要跟父亲说。”

    苏镇磊神色诧异的瞧着苏丰道说:“是男人之间的对话?所以刚刚当着你母亲的面,你不好意思跟我说。”

    他一脸感叹说:“道儿,好象转眼之间你大了。你都到了可以跟父亲说一说男人之间话题的年纪。”

    苏丰道脸红了,他明白苏镇磊说的意思,他连连摇头说:“父亲,我派去请大夫陪同去城外的人回来,父亲,你可有事,要问一问他?”

    苏丰道示意长随上前来,他自动往远处走了好几步,在避风处停了下来。

    苏镇磊问长随:“你带大夫去了城外?”长随点头说:“是,少爷让我陪着大夫去的城外。”

    苏镇磊盯着长随问:“她们都病得很严重?”

    长随听苏镇磊的问话之后,他突然有些不敢看着,只能低垂眉眼盯着地面,说:“大老爷,少爷交待我,要尽力请一位老大夫出行。

    我请了南山那位老大夫、、、、、、”

    那位长随的声音,呼啸着苏镇磊耳边刮过,那五人求他去救命,其实他心动意动,只不过受唐氏刺激后,一时没有应变及时。

    他在出书房去东园的时候,还是悄悄交待身边小厮,明天一大早赶去城外,她们病得太严重,就直接把人接回来。

    事后,他会跟苏家老夫人求情,请她容她们先回来养一养病。

    苏镇磊相信长随不会哄骗他,只是他心里恼火得握紧拳头,长随悄悄往苏丰道的方向退了退。

    苏丰道遥遥跟苏镇磊说:“父亲,不早了,父亲早些歇着,孩儿先回去了。”

    长随机灵的跟在苏丰道的身后,他给苏镇磊的反应惊出了一身冷汗。

    苏丰道悄悄提醒他:“这些日子,你别出现在我父亲的面前。”

    第二日,苏丰道带着苏青芷出了苏家院子门,两人直接奔去早约好的地点。

    苏青芷身边带着常顺,她的年纪小个子小,穿着简单一些,换件外衣就能直接装扮成小男孩。

    苏青芷穿一件素白袍子,苏丰道随手给她挽了童子发。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从苏丰道眼里瞧了瞧头发。她一脸欢喜佩服的跟苏丰道说:“哥哥,你太有本事了,样样都会。”

    苏丰道这样的哥哥,是苏青芷盼了两世得来的好兄长。有兄如此,苏青芷觉得人生圆满了。

    苏丰道瞧着苏青芷灵动的眼神,他伸手把她扯着坐下来,说:“在马车上,你可别太调皮了一些。”

    苏青芷冲着他笑了起来,这时节不管苏丰道对她说什么话,她的心情好,会认为他说得全对。

    马车缓缓行驶停在茶楼侧门处,下了马车,苏青芷伸头往茶楼正门处望去,望不到,她还跳了跳,给苏丰道扯着进了茶楼的门。

    茶楼的楼上包厢窗边,林望舒站在窗前,一脸无趣神情四下里乱看着,他无意当中瞄了瞄跳脚的苏青芷。

    他一脸鄙夷神情跟身边人说:“苏家,只有长房的人瞧着大气。这跟着堂哥出门的苏家小子,瞧着就是那调皮小气又没心眼的人。

    我瞅着苏丰道小子待他很是亲近,白瞎了别人说他聪慧的名号。”

    他身边人住楼下望去,只见苏丰道和身边小男孩子说着,那小男孩面容清秀,小小年纪是不如兄长有男儿气息。

    那人笑着跟林望舒说:“那小孩子长得不错,看上去身子骨弱了一些,回头进学堂,多跟同年纪处一外,就不会是现在这种弱得如小鸡的模样。”

    林望舒的心情不太好,他今天能出门,还多亏了几个哥哥在父母面前为他说了许多好话。

    过年的时候,他在家里打了一个上门来拜年的表表表兄,那人在偏路上拦着一个过路的小丫头,挡着不让小丫头过。

    小丫头跟他求饶,眼泪都急得要掉下来,偏偏那一时四下无人。

    林望舒这时候正走向这一处,他的心里佷是不高兴,大过年的日子,父母劝导他要立志,年后要用心读书。

    这样的话,过年时,家里长辈轮着跟他说。虽说是对他好的话。可是听多了一样的话,他的心里一样烦。

    面对长辈们,他还不敢表现出他的不乐意。他若是有不乐意的神色,那长辈们的神色更加会激动起来,再说更多的大道理给他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