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零六章聪明人
    苏家二小姐悄悄跟苏家二夫人打听说:“母亲,大姐夫家的祖父身体不太好,如果万一的话,那大姐姐岂不是又要守孝?”

    苏家二夫人怒眼瞪着她说:“你这不懂事的孩子,这样的话,你想都不必想。”

    苏家二小姐只觉得她的母亲爱装样,明明话题是她提起来,如今她又盼着她做什么都不懂的人。

    苏家二小姐在主院这些日子,她还是有所长进,她面上装出温顺的神情,心里想着要去跟苏青芷打听一二。

    苏家二小姐在苏家老夫人面前提过,她想和苏青芷一块去上瞧一瞧苏青葙。

    因为习俗的原故,在守孝的日子,出嫁的女子通常是不许来娘家走动。

    但是娘家人可以去她夫家探望她,苏丰道和苏青芷已经去过粱家两次。

    苏家二小姐悄悄跟苏青芷打听过消息,听说苏青葙夫妻现在的面色,已经比从前好了许多,两人走路也不是那种飘路。

    苏家二小姐再想打听多一些事情,苏青芷以一脸不知的神情望着她。

    苏家二小姐太知道苏青芷的品性,这人是特别无好奇心特别无趣的性子。

    苏家二小姐又不敢跟苏丰道去打听什么,她觉得这个堂弟随着年纪增长,那身上就有一种让人心里敬畏气质。

    只有苏青芷如同无感的人一样,还是照旧在他面前撒娇。

    至于苏家二小姐为何会看到这对兄妹私下相处情形,她只能说是意外,她也想象不到无趣的苏青芷,在她兄长的面前,还有那般灵动的一面。

    然而后来不管她如何的逗弄苏青芷,她在她的面前就是一本正经的神色。

    时日长了,苏家二小姐也懒得继续逗下去,再说苏家二夫人也警告她,别总是这般的待苏青芷,不管如何,那可是她父亲的嫡亲侄女,她父亲的心里面还是念着她几分。

    苏家二小姐听着苏家二夫人的话,她诧异过后,问:“父亲心里念着小九这个侄女,他为何不劝一劝大伯要待小九好?”

    苏家二夫人直接伸手拍打这个不省心的女儿,说:“你怎么知道你父亲没有劝过你大伯,只是你大伯那个人认定的事情,是轻易不会改变想法。

    当年,他、、、、、、、。”苏家二夫人突然不想跟苏家二小姐讲长房当年的事情,如果没有当年的事情,她那时节心里不曾动过贪心,或许,她们现在妯娌还能当知己般相处。

    苏家二小姐对长房当年的事情,她也没有心思听,她只是很有些不屑的跟苏家二夫人说:“我觉得大伯的眼光不好,大伯母的容貌生得好,至少比那三个姨娘生得美。”

    苏家二小姐的心思,很快的转向别的方向,她问苏家二夫人说:“母亲,祖母说,女子还是要学习庶务打理,让我悄悄跟着她学,你说这样能行吗?”

    苏家二夫人满脸欢喜神情瞧着她,连连点头说:“你这是真正的入了你祖母的眼里,你用心跟你祖母,只要学会五成的本事,你都会受用无数。”

    苏家二夫人的心里面一直认为,唐氏为何能把持着苏家的管家权利,除去她的长媳妇身份外,就是她打理庶务上面很有一套。

    苏家的产业,经过她的打理之后,那店铺的生意维持得很好,城外的田地,听说让人看管得很好。

    苏家二夫人心里面自然明白,苏家大部分的产业,将来都是苏家长房的产业。

    然而如今家里有,有丰厚的有余的,长房夫妻都不是小气的性子,将来分家的时候,想来也能宽松一二。

    苏家二老爷悄悄跟她提了提,经过粱家分家的事情,苏家老大人也动了这个心思,如今老人家正让他们兄弟先寻一寻住处。

    苏家二夫人心动不已,她不想一辈子处在唐氏的下面,有机会当家理事,她也想证明她不会比唐氏差。

    两人提完正事之后,苏家二老爷皱眉跟苏家二夫人说:“那边传来的意思,既然葙儿和小三儿都能在十五过后成亲,我们家这一个应该也不会计较月份。”

    苏家二夫人愣了愣,她想一想,把苏家二小姐平时与她说的话,跟苏家二老爷说一说,很有些感叹的说:“她还是一个傻女子,嫁进那样的人家,她如何与嫡庶两个婆婆相处得恰当?”

    苏家二老爷叹息起来,这门亲事起心与他的惜才,事实也证明,他的眼光不错,只是他的女儿的心性,如今还是经不住事。

    苏家二老爷想一想说:“葙儿是嫁了,要不然,让葙儿带一带她,也许能拧过一些她的性子。”

    苏家二夫人想一想说:“她现在跟小九处得好,我觉得小九性子是闷了一些,却不是坏心眼的人。”

    苏家二老爷顿时眼睛明亮起来,他笑着拍一拍巴掌说:“她跟小九处得好,这眼光不错啊。

    小九几时是性子闷的人?那是一个能出手时候,绝对不手软的性子。

    小二要能有几分小九的性子,她嫁后,我们也用不着这般操心。”

    苏家二夫人只觉得苏家二老爷是心里有这个侄女,才能总是看到她身上的亮眼之处,明明那样一个闷葫芦性子的人,他也能说出几分精彩出来。

    苏家二老爷瞧着苏家二夫人的神色,自从他长兄识人不清之后,这个家里的女人们,对他们兄弟看人的眼光,总是持有三分怀疑。

    特别是又经过苏家三老爷挑选过那样的一个女婿人选,如今女人们越发觉得苏家男人眼光不太好,只怕是一脉相传。

    如苏家老大人直到现在才发现苏家老夫人的好,从前他可是一门心思全用在妾室的身上。

    苏家二老爷懒得跟苏家二夫人多说,她就是有几分心思就上脸的人,要不然,当年也不会被唐氏瞧着她心里的打算。

    结果是事还不曾开始,已经让人记上她的不好。这也幸好唐氏为人大气,虽说与她不再往来亲近,可是从来不曾跟她真正去计较什么。

    苏家二老爷当年是劝过苏家二夫人,只是她面上是听了劝,那心思却不曾隐瞒得过聪明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