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零三章怀念
    苏青芷接连几天跟着唐氏去了粱家,只是上午去,午时回,她们母女都不曾有机会私下里与苏青葙多言。

    粱家的庭院素白一片,苏青芷眼中所见,粱家所有的人,如不是守在灵堂里面,或是在大堂里匆匆见一见客人们,他们都是行事匆匆。

    粱家为粱家老夫人立了道场,每日里有道人分三次做道场。

    苏青芷因为年少女子的身份,有些场合是不方便出入,她每一次来,都在粱家待客处坐着,而唐氏则能四下里走动。

    有关粱家的消息,却悄悄的传言开去,粱家老大人自粱家老夫人去了之后,现在瞧上去还是挺行,他还能事事关注着粱家老夫人的后事安排。

    可是粱家的人担心只要把粱家老夫人送回故土之后,粱家老大人就会挺不住。

    有粱家相交几十年的老妇人,来待客处稍稍坐了一会,她一边抹泪一边感叹着那些旧时旧事,最后她的家人担心她的身体,还是把她扶持着归家。

    苏青芷年纪小,与此时来粱家旁的年纪小的女子,在几天相处之后,自然是有了悄悄说话的伴。

    大家凑在一处,难免提及自家的姐姐们,这么一说,发现各自的姐姐全瘦了,一个个小女子的脸上都露出惊怕的神色。

    苏青芷瞧得仔细,粱家的下人们不多,瞧上去仿佛各个主子都是亲力而为。

    苏青芷觉得这样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好,只是遇见这样的大事,时日拖得长,一家老小就跟着累了。

    有一个小女子衣着锦绣,她平时是不屑与苏青芷几个小女子凑在一处说话,只是她不来凑,大家也不太理会她。

    暗地里,大家都知道粱家已经定下分家的日期,等着粱家老夫人的事情完整之后,粱家老大人会就着亲朋好友全在场,把这个家分了。

    粱家分了家之后,自然是各有各的亲戚走动,而这个小女子的姐姐是三房的儿媳妇,听说她用的下人们最多。

    苏青芷就匆匆见过那位年轻妇人几面,一样的瘦成皮包骨,然而她的神色平和待人。

    她的嫡亲小妹则象孔雀一样待人,那瞧人的眼色,高高在上。

    苏青芷和小女子们一样的想法,将来都不会走动的人,只要面上过得去就行。

    苏青芷自然把各种消息听了满耳朵,粱家这一辈当家理事的妇人们,出身都不太高,反而是少奶奶们的门第稍稍的高了一些。

    然而这样的情形,还能不能往下一代走,其实无人能说清楚。

    大家心里面都明白,朝堂那里传出过消息,如今太子已经直接参政处理政事。

    对小女子们而言,庙堂遥远如在云端之上,那都是家中男子的事情。

    一朝君一朝臣子,朝堂有变故的时候,大家的前途自然有变故。

    粱家老大人做主挑选了一个日子送别粱家老夫人,他跟不舍的儿孙们说:“你们在她生前孝顺她,如今就这般顺利送别她吧。

    一场事情操办下来,我们家的情况也容不得再多些事情出来。”

    唐氏终于寻一个机会在院子一角跟苏青葙说上话,苏青芷停在她们不远处。

    唐氏低声问:“我听人说,你家祖父言及要多留一日亲朋好友,就是要他们留下来见证分家大事?”

    苏青葙轻轻点头,她低声解释说:“大夫前不久给祖父诊过病,言及祖父要好好的休养身体。”

    唐氏一脸惊讶神情瞧着苏青葙,她一脸感动的神情说:“我嫁进这个家之后,方知道有夫妻也能如祖父祖母这般的相处,夫妻相携手一辈子,不离不弃的过一生。

    如今祖母走了,家里的人,都担心着祖父的身体情况。祖父说要分家,公婆两人说,也好,有分家这一回事,忙一些,或许祖父的心里能够好过一些。。”

    唐氏悠悠叹一口气,粱家老夫人是有福气的人。

    唐氏低声跟苏青葙说:“你们家分家的事情,你是小辈,你就一心一意听从长辈的意思吧。”

    苏青葙缓缓的点头,粱家的家底薄,如今经过粱家老大人夫妻接连生病,再做一场白喜事,其实粱家已经空了不少。

    苏青芷和几个小伙伴们在这一日里,互相知会对方联系方式。

    因为如第二天那样的大场合,一向是由家中男子们和掌家的女人们出来主事,她们这样的小女子,是要安稳的守在家里面。

    第二日,苏镇磊兄弟去粱家,唐氏则没有去,她去主院寻苏家老夫人说话。

    苏青芷去主院的时候,她听说唐氏在与苏家老夫人说话,她转身去寻苏家二小姐说话。

    苏家二小姐见到苏青芷来到,她很是用心打量几眼人,说:“我怎么瞧着你瘦了一些?”

    苏青芷伸手轻轻摸一摸脸,摇头说:“没有瘦。”

    她便歪歪坐在苏家二小姐的身边,她轻舒一口气,说:“还是在家里舒服。”

    苏家二小姐伸手轻轻拍一拍她说:“我见到大姐姐,她瘦得我都快认不出来。”

    粱家的白喜事,苏家能去的人,这一次全过去一趟,不管如何都要做面子给苏青葙,让她夫家瞧一瞧,她也是有娘家的人。

    苏青芷轻轻点头,跟她说:“二姐姐,你大约是没有见到大姐夫,我瞧着如今他们夫妻是从内到外相配极了,全瘦成一张皮包骨的脸。”

    “哧”苏家二小姐笑了,她立时觉得不太好,赶紧收敛住笑声,感叹说:“我母亲说,粱家的家风不错,大姐姐嫁得好。”

    这几日,苏青芷在粱家几日,自然能品出一些事情来。

    粱家人多是非是有,可是却没有真正的肮脏事情。有的,也不过是小小的事,过后,风吹一吹就散去了。

    何况粱家老夫人一去,粱家老大人是要跟大房居住,日后各房之间更加没有多少能摩擦起一的事情。

    将来各房分开居住,只怕记起旧事,都只有怀念的情份。

    两日后,粱家分家,苏镇磊和唐氏去粱家做见证人。

    因粱家老大人在,粱家各房分家之后,暂时不分居出去。

    只是粱家老大人不在之后,在送粱家老大人出门之后,过百日,粱家各房搬出主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