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章 恋恋不舍
    苏家二小姐扯着苏青芷不放手,她快快的瞧过苏家三小姐一眼之后,瞧见她的神色反应,她微微皱了皱眉头。

    苏家二小姐凑近苏青芷的耳边低声说:“就这一次,你瞧在我的面上,多留一会。日后,就不用如此。”

    苏青芷笑瞧着她,苏家三小姐的这门亲事,十有八九能定了下来。

    苏青芷有心想要走,可是瞧着苏家二小姐的神色,只怕她也是给长辈们安排要陪着苏家三小姐的人。

    苏青芷淡淡瞧一眼苏家三小姐,她在三房行事太过嚣张,以至于嫡亲的妹妹,在这个时候都不敢来相陪她。

    房里人说着话,慢慢的方向转往儿女亲事,苏家老夫人自然派人来寻苏家三小姐去面见世交祖辈。

    苏家三小姐的脸微微红了起来,苏家二小姐和苏青芷赶紧扯着她悄悄的远离窗子下面。

    苏家老夫人身边的管事,很自然的在院子里转过两圈之后,寻到正在主院陪姐姐说话的苏家三小姐。

    苏家二小姐陪着苏家三小姐进去拜见客人,苏青芷则是快速出了主院的门,她赶往东园听消息。

    她没有进东园去,只在院子门口问了问,听说了事事如常之后,她从东园院子门口离开。

    她想回芷园,却又担心误了事情,只能前往苏丰道的院子,吩咐院子里留守的小厮随时听候消息来知会与她。

    苏丰道的书房窗下放着古琴,她把琴布拉扯开去,手指放上去,随意的弹了起来。

    苏青芷心里有事,自然是想怎么弹就怎么来,慢慢的,她的心情静了下来,便随意挑选一首节奏明快的曲子弹了起来。

    苏青芷用心体会琴声里面的意思,然而她只听出那声音里明快轻淡,却无法体会到内里的深意。

    她想起那梦里那个女子,一直到最后的时候,才明白她是白付出了一场,其实在别人的心里眼里,她是享受着那着付出。

    偏偏那些别人都是她的亲近家人,那个女子或许是无悔,不求回报,可是她最后还是悔,她待自已太不好了。

    苏青芷想着她这一世不能如此,她只亲近待她亲近的人,只愿意付出能够付出的东西,却再也不愿意倾尽所能的付出,最后发现,就是没有她的那些付出,别人一样能生活得很好。

    那些隐形的巴掌如何痛,在她的心里如何的难受,想来就是到最后,她也无处可以跟人说一说。

    因为别人偶尔的好话,因为别人偶尔的示意,她错待自已一生,也错待身边人。

    她待身边人很好很好,最后换得的结果是因为她太好了,所以他不忍心跟她说实话,他一直将就着与她生活。

    苏青芷认为梦里女子原本是可以活得再长久一些,只是后来她知道的实情越多,心里越发不再留恋身边的人与事,她是放弃了活下去。

    苏青芷的琴声一下子变得尖锐起来,小厮赶紧拍门,苏青芷开门的时候,瞧见小少年仆从眼里的担忧神色,她笑着说:“有事吗?”

    少年仆从轻摇头说:“小姐,没有事。主院那边没有消息传来,大小姐那边也没有消息传来。”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这个小仆从是苏丰道身边得用的人,他做事尽心负责,苏丰道不在家的时候,很是放心把院子交给他。

    苏青芷轻轻点头之后,她行出房门来,她站在院子里,一时有些四顾茫然的感情。

    小年仆从眼里闪过担忧的神色,然而他很快的闪开眼睛,他瞧得明白九小姐其实除去待大小姐和主子亲近外,对这个家里别的人,并不是那么的亲近。

    苏青芷在院子里慢慢转了一圈,想着还是来练字吧。

    芷园里笔墨纸砚不多,而苏丰道这里则是存余很多。

    苏丰道曾经拿过一些要给苏青芷,给她直接拒了,她认为她常来这里,不如写写画画就在这里用。

    苏青芷慢慢的写着字,一会后,她便凝神静神起来。

    苏丰道跟她说,要想字写得有生命力,每一个字都要用心的去写。

    苏丰道年纪不大,可他的字慢慢的出色起来,苏青芷是瞧不出太多的内容出来,可是她也能感受到苏丰道的字是立了起来。

    中午的时辰,苏青芷回到芷园用餐,听两个大丫头欢喜的跟她说:“小姐,三小姐的成亲成了,两家挑选最近的吉日定亲。”

    苏青芷微微笑了起来,只是转而担心的问:“大小姐那边有没有消息传了过来?”

    粱家老夫人的病情,拖到如今这样的时候,苏青芷觉得老人家要是能做主,只怕也不会愿意这样不干脆的拖下去。

    然则苏青芷想起粱家老大人因为粱家老夫人的病危,跟着大病一场的情况,她觉得粱家老夫人心里大约是会为了粱家老大人,不管如何的艰难,还是会想着能多陪一陪他。

    苏青芷心里很是羡慕粱家老大人夫妻情意,在这样的时代里,能够感受到这么美好的感情。

    人生有时总会是在绝处给予人希望,在苏青芷短短的人生里面,她见到大多的都是面和心不和的夫妻。

    因苏青葙的嫁事,她还能遇见如粱家老大人这样恩爱相依夫妻,她认为这是生活对她的救赎,让她对这个世间还能抱有几分的殷切期盼,或许她一样有一份好的姻缘。

    午时过后,苏家二小姐欢喜的过来跟苏青芷通报好消息,她笑着悄悄的跟她说:“芷儿,可惜那一会你没有跟我们进去拜同那位世交叔祖父,那可是一个豪爽性子的老人家。”

    苏家二小姐一边说一边笑,只因为那位老人家直接把她夸成了一朵花,而又不会让人觉得他只是说的面子话。

    苏青芷瞧着她,等了好一会之后,见到她还在回味当中,只能轻轻推一推她,问:“三姐姐可满意那人?”

    苏家二小姐更加的用力点头说:“芷儿,你三姐姐这一次是心想事成,那夫家是有财的人家,那人如今在家里已经打理事务起来,而且长相也让你三姐姐满意不已。”

    有关苏家三小姐爱财的事情,在苏家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前一次那门亲事,与其说苏家三小姐对那人是有些恋恋不舍,不如说她对那人送来礼物恋恋不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