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零二章
    申时将到的时候,苏家二小姐和苏家八小姐告别离开。

    而常顺娘紧接着来到芷园,她的脸色非常的不好看。

    原来就在前一刻,粱启明上门来通知唐氏,粱家老夫人去了的消息。

    唐氏让人悄悄寻苏家老大人夫妻说了一声之后,便让常顺娘亲自来传唤苏青芷前往粱家。

    苏青芷和三个随行的丫头,很快的换上素色的衣裳。

    按事前唐氏的安排,苏青芷会把身边两个大丫头留在苏青葙的身边,方便她的身边有人可以用。

    苏镇磊和苏丰道此时还不曾归来,唐氏带着苏青芷和苏丰君姐弟前往粱家。

    路上,唐氏满腹的心事,苏青芷瞧一瞧她的神情,她伸手握住苏丰君的手。

    他冲着她笑一笑,立时又收敛起脸上的笑意。

    苏青芷冲着他轻轻点头,苏丰君如兄长一样的聪慧,小小年纪里,仿佛就已经知道许多的人情世故。

    唐氏带着儿女下了马车,她瞧着粱家门上挂着的白布条,她的心沉了沉。

    粱家内里是一片哭泣声音,引得苏青芷跟着红了眼圈。

    他们刚进门,粱家已经有人来引着他们前往灵堂,路上,那人还悄悄的跟他们一行人说:“老夫人去了,大家伤心,家里还有些乱。”

    唐氏轻轻的点头,说:“节哀。老夫人心善,一定不会忍心上上下下的人,为她如此的伤心。”

    苏青芷轻皱头听着粱家的哭声一片,她和苏丰君跟在唐氏的身后,听着前面人通报着,唐氏带着他们行进了灵堂。

    苏青芷的眼前,全部是白色,她和苏丰君跟着唐氏低头跪下行大礼,再由主家的人,亲自过来扶着起身。

    苏青芷给苏青葙扶起身,她瞧见她已经消瘦得来一阵大风都能吹跑的样子,她跟她低声说:“姐姐,节哀。”

    苏丰君那里是由粱启明亲手扶起来,苏青芷回头瞧见她那大姐夫也只余下一个空荡荡的衣架子。

    而旁的粱家人,瞧上去也是一个比一个瘦,这样的气氛,苏青芷和苏丰君很快的被粱启明夫妻带了出去。

    当着粱启明的面,苏青芷跟苏青葙说:“姐姐,这样的事情,我帮不了你,我把身边的两个丫头派给你用。”

    苏青葙瞧一瞧粱启明的神色,她轻轻点头说:“好。现在这样的时候,我也不留你和君儿。你们年纪还小,祖母是慈爱的人,也不会愿意惊扰到更加多的人。”

    苏家老夫人早悄悄的跟苏青芷提过,这样的白喜事,她这种年纪小的人,最好是去去就回。

    唐氏很快的由粱家二夫人亲自送了出来,她跟粱家二夫人说:“家里的爷们,要一会再来。”

    苏青芷瞧着粱家二夫人的情形,这也是一个瘦得如杨柳一样的中年妇人。

    唐氏带着苏青芷姐弟上了马车,在路上,她叮嘱说:“在家里面,你们两人不要随意提及你们姐夫家的事情。”

    苏青芷轻轻点头应承下来,家里面如今要忙着苏家三小姐的喜事。

    按习俗红白喜事尽量要各自回避开去,只是这一次恰巧的遇上。

    他们回到家里后,唐氏带着儿女去了主院,她留下来和苏家老夫人说话的时候,苏青芷带着苏丰君去了苏丰道的院子。

    苏丰君欢喜不已,平时的时候,唐氏是不许他轻易出东园的院子门。

    苏青芷把苏丰君带往书房,他望着那一柜子的书,他是满眼欢喜不已。

    苏青芷坐在琴旁,想着今天一日的事情,她轻轻的拔了琴弦,声音悦耳又悠长的飘散去了。

    苏丰道回来的时候,已经听说了事情,他回来换了衣裳,交待弟妹如果不想回去,就在这里等他回来。

    苏丰道走了之后,苏青芷瞧一眼苏丰君的神色,跟他商量着说:“君儿,我们去东园瞧一瞧小弟和小妹可好?”

    苏丰君欢喜的笑着点了点头,他挨近她的耳朵边,悄悄的跟她说:“姐姐,父亲不在家的时候,你要常来看我和弟妹们。”

    苏青芷有些动容的瞧着他,只是转而想一想,唐氏或许把东园管理得不错,可是人在行事,那可能没有风声传出来。

    她轻轻的说:“我等你们搬出东园出来居住的时候,我就能常去看望你们。”

    苏丰君眼睛里有失落的神色,他虽然不明白一些事情,可是也听身边服侍的妇人,低声提醒过,在父母面前轻易不要提及苏青芷。

    那妇人悄悄说,他可以继续喜欢苏青芷,因为那是他的嫡亲姐姐。

    在东园门口,苏青芷瞧着苏丰君慢慢的行进去,她时常觉得东园里,只有她一人是外人。

    苏青芷记得她搬出东园之后,好象就不曾在东园里面用过餐。

    苏青芷没有进东园去,这个时候,苏镇磊去了粱家,只有唐氏在东园,然而苏青芷觉得她安慰不了唐氏的心情,反而只会让她的心情不快。

    苏青芷缓缓的转身走了,她想起苏丰道的话,她又折回了苏丰道的去处。

    只是在半路上,苏家三小姐不知从那里窜了出来,她挡在她的前面,跟她说:“听说大姐夫的祖母去了。”

    这样的事情,原本就隐瞒不了几个人。

    苏青芷瞧着她轻轻的点头说:“粱家祖母去得平安,在她这个年纪算是白喜事。”

    苏家三小姐一脸失望神情瞧着苏青芷,好半会后,她什么都不说的走了。

    其实苏青芷对她也说不出别的话,说起来,她觉得苏家三小姐这一次还是走运了,那位老人家临终时,她都与人方便。

    苏家三小姐低垂着头回去面对苏家三老爷夫妻,他们夫妻也是面面相觑的互相瞧了好几眼。

    上午时,他们一直心里暗忧着粱家那边的事情,后来一直不曾听到坏消息,夫妻两人刚安心半天,便接到消息。

    苏家三老爷瞧着苏家三小姐的神色,说:“你只管安心,你大姐家与我们家,如今是两家人,也不算有什么冲撞。

    何况我们两家人今天就商量好,这几天要挑选日子,最快也要十天之后定下来。

    那时节,那边已经发送出去了。我明天和你母亲要去一趟,你们孩子们就用不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