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二十五章 释然
    冬风吹拂得人脸红,唐家表兄弟们欢喜来接苏青芷去唐家小住。

    在马车上,他们提及家里人对苏青芷的安排,各房都抢着让苏青芷去住,最后唐家老夫人拍板下来,苏青芷跟她和唐家老大人住一院。

    苏青芷听着表兄弟们的话,见到他们还是不放弃的劝说她,她笑靥如花的瞧着他们。

    “我和外祖父外祖母住在一处,你们空时,我还是能跟你们一块出去听说书。”

    唐家表兄弟们皱紧眉头,唐家老大人夫妻可不是那般好忽悠的人,只怕日后他们每一次要出门,都要细细的报备行程。

    苏青芷瞧着苦瓜脸一样的表兄弟,她笑了起来,她的心里面,唐家老大人夫妻慈爱好说话。

    唐家老大人自从退下来之后,他其实与从前在朝中为官时还是一样的作息。

    只是把上朝的时辰,改成入书房的时辰。

    然后唐家老大人亲手接手过管教辈的责任,当然苏丰道也给他顺手接管过去。

    苏家老大人是乐见到唐家老大人接手管教孙儿的责任,他这一天到晚喜在外面流连忘返。

    苏家老大人的老友们,如今大部分闲置下来,他们重拾少年时的交情,相对那时节的纨绔,如今他们也不过是以老顽童姿态的活给家中人看。

    唐家老大人不觉得苏家老大人这样的生活方式有什么不好,只是他是喜欢清净生活的人。

    苏家老大人曾经表示过,想把另外几房有出息的孙儿也送来让唐家老大人瞧一瞧。

    唐家老大人不客气的拒绝,他直言:“我只指正我嫡亲外孙们,旁的人,旁家的事情,我是不会理会。”

    苏家老大人听后,对此也没有什么失望的地方,如他这样的人,当年也能发奋为官。

    他的孙儿们有出息的人,自然会寻找一条合适的人生大道去走。

    苏家老大人一直觉得亲家唐家老大人实在是一个放不下的人,如今就是退下来在家里,他还要自寻麻烦去惹一堆事上身。

    苏丰道给唐家老大人教导过一次之后,就知道原来唐家老大人只会对孙女辈亲善,他对孙子辈一向是严厉要求指正。

    唐家表兄弟们和苏丰道都不会跟苏青芷说明一番,而苏青芷感受的最浓是唐家老大人待她的祖孙之情。

    苏青芷认为唐家老大人实在是一个有大爱的人,他的心里面能够容纳得了所有的儿孙们,从来不会厚薄任何人。

    苏青芷的心里是欢喜着能陪着唐家老大人夫妻生活一些日子,随着年纪的增长,她的心里不安感越发的强烈起来。

    她担心自己将来护不周全身边人,也担心她将来无路可走的时候,她要自立的时候,方发现她的骨头早软了,已经立不住在这个人世里的生存。

    这样的担心,她无人可以倾诉一二。

    苏青芷面上有着放松的笑容,唐家表兄弟瞧着她的神情,只觉得生为男儿,其实也有不好的地方,至少在祖父祖母的面前,都不如家中的姐妹们来讨喜。

    苏青芷住进唐家老大人夫妻主卧侧边的院子,仿佛自从住进这个院子之后,苏青芷所有的不安,都能放下来。

    唐家老大人夫妻笑着迎外孙女来小住,瞧着她面上愁容消退许多,两位老人家的心稍稍定下来。

    唐家老大人叹息着跟唐家老夫人说:“芷儿的心思太重,遇见难题,只怕她不会轻易寻人帮助,而会慢慢的去解开它。

    她在家的日子,你多和她说说话。说到底,我们有些对不住这个孩子。

    玉儿现在的心结是开了,可是母女之情也只能这样。“

    唐家老夫人却没有唐家老大人这么多的想法,她笑着说:“芷儿一向心胸宽广,由着她去和表兄弟在一处玩耍吧。

    谁在年少的时候,心里对未知的事物,都会有许多的纠结。她正是少女初识愁的时期,过了这个时期,她就会大气的活着。”

    唐家老夫人记起她少年时期,也是各种各样的小心思。

    等到成亲过日子的时候,她一日日忙碌起来,那还会有那些小心思小想法。

    唐家老大人想一想点头说:“是啊,年少的时候,她多吃一些苦。或许她将来成亲之后,遇事心不慌,慢慢就能把日子过了起来。”

    苏青芷早晚和唐家表兄弟们一起给唐家老大人夫妻请安,白日里,也跟着表兄弟们去书房里听从唐家老大人教导。

    唐家老大人教导儿孙方面,那是比苏家老大人花费心力许多,他是针对孙儿们不同性子来教导人。

    唐家老大人安排苏青芷看一些偏向史书类的杂书,书内里的内容对人情世故说得最多,而史实里也是借着讲故事娓娓道来。

    苏青芷瞧着那些故事,她总觉得唐家老大人不会让她看不靠谱的杂书。

    只怕这些书里的内容,还是有八九成的真实。

    苏青芷壮着胆子问了问唐家老大人,他笑着摸一摸胡子说:“历史是由人记传下来的,是与不是,你要学着自问之后,学习前人的经验,然后放下内里的纠结不解。

    只是不管前事如何,你要记得你活在当下,你现在活得心安理得,将来活得心安理得,就是我们长辈对你的期盼。”

    苏青芷有一种顿悟的感受,她何必担忧未来之事,将来纵然会过得不好,世间这么多女子都是如此的淌过人生之路,她一样也能自在的走过去。

    苏青芷眉眼的开怀,让唐家老大人心安不已,他过后跟唐家老夫人说:“芷儿是一个有福气的孩子,她比玉儿的心胸要宽广许多,她不会轻易给自己设陷井。

    玉儿啊,这孩子一辈子都一心想要争一个黑白分明,这世间那有这么多的黑白分明,她如今这样的过日子,我这心里面也是难受,她才多大的年纪,就释然放下。”

    唐家老夫人则已经想得明白,她觉得唐氏如今这样的过日子,也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苏镇磊既然这般的扶不起来,唐氏也不必在他的身上继续浪费下去。

    有儿有女,唐氏看开之后,她一样能把日子过得舒服起来。

    男女之情,遇见难得对的人,那是重要的事情。如果遇见不对路的人,早些放下,早些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