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九十八章影响
    夜色更加的深沉起来,冷风吹得人心冷。苏丰道执意要送苏青某芷回芷园,一路上,他却很是沉默不已。

    苏青芷在心里叹息几声,她早已经能够接受现实,只是她的兄姐对她和父母关系之间,还是存在着幻想。

    在芷园的门口,苏青芷望着苏丰道说:“哥哥,我会好好练习琴曲,也会多记棋谱。

    夫子曾经跟我们说过,学过的东西,总是会有用。有的用在明面上,而有的则用在暗处。”

    苏丰道瞧着苏青芷低声说:“你别介意父亲的话,他也是为了我们好。”

    苏青芷笑着轻点头,她笑着说:“哥哥,凡事尽力就行,不用一定要追究结果如何。”

    苏丰道的年纪不大,苏镇磊却想把整个大房压在他的肩膀上面。

    苏丰道瞧着苏青芷一小会后,他还是慎重诚然的跟她说:“芷儿,我只能看一年读书,等到明年的时候,你要学会自修。”

    苏青芷自然知道以苏丰道的情形,他能够看她读一年的书,其实已经是尽了力。

    她有心跟他说,其实她知道如何自修,只是又不想违了苏丰道的好意。

    或许她更加欢喜的是与苏丰道有这样的相处时光,日后,兄妹两人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现实,再也不能如现在这般的接近相处。

    苏青芷珍惜这样的时光,她笑靥如花的瞧着苏丰道说:“我还等着哥哥科考上榜之后,我能够更加得意的跟人说,我哥哥榜上有名。”

    苏丰道走了,苏青芷进了芷园,两个大丫头凑了上来,苏青芷让常顺早些下去安歇。

    两个大丫头服侍苏青芷进了房,她们悄悄的说:“三小姐那边有喜事,听说男家派人来知会,那位少爷在年后,他会跟着家里长辈来安瓮城。”

    苏青芷眉眼轻抬,还是低声警告她们说:“你们别在外面乱打听消息,你们要知道,在这个家里面,我是护不住你们。”

    两个丫头自然明白苏青芷的意思,她们轻轻点头说:“小姐,这样的消息,根本不用我们去打听,是三房里的丫头只要遇见认识的人,都会高兴的跟人说一通。”

    两个大丫头皆是一脸兴奋的神情跟苏青芷说:“小姐,三小姐这一次的亲事,我们觉得比以前好。那人家在外地,都急信传消息过来。”

    苏青芷也感觉到那人家的慎重对待,她也愿意三小姐有一份好的亲事。

    年快过完的时候,苏青芷又跟苏丰道一块出去赏了灯,他们最后回来的时候,她的手上提了两盏灯,她在东园的门口时,让人交到常顺娘的手里。

    苏青芷和弟妹们的关系,并没有因为不常来陪他们而淡下来,而是会在主院里常常来一个喜相逢。

    苏丰君年纪大了一些,他隐隐的明白一些事情,早不会要求苏青芷去东园陪他,反而悄悄跟她说:“姐姐,过一年,我搬出来住的时候,姐姐,你要常来陪我?”

    苏青芷笑着点头,她的父母不如何,然而生的孩子们,除却她一人外,一个个都显得聪明伶俐可人。

    苏青芷有时觉得她的不聪明,大约也有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感应到唐氏不如意的刺激。

    当然苏青芷在这个时候,早忘记她在前世的时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

    苏青芷的日子里,如今最大的风波,大约就是在听苏青葙夫家的消息。

    过年的时候,粱启明和苏青葙回家一趟,两人面上带着笑意,然而眼里却有着担忧。

    这对小夫妻匆匆来去,听他们的意思,过年的时候,粱家老夫人的身子越发显得不好起来,而粱家老大人因为粱家老夫人的身体情况,也发病了一次。

    整个粱家人的心里面都给绷紧起来,谁都不知道下一次,或者是下一刻,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苏家的人,很自然的关心起粱家的消息,有关粱家要分家的消息,也隐隐的传了出来。

    唐氏专门派常顺娘上门去关心的时候,让她悄悄跟苏青葙打听消息。

    这一个年,粱家人因为家中有病人,早已经跟亲朋好友交待过,过年时,不会宴请大家来家里面,而他们也不会主便去亲朋家里。

    粱家的意思,要等到粱家老大人夫妻身体恢复之后,粱家人会喜迎亲朋好友来往。

    当然各房的媳妇们,还是在过年的时候,会回一趟娘家。

    常顺娘是非常稳重的人,她在粱家里匆匆见过苏青葙之后,识礼的在粱家老大人夫妻院子门口默默行礼就赶了回去。

    她回去悄悄跟唐氏说:“大小姐跟我说,是粱家老大人的意思,他想把家分了,现在分家不分居,等到他们老夫妻去了之后,守孝日了一满,各房再从祖宅里搬出云。

    如今是等着族里的人,过来做证分家。”唐氏微微叹了叹气,她跟常顺娘说:“粱家老大人夫妻都是慈爱的人,就是这般情况下,还是一心为子孙们着想。”

    年,过完了,粱家再一次传来粱家老夫人不好的时候,大家还是盼着老夫人能继续挺过一关。

    唐氏去粱家一趟,回来之后,她跟苏家老夫人说:“粱家儿孙孝顺,老人家病了这么久,病房里都无异味,老人家脸色青白,只怕是没有多久的日子。”

    苏家老夫人叹息着说:“只怕她的心里,也愿意快快去了,别这般折腾家里人。只是她未到那一天,只能在这个人世里多煎熬的活着。”

    唐氏轻叹息之后,跟苏家老夫人打听起来:“母亲,三房那里那一家人几时能来?”

    苏家老夫人心里也愿意那一家人早早来,千万别撞上粱家那边的事情。

    她低声说:“你父亲让人去打听了消息,只是这样的日子,路上不太好走,只能走走停停。”

    苏家老夫人转而叹息道:“这门亲事能成事,将来,只怕小三儿归家艰难。”

    唐氏沉默下来,女子在这样的事情,总是吃亏的一方,明明那样的情形,是那边人家对不住苏家三房,然而最后对三房的影响最大。

    苏家老夫人语重心长的跟唐氏说:“嫡子嫡女的亲事人选,尽量不要从庶子庶女那样的人选里挑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