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二十八章 观看
    苏青芷在主院里,她还是见过几次苏家三小姐,两人互视之时,苏家三小姐眼神如同锐利的刀片,只是苏青芷眼神清淡无波一触则轻淡闪开。

    苏家三夫人警告的瞧向苏家三小姐,她的眼色不快的瞧向苏青芷,却见到苏青芷一脸微微轻拂无波的神色。

    苏家三夫人在心里暗自着急起来,她眼见着苏家三小姐的气盛不已,她有心压抑她。

    只是苏家三老爷跟她说:“小三儿是要远嫁的人,她在夫家,只有她一人,她要是气弱了,在夫家只怕是要低头过日子。

    以小三儿的性子,只怕是过上几年那种忍气吞声的日子,那命数也到头了。

    就由着她去吧,如果小三儿的夫婿待她好,自然夫妻总会寻到合适的相处方式。”

    苏家三夫人听了苏家三老爷的话,她现在其实已经心慌不已,苏家三小姐的性子已经定了下来,她愿意张扬的活着,对她就是一种幸福。

    过上几天,苏丰道放假的日子,他们兄妹两人又随着唐家表兄弟们去茶楼听说书。

    苏青芷在茶楼的包厢里面,悄悄的跟表兄弟们打听着,舅母们进行的事情。

    他们一个个笑瞧着苏青芷,无一人确切给她答案,反而还直言跟她说:“先前,我们问你,你笑而不答。

    那么如今,你就等着听好消息吧。”苏青芷把他们瞅来瞅去,然后不屑的跟他们说:“你们都没有男人宽厚的胸腔,还跟我计较那些小事情。”

    唐家表兄弟瞅着她的反应只是笑,然后跟她说:“今天说书的先生,听说讲的书,很得你们小女子喜爱。”

    苏青芷一脸的恶俗神情瞧着他们,说:“我记得上上一次,你们说那位说书先生讲的内容,很适合我来听一听。”

    苏青芷边说边嫌弃起来,说:“那种小白兔的人,只怕我再活一世,也做不到自己饿得要死的时候,还把手里的吃食让给不相干的人。

    结果别人活得长长久久,还要经过旁人的提醒,才记得隐约多年前是还有过那么一回事。”

    苏丰道听苏青芷的话,他笑了起来,那样善心肠的人,还是由给别人去做。

    他只愿意姐妹们能活得长长久久,而不是为了不相干的人付出所有。

    唐家表兄弟们抚着额头叹息起来,说:“你怎么就听了这么一小节,就心存了偏见?”

    苏青芷瞪眼瞧着他们说:“你们难道愿意我把那些劝告听进去,将来做一个早早夭折的人?”

    “呸,休得胡说。你这样的人,只怕乌龟都活不过你。”

    “是啊,你又不喜欢管闲事,一心一意只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瞧上去,就是能够活得长长久久的人。”

    苏青芷听着他们的话,笑得脸上开满了鲜花。

    苏丰道瞧着表兄弟们的神情,他在一旁笑了起来,说:“下一次,那样的说书,你们就不必知会芷儿,反正她听了,也等同没有听一样的不会放在心上。”

    唐家表兄弟们瞧着男装的苏青芷,她如今扮起男子来,如果不是面相上面还瞧得出几分女气来,就举止来,她就象一个知礼节的小书生。

    唐家表兄弟们带苏青芷出来听说书,家里的长辈们表现出来的意思,让他们瞧着也是纠结不已。

    唐家老大人那般古板的人,对苏青芷男装打扮与他们出行,都从来不曾过问一声,他如同不知情一样的对待他们。

    然而唐家表兄弟们清楚的知道,唐家老大人夫妻是知情人,他们这样的态度,让他们一次又一次有机会就接苏丰道和苏青芷出来的游玩。

    很多的时候,他们也会忘记苏青芷的女子身份,实在是她的年纪不大,正是雌雄难辩的年纪。

    唐家表兄弟和苏丰道兄妹在包厢里吃着食物,慢慢的等着说书先生时间到。

    隔壁包厢里进人的动静,惹得他们一个个轻轻皱了眉头,那声音,那动静,只怕邻居们实在是太过喜欢热闹的人。

    林望舒跟着伙伴们来听说书,他闲闲的坐在窗子边,轻轻的舒一口气,这几个月可是把他憋闷坏了。

    林望舒那一脸舒服的神情,惹笑了同伴们,一个个笑话他说:“早跟你说了,你啊,在要参考前,用功那么几天,装装样子给家里人看就行了,你偏偏不信邪,要装上这么几个月。”

    大家提及起来,心里对林望舒是有几分气愤,因为他的突如其来的转折表现,害得他们一个个在家里受折磨着要学着他关门读书。

    林望舒瞧着他们一个个的苦瓜脸,他笑了起来,说:“关门读书,又没有什么坏处。你们先前不是说家里的长辈们,想着要你们收心回来读书,一个个催你们早早的定下亲事。

    这几个月,你们借口要读书,是不是没有人催你们先把亲事定下来啊?

    我跟家里人说好了,这几年,我用心读书,至于亲事什么的,暂时就不考虑,免得误了我的前程大事。”

    一群人大笑了起来,一个个冲着林望舒扑了过去,一个个说:“你太不够意思,这时候,你跟我们来说这种好方法,你要是早说一些日子,我们不用躲长辈们这般的辛苦。”

    那些扑来扑去的动静,让邻居的唐家人和苏丰道兄妹都轻轻皱眉,遇见恶邻能如何?

    只能传唤店小二来说话,却见他一样是苦着一张脸,低声商量着说:“那群少爷们,每一次只闹一会就安静下来。

    如果我们去劝说,只怕他们会故意多闹那么一会,到时候,闹得大家听说书都困难。”

    唐家表兄冲着店小二挥手示意退下去,他笑着说:“这样的地方,本来就是欢乐的地方。

    我们上一次被人借事弹劾家里长辈们,那是我们的运气不好。

    有他们在一旁闹着,我们这边闹一闹心,也不会那么打眼。”

    苏青芷听着隔壁那明显是在打架的动静,那样大的动静,难怪店小二不敢随便进去劝一劝。

    苏青芷伸手担心的摸一摸墙,感觉到木板的厚实度,她稍稍的安心下来,至少破墙而过的事情,她大约是不会有这种幸运,可以现场观看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