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三十章 自然生气
    林望舒现在是渐渐的有目标,他从读书这桩事情上面看到好处,他想着要能在家里自立说话,还是要用心读书。

    他上面有兄长,下面无弟妹,可是家里父母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

    林望舒不太想娶亲,他认为女人实在是太过麻烦,如同他的母亲,跟父亲起争执,或是心气不平,只会向着他们兄弟落泪,话都无法说得清楚明白。

    林望舒有时心里也是有想法,认为父亲不喜欢理会母亲,也是因为受不了母亲总是哭了又哭。

    林望舒从前也觉得女子骄矜一些可爱,可是他现在年纪大了,一天比一天受不了那无理取闹的女子。

    偏偏他所见到的女子,在人前,一个个知情达理的模样,背着人,一个个都带有几分任性,生生把他一腔少男的心思磨砂粗糙起来。

    林望舒出来玩,也是想躲着母亲在家里叨念着他的亲事。

    他只要想着母亲提的那些人家女子,他的头皮都觉得有些发麻起来。

    这些年,他也没有在外面白混,私下里可是听过那些人家女子的威名。

    听说有位孟姜女哭功厉得得可以哭倒一堵城墙,在林望舒的心里面,那几个女子的哭功也不差。

    听他们的兄弟提过,她们有心想要什么,一个劲的哭起来,能哭得天地都变色。

    林望舒自认年纪还不大,还不到为亲事发愁的年岁。

    男儿有本事,几时成亲都能寻到美貌贤良知心的女子。

    年青男子在一处,悄悄的互相打听起长辈们提过女子的家境及女子的品性。

    林望舒目瞪口呆的听着他们的悄悄话,他们仿佛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大人。

    结果再仔细的听下去,竟然没有听到一个好女子的消息,大家互相对视,眼里都是满满的失望神色。

    林望舒对他们的打听,很自然的实话实说,反正他知道他的同伴最终还是会听从父母的意见。

    林家的女子或许是骄矜了一些,在林望舒的心里面,因为她们教养得不错,还是比别家的女子知情达理。

    林望舒瞧见到他们眼里闪过的神色,他暗自笑了起来,说:“你们又不是不曾见过她们,谁是什么样子,我不信,你们的心里就这么快的忘事。”

    男子们一块笑了起来,一个个顺带委婉的介绍自家妹子,一个个透出来的意思,是希望借着姻亲的关系,将来还能继续亲近下去。

    林望舒在一旁笑不停,引得大家齐齐的笑了起来。

    其实大家的心里面都明白,各自把纵然把自家妹子夸成高岭上的花,也改变不了事实,她们只是平地上生长的一朵普通小花。

    茶楼的餐点好吃,茶也清清淡淡,正适合苏青芷的口味。

    苏青芷每次来茶楼里用餐,她都是冲着餐点而来,至于说书先先的说书,她只是捎带用了一耳朵听听而矣。

    这一日茶楼说书先生的说书,虽说换了新的内容,却更加让苏青芷听得想睡觉。

    讲的是一位烈女孝亲的故事,苏青芷听后只觉那个女子如是不是天生的圣母,那就是天生有些傻子。

    好好的一桩事,她把动静闹得那么大,她的母亲生病,她听人说,用孝顺女儿的心头血合用,她悄悄的给她的母亲,饮了她的心头血。

    她的母亲是病好了,她却因身子弱,接着生了一场病,以至于相看好的人家,识以为她体弱多病而另选她人。

    事后,她的母亲终于知道实情,只觉得感动不已。自然有更加好的人家,感动此女子的孝顺,积极主动上门为自家孩子上门求亲。

    故事很是老套,说书先生的口技优秀,感动无数的人,茶楼大多数的听客动容不已。

    唐家表兄弟们叹息之的,惋惜的说:“这个女子不错,听听就行,这真要娶回家,家里长辈只要生病,她就要动用心头血,只怕也活不了多长。”

    苏青芷在一旁轻轻的笑了起来,她笑着说:“幸好她那一次取血用的银针干净,取后,还能平安活下来。”

    苏丰道听苏青芷的话,只觉得她关注的重点不在此,他笑着说:“你不觉得她很是孝顺?”

    苏青芷轻摇头说:“我只觉得她太会作戏,大夫把她母亲治得差不多的时候,她来这么一出,所有的功劳都变成了她的。

    哥哥,日后,你千万别娶这类女子入家门,因为这样的女子实在是慈善的让人心惊不已。”

    苏丰道轻舒一口气,他笑着说:“好,那样的女子让人心惊,你哥哥这样的普通人,还是娶一个普通的女子为好。”

    唐家表兄弟也是一脸惊耸的神情点头,说:“那样纯美的女子,不是我们这等平凡男子能消受得起的。”

    苏青芷瞧着他们微微笑了起来,说:“我听说书先生的意思,世间男儿皆喜欢那类孝顺温柔的女子。”

    唐家表兄弟们笑了起来,说:“你瞧一瞧说书先生一把的年纪,他只是在这里说说而已,有这么一个女子出现,就他来娶,只怕他别人还要跑得快。”

    唐家这边是如此的动静,只是他们听着楼下的人,一个个激动的拥护声音,他们保持沉默。

    林望舒那边的动静,只是他们表现得更加惊怕不已,一个个想着那个女子活下来,只怕生育有问题,妇人血气不旺,身子不太好,不易生育。

    同伴们的话,让林望舒惊艳不已,他们一个个亲事不曾定下来,竟然能想到生育的大事情?

    林望舒的神色引起同伴们的误会,说:“林家舒少爷,你不会心里是喜欢这种的女人吧?”

    林望舒赶紧的摇头说:“太假了,一个弱女子哪会敢对自己动手取心头血,只有英雄一样的女子,才敢对自己下那样的狠手。

    我这样的男子,自认无那种大英雄气概,身边还是伴着普通女子,过一种普通的生活吧。”

    他的同伴们一个个不相信的眼神瞧着他,说:“你这样的心高眼高的人,会愿意娶普通女子为妻?”

    林望舒一脸惊讶的神情望着他们,他几时在他们的眼里,评价高得让他本人都不敢相信,他只不过跟他们说,想要寻一个自然生气的女子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