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九十七章
    这一日,茶楼里说书先生讲的故事惊人心,唐家人在茶楼用过晚餐才兴尽。

    唐家人出包厢的时候,巧遇另一间包厢门打开,两边人在楼梯口处碰见,恰恰两边都有互相认识的,自然谦让着下楼。

    苏丰道陪同苏青芷走在中间,恰恰又对上林望舒兄弟两人,苏青芷很自然的退到苏丰道的身后,林望舒一脸不喜欢的神色过来。

    苏青芷无意当中瞧见林望舒看她的眼神,顿时觉得这个少年人是天生的刺头,怎么见人就想刺一刺。

    苏青芷下意识的更隐在苏丰道的身后,林望舒两步上前来,他伸手把苏青芷提到苏丰道的前面。

    苏丰道面色一变,他伸手拍打林望舒的手,他佷快的松手,顺势避开苏丰道的手,还淡淡看了看苏丰道。

    他佷是不爽的跟苏丰道说:“这一位是你亲弟弟吗?”

    苏丰道皱眉望着他点头说:“我这个弟弟不喜欢别人碰他。”林望舒了解的点头说:“他都给你们养成闺房小姐的性子,行事如小老鼠一样爱躲闪。”

    苏青芷伸手想抚头,这位小少爷会是这般热心的人?她还真不相信他有这般的好品性。

    他的面相瞧着也是不喜麻烦的人,他这样校正的她的行事,实在是让人惊异。

    林望舒的兄长瞪眼看着林望舒,再仔细看了看苏青芷,只觉得这小男孩子面相长得不错,八九岁大小,瞧着是瘦弱了一些。

    如苏青芷这样年纪的小男孩子,林望舒见过许多这样大小的男孩子,可是他待谁都没有特别过。

    做兄长的人,多少觉得有些觉得奇怪起来,他再仔细的看了看苏青芷好几眼,还是不觉得她有什么特别之处引起林望舒的注意。

    苏青芷给林望舒轻提着立在人前,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在她身边的表兄弟和苏丰道都关切的围着她,问:“芷儿,你别怕,没有事,我们在。”

    “芷儿,你觉得怎么样,能说话吗?”苏青芷轻舒一口气笑着说:“能,我没有事,只是一时没有想到林家少爷力气好大。”

    她一脸的惊叹神色,眼里也没有害怕的神情,反而很是佩服的神情瞧了瞧林望舒。

    唐家表兄弟们都安心下来,只是还是有些不悦的瞧瞧林望舒,然而有林望舒嫡亲兄长出面说话,再说他待苏青芷没有坏心思,见苏青芷也无事,只能大事化小。

    有了这么一回事,两边人点头过后算告别。林望舒兄长用力扯住想上前的他,他看一眼给围在中间护着下楼的苏青芷。

    他压低嗓子提醒说:“你没有看出来吗?唐家兄弟和苏家那位少爷都不稀罕你去亲近那位小少爷。”

    林望舒瞧着兄长说:“他们那样娇惯着那孩子,他将来娶妻的时候,如何担得起养家责任。”

    他兄长满脸惊讶的神情瞧着他,低嗓子说:“小弟,那孩子那么的小,他距离他成亲的年岁,还有好几年。足以让一个孩子长大成人担责任。”

    林望舒不相信的望着兄长,他觉得那孩子依赖成性,如果不严恪教导他,那长大就是一个不成气的东西。

    林望舒一脸慎重的神情跟兄长说:“能救一个算一个,下一次,小哥你寻机会跟唐家兄弟和苏家那位小弟说说话。

    有一个不学无术的兄弟,对他们是没有任何的好处。他们如果愿意用心管教那小子,我瞧着他佷有些小聪明。”

    林望舒的兄长信服他在察言观色方面的本事,林望舒从会走路之后,他天生就不是一个安分的孩子。

    等他大一些能出行之后,他在外面一直麻烦不断,只是每一次事出有因,他在跟长辈们解释方面,实在是太会顺着他们心思说话,通常是雷声大雨点小平顺过关。

    他嫡亲的哥哥们认为,他们这些做哥哥的人加了起来,还没有他会体查长辈们的心思。

    唐家表兄弟们和苏丰道佷快护着苏青芷下楼,他们没有心恩再跟人客气的说话了。

    林望舒这一行人瞧着那快步离开的人,一个个感叹的轻摇头。

    “唐家兄弟们太护着那小子了,时日久了,好胚子都会给纵得不成样子。唉,可惜了。”

    林望舒兄长瞧一瞧身边的人,他轻轻笑了起来。他以为只有他弟弟那心操到海那一边去了,结果旁人都有那种闲操心的心思。

    苏丰道和苏青芷回了家,兄妹去主院请安,他们明显感觉得到苏家老大人心情澎湃。

    苏家老夫人如平时一样关心的问一问他们在外面的事情之后,就笑着让他们早些回去歇着。

    苏丰道兄妹出了主院时,瞧着主院人的反应,又瞧不出什么来。兄妹便不再关心主院的事,直接往东园行去。

    在路上,苏丰道跟苏青芷说:“我一会送你回去,明天你先到我院子来练琴记棋谱,下一次,遇见林家那位少爷,别给他机会挑毛病。”

    苏青芷觉得不会再有这种巧遇的机缘,她笑着点头说:“哥哥,那位小少爷还有几分本事,他伸手就把我从你后面提到前面来。”

    苏丰道懊恼不已,苏青芷就在他的身后站着,他都护不了她周全。

    苏丰道打定注意日后要跟射箭夫子好好练一练身手,再也不让人能从他的身边轻易夺人。

    东园,苏镇磊望着长子说:“过了一年,你在家里也要担一担事,别闲着无聊只会哄妹妹读书练琴。

    她一个小女子用不着学这么多,她又不用去参加科考,那琴,我随意听了一耳,只怕只有练熟的本事,而练不出琴里的韵味。”

    苏青芷低垂眉眼不说话,苏青芷有心想说什么,他怕说的越多,最后全成了苏青芷的错。

    他沉吟片刻后说:“父亲,我利用教导妹妹的机会,重温加固旧时功课的印象,对我是有所进益。”

    唐氏则顺带关心起唐家兄弟们的情况,她笑着仔细的问来问去,过后便笑着说:“你们表兄弟们即然说有时一块出行,能更加好的感悟夫子的教导,你也一块跟着体验一二。”

    苏青芷在一旁静静的立着,直到走时,这对父母习惯性的忘记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