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零四章 容
    第二日,休息日。苏家的主院里,各房人来请安之后,见到苏镇磊和唐氏没有离开,他们也顺势的留下来。

    长辈留了下来,旁的人,也有顺意的跟着留了下来。苏家老大人瞧着满满一堂的人,想着旧时老友的话,他伸手轻拂胡须,面上满满自得的笑意。

    他侧脸瞧向苏家老夫人一眼,那眼里同样是满满的满意。可惜他的眼波就是再抛得明显,苏家老夫人已经是接受无能。

    她侧目瞧了他一眼,自从他的旧友来了之后,苏家老大人的心情那是特别的好,又与旧时的好友,再一次搭上关系,那心情更加的好得不得了。

    苏家老夫人回头望着苏镇磊问:“昨天粱家分家可顺利?”

    苏镇磊叹息着说:“都没有什么家底可以分,何况粱家老大人一向公正,这个家分得极其公正,长房得了主宅,别的房,各补了银两。”

    满满一堂的人,听苏镇磊这么一说,都说不出什么来。

    他们听说许多人家的分家,都会闹得家里亲朋好友跟着不得安宁,而粱家这样的分家,瞧上去,苏镇磊和唐氏都是满意结果。

    苏家老大人听苏镇磊的话,他瞬间明白了一些事情,只怕那些银子,都是皇上这些年赏赐下来的。

    苏家老大人记起上一次见到皇上的情形,他在心里暗暗的叹息一声,皇上对他尚且念着旧情,对粱家老大人自然是不会太差。

    苏家二小姐悄悄的对苏青芷使一下眼色,她们姐妹一前一后悄悄的出了房,苏家三小姐在后面瞧见这两人的举止,只觉得这两人太过没有出息了。

    苏家三小姐如今面上是喜气洋洋不已,她的亲事,这一次能够定下来,那边已经说了,明天就带官媒上门来,而且定亲的日子,就挑选在三天之后。

    至于成亲的日子,则是等她满了十五岁之后,两家会挑选一个吉日。

    当然这是苏家这边的意思,苏家三老爷在苏家三夫人和苏家三小姐面前说:“亲家老爷说,这一次最好把成亲的吉日也定下来,一事不烦二主,顺顺利利最为吉。”

    苏家三小姐经过一次退亲之后,她的心里也想着就这么一次,把事情全定下来。

    苏家三老爷夫妻自然是这个意思,两人瞧着未来女婿是各种的满意,婚期都定下来之后,就用不着一定要等到苏家三小姐满十六,只要过了十五,那就是吃十六的饭。

    苏青芷跟着苏家二小姐出了房门,她自然知道谁在她们身后盯着不放松。

    苏家二小姐出了门之后,她低声抱怨说:“小九,你要接受我的教训,可不是谁都能亲亲热热的当成嫡亲的姐妹相待,有些姐妹在后面插刀,那种软刀子比硬刀子更加痛。”

    苏青芷微微一笑瞧向她,苏家二小姐暗示她好几次,让她不要深信苏家八小姐,她只差没有明言,苏家八小姐就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

    苏青芷瞧着她,见到她一定要给她一个明确的应承下来,她笑了起来说:“二姐,我这一天事情多,可没有那么多闲功夫应付心眼多的人。”

    苏丰道如今执意要把她打造成一个有品味的女子,他如今在练习古筝,他说等到他上手之后,便会来教导苏青芷弹奏。

    相对于古琴来说,苏青芷更加欢喜古筝的轻快明亮,她立时欢喜的点头。

    苏家二小姐则很是不以为然的跟苏青芷说:“小九,琴,你弹来弹去,都只有那么几首能上得了台面。这古筝没有那般的易学,你不会是想着只要学会几曲,又了事吧?”

    苏青芷瞧着她讪讪然的笑了起来,这人要是亲近起来,果然有些秘密隐瞒不了人。

    苏青芷喜欢看苏丰道弹古筝,而那个琴呢,按苏丰道的意思,等到苏青芷练习得差不多的时候,苏丰君有自已的院子,那琴就送与他去。

    这种物件通常是花银子的,唐氏待长子好,也是瞧着苏丰道很会为下面弟妹着想。

    再说这种琴传到苏丰道这里已经是二手,在这之前,一直是苏青葙在用。

    古筝则是完全上新的物件,唐氏首肯之后,由唐家大表哥带着苏丰道亲自去请行家挑选的最适合初学者用的古筝。

    唐氏问明白苏丰道的心意,知道他目前只是想跟夫子把古筝学习得上了道,至于精通什么的,他是没有那个时间消耗在里面。

    苏镇磊私下里跟唐氏嘀咕好几句话,却被唐氏挤着出了一些银子出来,给苏丰道购买古筝谱子用。

    有关苏镇磊的两个妾室和三个庶女在之前闹过一场之后,现在再一次安分下来。

    唐氏自然知道前不久苏镇磊特意赶去城外见到那几人,他回来之后,又去寻了苏家老夫人说话。

    只是苏家老夫人要他做出选择,要嫡妻和嫡子女,还是要妾室和庶女。

    苏镇磊立时醒过神来,他现在只要把人再一次接回来,唐氏再也不会如从前那样,她跟他说得明白,在家里面,她不会再顾及他的面子。

    何况苏镇磊在她娘家人的面前,也不曾真正的顾及过她的面子。

    苏家老夫人说得明白,在城外,至少她还能帮着照应一二,将来三个庶女的亲事,也能平顺下来。

    苏丰道的出色有主见,苏镇磊有时瞧着他,只觉得唐家人把他教导得太好。

    苏丰君如今年纪大了一些,苏镇磊瞧得明白,这个儿子只怕要做什么事,那是比长兄要手黑的人。

    苏丰君年纪小小,就能照顾得妥当弟妹们,他还转着弯让唐氏打发掉一个苏青荨身边一个不安分的大丫头。

    这一方面,苏丰道年纪小小的时候,可是做不到。那时节,有苏青葙护着他,他也没有出手的地方。

    苏镇磊瞧着瞧着两个儿子的份上,他也不想和唐氏从面上绝裂,还不如现在这样的日子,唐氏瞧着他各种不顺心,却还是不得不容一容他。

    苏镇磊的眉眼一动,苏家老夫人便明白他的心思。

    她叹气说:“磊儿,你想两全其美,可是这个世上,那可能有那样完美的大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