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杂书
    隔壁一直在‘扑扑’的响不起停,然后就是年青男子们清爽的大笑声音,听上去,是一群人在玩闹不休。

    唐家表兄弟们这时候也不知低声说了什么话,大家凑在一处大笑了起来。

    苏丰道一脸窘意瞧着他们说:“小九还在这里,哥哥们玩笑要当心一点。”

    唐家表兄弟恍然醒过神来,年纪小的那一位,直接说:“表哥,你也太小看小九,她可是比我还要脸皮厚,我听这样的话,还会脸红,

    小九那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模样。”苏青芷听他的话,面色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神情,她直言说:“那些杂书里面,那些书生写得要露骨许多。

    哥哥们和弟弟们说得太过含糊,只能哄一哄从来不看杂书和不听外面消息的人。”

    苏青芷说完这番话,她顿时就悔了,苏丰道皱眉头瞧着她。

    苏青芷连忙跟他解释说:“哥哥,我不会看那些杂书,我只是听别人说了说。听说很是没趣,看了会伤眼,我就没有翻。”

    苏丰道还是皱眉头瞧着她,只是瞧着苏青芷面上是没有任何心虚的神色,他的心又定下来。

    苏青葙嫁了之后,他接手苏青芷的教导责任,他是希望教导出一个洒脱的女子出来,如同书本上所言,女子洒脱行事,心底无私,在夫家一样生活的好。

    他的心里对苏青芷是存在这样的幻想,他觉得大妹妹或许能走上那样的一条人生路。

    苏青芷是不知道苏丰道对她未来的计划,她只是不忍心让他失望。

    唐家表兄弟则不以为然,他们觉得女子在未成亲之前,多知道一些事情,其实是大有好处。

    只是他们还是提醒苏青芷在人前,绝对不能再让人知晓,她看了不好的杂书。

    苏青芷听他们人人说过一番之后,她心累得只能用手撑着额头,冲着他们表白说:“我是那个喜欢听外面消息的人。

    我不会看那些不好的杂书。还有能到我手里的杂书,都是经过哥哥和你们挑选过的杂书。”

    唐家表兄弟们和苏丰道回神过来,苏青芷举止一直稳重,从来不曾轻浮的向着人。

    当然有时候,他们是怀疑过这个妹妹不是天生的冷感,就是到现在还是目中无人。

    唐家表兄弟是家里有姐姐的人,自然知道女子到苏青芷这个年纪,早熟的人,是已经会在男子面前露出羞涩不已的一面。

    而苏青芷则仿佛是不同别的女子,她是轻易不脸红的人。

    唐家表兄弟们只要知道苏青芷不会背着他们乱看书,他们就会再追问下去。

    只有年纪不大的苏丰道一脸老夫子的神情,他只觉得教导责任深重。

    而隔壁此时安静下来,只有隐约的笑声传了出来。

    唐家表兄们已经吩咐上菜,等到饭菜上来之后,大家挤在一处用餐,也没有那种静默不语的用餐,反而会时不时点评几句菜色。

    苏青芷喜欢这种生活气氛,苏丰道则是习惯了这种生活方式。

    隔壁自然是叫人传了饭菜,听上去,还让人上了酒。

    苏丰道凑在苏青芷的身边,低声提醒她说:“在外面,不管男子和女子最好轻易不要饮酒。”

    苏青芷明白的点了点头,在茶楼里听说书的时候,有时会听到几句闲话,听的最多的都是谁家男子被人误了,家中添了一房美艳的妾室。

    当然那个误,在大多数男人的嘴里面,是值得羡慕的缘份。

    苏青芷听过之后,便明白男人的劣根性,不管在任何的年代都是差不多。

    隔壁的林望舒此时已经连饮三杯酒后,他推拒还要上酒的人,黑着脸说:“下一次,我还想要出来,可不能由着你们劝着再饮酒。”

    同伴们也不敢真的再劝下去,林望舒平时好说话,可是一旦违了心意,他可是比武人家出身的他们还要敢拼命。

    他们这些人,能混在一起这么多年,就是因为彼此义气相投。

    他们的父亲先前是不信文人,觉得文人家的孩子,跟文人一样的小毛病坏心思多,自家的孩子跟这样的人在一处,只怕是吃亏给人垫底的角色。

    只是后来听孩子们悄悄话之后,觉得林望舒大约是林家的意外,这个孩子生性爽快得不象出身文人家庭。

    特别是林望舒遇到机会,也会主动向他们请教健身之术之后,一个个瞧着他更加的顺眼。

    林望舒则是觉得林家的兄长们上了考场,为何最后会失利,那是因为他们一心只顾读书,身子弱了,脑子就跟不上的原因。

    林望舒也不喜欢跟自家亲近人家的孩子在一处玩耍,只觉得他们一个个性子磨磨蹭蹭的实在让人受不了,还不如有些女子行事痛快。

    林望舒在学堂里无意跟这群人结交之后,他慢慢喜欢这群人的直爽性情,有一说一,谁也不浪费谁的时间。

    而他也顺势跟他们学过几招之后,觉得非常的好用,至少躲闪功夫比从前来得厉害许多。

    林望舒的心里面是有一个侠义的梦,只是做梦也要现实里努力。

    林望舒瞧着同伴们的神色,他好奇的问他们:“有武举考试,你们有几人会去参加考试?”

    一群人全苦着一张脸瞧着他,就因为他在长辈们胡说一句话,家里的长辈如今全拿他们当成练手的人使用。

    林望舒给他们瞧得有些心虚起来,问:“你们不会无一人参加武举考试?”

    一群人全摇头起来,警告他说:“林家少爷请你别提这件事情,我们原本日子过得好好的,只待过上一年两年直接从军就行。

    就因为你的一句话,如今家里人,逼着我们读书,天天拉着我们过招。

    我们有些日子没有见,你就没有瞧清楚,我们一个个全瘦了吗?”

    林望舒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瞧着他们说:“我以为你们是长高了,所以身上全没有了肥肉。

    好啊,你们日子过得舒服自在,还能在家里过一过招,我可是天天给逼着关门读书的人。”

    林望舒其实不怕读书,反正他家里人对他的希望也只是考取举人,至于科考的事情,林家的人,认为他最多就是去做一个凑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