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忍
    苏家二小姐在一旁冲着苏青芷轻轻‘哼’了几声,苏青芷当做没有听见一般的跟苏家老夫人继续讨论下去。

    苏家老夫人经验老到,提议苏青芷给苏丰道做书生袍子,这样一来,她会做这样袍子,别的衣样,则是一通则百通。

    有苏家老夫人和老妇人在一旁瞧着,苏青芷的胆子大了,她在布料上画线,抬眼瞧一瞧她们的神色,直接大着胆子动了剪刀。

    苏家二小姐有心想劝阻一下,却见苏家老夫人和那位老妇人都是一脸不反对的神情,她只能屏气凝神的在一旁瞧着。

    苏青芷初时是有些底气不足,然而动手之后,她渐渐的手上动作顺畅起来,一件袍子剪裁下来之后,她轻舒一口气。

    苏家老夫人的眼光触及到老妇人那一处,见到她轻点头之后,苏家老夫人笑着跟苏青芷说:“初步瞧着还成事,你在这里做,我们在一旁会时不时的看一看。”

    苏青芷笑着点头,她瞧着苏家二小姐闲散的样子,笑着提议说:“二姐姐,你也亲手给二叔做一件衣裳吧。”

    苏家二小姐的亲事,虽说不是十全十美,到底苏家二老爷还是把他认为最好的人,定下来给了女儿。

    苏家二小姐心里明事,所以不管苏家三小姐如何在她面前说,她一个嫡嫡女嫁给庶子,面上是高嫁,实际是低嫁之类的话,她的心气都是满满的幸福感。

    苏家二夫人私下里跟她提过,那一位家中嫡母给安排了通房人选,却让他直接拒接,而且院子里如今也不用丫头们服侍,换成了中年妇人服侍日常起居。

    苏家三小姐的那一位则不同,在家里只怕是已经有了通房。将来苏家三小姐嫁过去之后,有好些年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这些事情,都是苏家二老爷打听的仔细说给苏家二夫人听,而苏家二小姐则没有如苏家二夫人那样认为,苏家三小姐会在意夫婿身边已经有亲近人的事实。

    相对苏家三小姐来说,握在手里的全是好的,能夺回来的也是好的,至于别人的真心与否,她大约是用不着。

    苏家二小姐是真正在意过苏家三小姐的人,她瞧得清楚的事实,如今已经懂得不说出口来。

    苏家二小姐经苏青芷提醒之后,起身立时要去二房寻苏家二夫人拿布料,给苏家老夫人阻止了。

    她吩咐人去拿了两块布料出来,一块色彩沉稳的布料递给苏家二小姐,另一块色彩清淡的布料递给苏青芷。

    她笑着说:“给你们练手用,世间万事万物,都怕一个字‘勤’。不怕做不好,只怕你们不肯用心做事。”

    苏家二小姐和苏青芷恭敬的起身接受了苏家老夫人的教导,苏青芷瞧一瞧布料的色彩,恰巧适合给苏丰道用。

    苏家二小姐在针线活上面还是有天分,她比苏青芷早完成衣裳。

    苏家二老爷穿着女儿做的衣裳,很是在兄弟们面前张扬了一回。

    苏镇磊知道苏青芷在男子衣裳,等到苏丰道穿着苏青芷做的衣裳时候,他想着苏青芷起手在做的第二件衣裳。

    等到苏丰道再一次穿着新衣裳的时候,他方记起来,苏青芷从来不知道他衣裳的尺寸。

    苏家三小姐闻风而动的给苏家三老爷做了衣裳,苏家小姐们一个个纷纷动手给父亲做衣裳。

    苏青芷听苏家二小姐说了之后,她笑着说:“二姐姐,你开了先河,也应该给你母亲做一件衣裳。”

    苏青芷这时候和她一块为苏家老夫人做过年时的衣裳,衣样繁复,处处需要小心翼翼。

    苏家二小姐听她的话,笑了起来说:“我同我母亲说了,等到我和你完成祖母的衣裳之后,我再仔细的为她做一件衣裳。”

    苏青芷笑瞧着她,再低声说:“那你再悄悄的给我那二姐夫做一件衣裳吧。”

    苏家二小姐的脸红了起来,她其实悄悄的在给那人做衣裳。

    苏家二小姐的神色,让苏青芷停下缝制来,她望着她笑了起来:“二姐姐,歇着时候,是在为二姐夫做衣裳?”

    苏家二小姐轻叹一声说:“我上次见到他,面上的衣裳还能见人,内里穿的衣裳,却显出旧色。”

    苏青芷沉默下来,她越来越瞧不明白身边的妇人们。

    她们大多数的人,年纪越大,仿佛越不太在意身边人有无妾室和庶生子女,反而乐意慈爱待着庶生子女。

    如苏家老夫人这一种也只是待庶女冷淡,她待庶子瞧上去还算公正。

    当然一方面苏家老夫人对苏家老大人是少了那份男女情意,另一方面,一个家里,男儿越多显得越发兴旺

    苏青芷一直觉得唐氏对妾室和庶女的视若无睹是正常反应,然而苏家暗地里有声音,则说她还不够贤良。

    苏家三小姐出嫁的事情,在苏家也算是大事。苏丰道以功课重,直接拒绝了做送亲人。

    苏家三小姐知道之后,又砸了一房不值钱的物件。

    苏家三夫人听说之后,她赶去见苏家三小姐,她有些生气的跟她说:“小三儿,虽说东西不在值钱,可也经不起你一次又一次添置。”

    苏家三小姐气极吼道:“母亲,明明你和父亲跟我说,要我多忍下小九,道弟会答应给我去做送亲人。”

    苏家三夫人听她的话之后,她心里伤心着,然而还是给气得笑了起来,说:“小三儿,你出嫁是事大,可是道儿的前途,与之相比,家里人自然是重视他的前程。

    再说,你私下里如何待小九儿,你以为你能隐瞒得了道儿那个精明人?”

    苏家三小姐伸手去想要捞东西,结果捞到一片空,她伸手能触及的东西,都给她砸得干净。

    “苏家小九是小人,竟然在外面乱说话,她一心想要败坏我的名声,对她有什么好处?”

    苏家三夫人失望的瞧着她轻摇头说:“小三儿,小九儿那样的性格,是不会在外面提及家里的事情。

    你在家里做下的事情,家里有这么多双的眼睛,那用得着她去跟人仔细说。”

    苏家三夫人面对苏家三小姐是失望,她想起她去唐氏面前,想要她帮着去苏丰道面前说一说话的时候,唐氏轻淡的几句大实话出口之后,她的脸是羞愧得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好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