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一十五章 良人
    苏青芷一再见识苏家三小姐的厚脸皮之后,她跟苏家二小姐感叹的说:“二姐,你别的不用跟三姐学,你就是学,只怕也学不象。

    只有一样,你要跟三姐学一学,那就是她的厚脸皮,还有她不管做什么事情,哪怕明知别人不欢喜,她能装出不知情的模样。”

    苏青芷是真心觉得苏家三小姐这般的性子,哪怕她嫁得远,她在夫家也不会过得差。

    苏家二小姐的脸皮相对是薄了一些,有时候,她是真的反应迟钝,没有感觉到别人的不悦。

    苏家二小姐一旦知道别人不悦之后,她不管如何都不会再去挨着别人,哪怕是有事要求人,她宁愿转一个弯去成事。

    苏青芷跟苏家二小姐说这样话的时候,她没有想着避开苏家老夫人。

    她的心里面明白着,将来她的亲事,她如果实在不乐意,在苏家能求助的人,只有苏家老夫人一人。

    她希望能让苏家老夫人感受到她的心意诚意,而不是让老夫人觉得她有小心眼儿。

    苏家老夫人在一旁听后,她一脸欣慰神情瞧着苏青芷说:“芷儿,你在你的父亲和母亲也应该学着厚脸皮去亲近他们。”

    苏青芷红着脸瞧着苏家老夫人笑着说:“祖母,我心里敬着父亲和母亲。”

    苏青芷何偿没有试过厚脸皮的亲近苏镇磊和唐氏两人,只是那两人对她的反应,最终让她失望不已。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也不忍再劝下去。

    苏镇磊近些日子做的事情,他以为是避开了人,可是到底是隐瞒不了人。

    唐氏不明着反对什么,可是已经来跟苏家老夫人商量着把那妾室和庶女住过的院子收拾出来,给家里已经大了侄子居住。

    苏家老夫人自然是装作不知情的样子,笑着赞同了唐氏的话,还夸奖她心底大公无私,一心为了家里的孩子们着想。

    苏家老夫人对长子长媳妇的之间事情,只要两人能在一处将就下去,她就不会再多话。

    苏家二小姐知道苏青芷是一番好意,她笑着跟苏青芷说:“我们两人一块练习如何会加厚脸皮如何?”

    苏青芷笑着捂嘴笑着摇头说:“二姐,我不用再学了,我的脸皮已经比较厚了。”

    苏镇磊明言是不喜欢她出现在他的面前,苏青芷装作不知情一样,照旧在东园里进进出出。

    苏家二小姐瞧着苏青芷的神色,她突然之间明白有些话不能问得再清楚了。

    苏家二小姐瞧一瞧苏家老夫人的神色,她笑着说:“小九,再过几年,你嫁后,你好好的过日子。”

    苏青芷笑着肯定的点头,她一点都不脸红的跟苏家二小姐表白说:“只要那人是良人,我一定会好好的过日子。

    如果那人不是良人,我也没有什么舍不得的事。那时候,我应该也能过好自己的日子。”

    苏家老夫人听苏青芷的话,她听出这个小小女子话里绝然的决定。

    苏家老夫人的心里一阵悲凉,唐氏当年在夫家日子不顺心的时候,她还能想着依靠娘家人,而自己的这个孙女,明显是不曾想过娘家人的可靠。

    苏家老夫人瞧得出来苏青芷面上是没有任何委屈的神情,她仿佛只是坦然的接受了现实。

    苏家老夫人第一次心里对长子夫妻生起抱怨的心情,只是如苏家老大人所言,儿大不由娘,她早就管不了长子夫妻的事情。

    苏家老夫人轻叹一声说:“小九,你一定会嫁得良人。”

    苏青芷笑嘻嘻的笑着苏家老夫人说:“祖母借你的吉言,我一定能嫁得好。至于良人什么的,嘻嘻,别人待我好,我就待别人好。别人待我不好,我正好可以舒服过日子。”

    苏家老夫人瞧着她一会风一会雨的的样子,她转而就笑了起来,觉得她是想得太多,这个年纪的小女孩子,那可能会有那种绝然的心思。

    苏青芷只是随意那么一说,她经事这么多年的人,竟然是心软了下来。

    果然人的年纪越老,心肠越发的软了起来。

    她在心里轻叹一声,笑瞧着苏青芷的眼光越发的温和起来,这样的一个小女子,很是懂得为人着想。

    苏青芷可不知道就这样的一个来回,已经让苏家老夫人想了那么多的事情。

    苏家二小姐待苏青芷越发的亲近起来,而苏家二夫人从来不避讳让苏家二小姐多知道一些家事。

    自然苏镇磊在外又与妾室和庶女来往起来的事情,苏家二夫人悄悄跟苏家二小姐说了说。

    苏家二小姐悄悄与苏青芷提了提,她颇有些不解的说:“大伯要是实在舍不得妾室和庶女,他只要跟祖母和大伯母表明出来,祖母和大伯母一定会依着他行事。”

    苏青芷和苏家二小姐亲近起来,也知道她不是一个乱说话的人,她想一想笑着说:“二姐,我跟你讲一个故事吧。”

    她随口跟苏家二小姐说了一个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故事。

    当然她言明是茶楼里听书的时候,听旁边人说闲话时候听来的事情。

    苏家二小姐仔细的想过之后,她觉得极是这样的一回事,她一脸肯定的神色说:“小九,我觉得大伯大约是享受这种妾不如偷的生活。”

    苏青芷努力装出一副严肃的神情,她一脸正色跟苏家二小姐说:“二姐,我家父亲不是那样的人。”

    “装,你在我面前还装成这般模样,你要不是认同我的说法,你也不会讲那样的故事给我听。”

    苏青芷自然是否认苏家二小姐的肯定话,她一脸委屈神色说:“以后,我在外面听了什么有趣的故事,我都不敢说给二姐听,你太会联想了。”

    苏家二小姐瞧着苏青芷的神色,想一想,也觉得子不言父之过,苏青芷大约是随意想起了一个听来的故事,然后顺便讲给她听。

    苏家二小姐最终相信苏青芷的说法,她还是提醒苏青芷说:“小九,在这样的时候,你可千万别再给旁人说听来的那事情。”

    苏青芷轻舒一口气,她连忙点头不已,下一次,她会更加的小心谨慎行事。

    茶楼里听来的事情,自然是有这样的一回事,只是距离现在较远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