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来往
    唐氏了解苏家老夫人说这话的用意,她轻轻点头说:“母亲,我跟大爷早提过,我所生的儿女,他们的亲事,我要做一半的主。”

    苏家老夫人很是感叹的跟她说:“男人们行事,总是看到大面上,他们忽视内宅与男人世界的不同。

    小二的这桩亲事,眼下瞧着不太好,只盼着那个孩子本身能担得起事情。”

    苏家老夫人待嫡亲的孙女,自然是上心许多,何况苏家二小姐又伴着她过着日子。

    苏家老夫人能够感觉到苏家二小姐待她的真心,她年纪大了,心里就盼着儿孙们安乐。

    唐氏只要闲着的时候,她就会陪着苏家老夫人说一说话,她感恩那时节,老人家力撑着她管着这一个家。

    她那时候,已经明白感觉到苏家二夫人对管家的奢望,还有那隐约打探家事的各种表现。

    唐氏现在觉得经那样的一场事,对她来说是幸事,她不再一味的把眼睛闭上去,而是努力的睁开眼睛来看事情。

    唐氏想明白的活着,她不想过如唐家老夫人所言,那样糊涂的过后半辈子。

    她的心里不服气,她一个明明白白的人,为何要受那种憋憋屈屈的气。

    她要痛快的活着,苏镇磊不用她的心里舒服,她自然只会在面子上让他过得去,私下里,她现在学着想怎么来就怎么来。

    苏青芷和苏家二小姐来到苏家老夫人这里,正瞧见这对婆媳亲热得如同母女一样的说着话。

    苏家二小姐和苏青芷上前行礼问安,在苏家老夫人的示意下,她们两人坐在老夫人的下侧。

    苏家老夫人瞧一下苏青芷的坐位,再瞧一眼唐氏那自然的神色,她立时熄了那份闲心。

    既然这对母女都习惯这样的生活方式,那就这样下去吧。

    唐氏跟苏家老夫人叹息着说:“我如今就盼着粱家老夫人能挺过这一关,她实在是一个太慈爱的长辈。”

    苏家老夫人的心里也明白,苏家三小姐这边的人,还不曾来相看,这要是两方万一有事撞上了,只怕两家人的心里都会有些不顺心。

    苏家老夫人明白唐氏的想法,可是这样的事情,只能盼着那人家赶紧来。

    粱家老夫人这边明显是有些不行了,粱家那边已经在悄悄的准备起来。

    苏家二小姐和苏青芷悄悄交换一下眼色,两人悄悄的不说话。

    这样的事情,谁知道会怎样,只能盼着苏家三小姐的运气不错。

    粱家那边再一次传出粱家老夫人病危的消息,苏家的人,心里都是挂念不已,偏偏这样的时候,苏家只能静默的等候消息。

    这一边,外地来的那一家人,已经赶到安瓮城,送消息过来,那人家会第二天上门来相看。如果没有特别意外的情况,两家接着就会商量定亲的事情。

    这一夜,苏家有几房的人,夜里的烛火都熄得晚。

    一夜,粱家无坏消息传来,苏家的人,心里稍稍的安稳下来。

    这一日,唐氏悄悄派人去粱家附近的茶楼里打听消息,她的心里面,担心着别到时候,好事坏事全撞到一处去了。

    上午的时候,苏家老大人迎来少年时的老友,两个老人相互对视好几眼,两人笑过之后,眼里都含有热泪。

    苏家三老爷夫妻两人仔细的瞧着那位老人身后的两位年青人,一位是已经见过的年青人,一位是陌生的年轻人。

    在苏家三老爷夫妻的关注眼神下,那位年轻人的脸色微微的红了起来,他的五官端正眼神清明,苏家三老爷夫妻两人的心里欢喜了几分。

    两位老人家相见欢之后,苏家老大人跟年少的朋友介绍起儿孙,只是今日除去特意留在家里待客的苏家三老爷外,苏家别的老爷们都各有公事。

    苏家三老爷特意带兄弟们向这位老人家致意,笑着说:“大叔,我的兄弟们都公事在身,实在是不方便请假,他们早上出门的时候,一个个特意交待与我,要我代他们表示欢迎。”

    那位老人家笑眯了眼瞧着苏家老大人笑着说:“从前的时候,我们大家就说过,你大了之后,你一定会有满堂的儿女。”

    苏家老夫人满眼含蓄的瞧一眼苏家老大人,再转头瞧一瞧窗子外边。

    苏家二小姐陪着苏家三小姐候在窗子外面,两人听着房里的动静,苏青芷站在她们身后不远的地方,她的眼光随时注视着主院的门口。

    唐氏跟她悄悄的招呼过,如果苏青葙夫家那边传来坏消息,她就要立时赶回芷园换上素朴的衣裳,带着两三个得用的丫头,赶紧跟着她赶去粱家。

    相对于苏家三小姐的喜事,苏青芷的心里面更加惦记着苏青葙那边的情况。

    苏家二小姐回头望见苏青芷时不时望向院子门口的眼神,赶紧用眼神示意她,苏青芷回头瞧见苏家二小姐的提醒。

    她赶紧走近她们,在窗子口处,听见内里两个老人家提高的声音,正在说起年少时的趣事,两人相约要去探访旧时的老友。

    苏青芷一直以为苏家老大人是孤寡的性子,不曾想过,他年少的时候,也曾交过那么的朋友。

    内里,苏家老大人跟旧时好友感叹的说:“我为官之后,我们来往日渐稀少起来。我退下来之后,暂时也不太方便联络他们。

    如今你过来了,我发贴子给他们,看他们愿不愿意与我相会。如果他们觉得不太方便,那你单独与他们聚会吧。”

    旧时好友瞧着苏家老大人感叹的说:“你少年的时候,最喜欢呼朋唤友。所以那一日,那孩子回家的时候,他跟我说起你的情形,我都有些不敢相信。

    后来,我想一想,也觉得想得明白。在你的情况下,你不与他们再亲近来往,其实就是对他们的另一种保护。”

    苏青芷感叹这位老人家的通达,她听着内里只有两个老人家的说话声音,她顿时不太有兴趣听下去。

    她伸手轻轻扯一扯苏家二小姐,用手做了一个走的动作,苏家三小姐转头来瞪着她,她无声说:“你怎么能这样的待我。”

    苏青芷顿时气得乐了起来,她几时与她姐妹亲近过,平时待她只是差点没有直接放冷箭,如今是有事的时候,才记起她这个堂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