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三十一章
    茶楼两间包厢的门相继打开,两边人行了出去,愣愣之后,互相诧异的对望起来,都有一种孽缘的感觉。

    林望舒行在中间,正听着同伴凑在他的耳边约着下一次出行的事情。

    苏丰道和苏青芷兄妹走在最后面,兄妹两人笑着在说话。

    苏青芷笑靥如花的瞧着兄长,那小眼神里满满的佩服之情。

    苏丰道瞧着苏青芷的小眼神,他警告的跟她说:“你可不能松懈下来,学业如水上行舟,不进则退,你现在归我管,可不要给我丢面子。”

    苏青芷笑眯眯的瞧着他,说:“哥哥,你可是跟我说过,我弹熟几道琴曲能稍稍应付需要弹琴的场合之外,这方面,你对我没有别的更加高要求。”

    苏青芷跟着唐家夫人们赴宴,在公众的场合,她受人鼓动之下也不得不在大众下弹琴。

    她的心里面是打着鼓,只是上台之后,她如苏丰道所说一样,哪怕装样子,也不能让人看出她的心虚。

    她下台之后,悄悄的瞧一瞧唐家夫人们的神色,还是能瞧得出几分惊讶之的的的喜悦之情。

    当然她悄悄跟唐家夫人们说:“舅母,我只弹熟几首曲子,再多,只怕会出丑。”

    唐家夫人们是了然的松一口气,她们大约知道苏青芷的天份,所以见到她那般自信架式,心里面是觉得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意外。

    如今听说她只是空架子之后,反而一个个觉得跟苏青芷更加的亲近起来。

    苏丰道听说苏青芷在众人面前的丰功伟绩之后,他也有自豪的感觉。

    苏丰道想着还是要苏青芷再多练习几道琴曲,以免夜路走多的时候,遇见不怀好意的人。

    他把意思说给苏青芷听,经苏家三小姐的事情之后,苏青芷明白,这世上就是有些人,会天然的不喜欢,会主动来挑衅你。

    她顺着苏丰道的意思,只得重新练习起来。

    苏丰君听说之的,他主动让人把琴送回苏丰道之处。

    苏镇磊管不了东园之的,苏青芷与弟妹们再一次亲近起来。

    最小的弟弟如今刚刚有几颗小白牙露出来,那笑容无邪得让人心喜不已。

    唐氏是放心苏青芷照顾弟妹们,她如今待这个女儿的心情纠结不已。

    她明知她和苏镇磊事呢,其实说到底与苏青芷是无关系,只是她那时候走不出心里的结。

    现在她把结放下去,却发现她和这个女儿已经是无法再亲近起来。

    苏青芷在父母面前一向恭敬客气周全,瞧上去还行,只是唐氏从前欢喜这般相处方式,现在她心里却有些不太好受。

    苏青芷是她的女儿,可是她跟她这个做母亲的人,还不如嫡亲的兄姐亲近自然大方。

    苏青芷是无心再去亲近唐氏这个母亲,她觉得她们母女这一世能如现在这样的相处,已经是幸运,她感恩唐氏没有跟她死磕到底。

    苏丰道跟苏青芷挨得比较接近,他们兄妹常常在闹处说话的时候,给逼得不得不凑在彼此耳边说话、

    只是这样的情形,瞧在有心人的眼里,只觉得这对堂兄弟太过亲近了一些。

    林望舒是一眼瞧中人群后面的苏青芷,他也不知道他为何会对那个娘娘气的小男人会如此的注目。

    他皱眉头瞧着苏青芷,只觉得有些日子没有见过这个小子,他怎么越发长得有些象小女子一样,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举止方面就应该豪爽大方。

    正好苏青芷给苏丰道的夸奖话,惹得轻笑了起来,她用帕子稍稍挡住嘴部,借机掩饰一下她那露出来的得意的笑。

    苏丰道无意当中抬头瞧见林望舒正望着这边皱眉头,他顺着他眼光望过去,恰巧触目是苏青芷,他紧接着眉头拧了起来。

    苏丰道对遇见这样一个处处瞧不习惯苏青芷的人,他也是满腹的无奈之呢。

    已经有好几个月不曾见到这位林家少爷,苏丰道几乎忘记他还认识这么一个人。

    苏青芷抬眼瞧见林望舒皱眉头瞧过来,只觉得这位少年的中二时期,也太长了一些,连着几个月不曾见过一次的人,他还能把仇记得深。

    苏青芷悄悄扯一扯苏丰道,悄悄说:“林家这位少爷在家里是不是极其不受宠爱,以至于出来行走习惯用苦瓜瞧朝着人过来。”

    苏丰道瞧着苏青芷不曾受过伤害的神色,他的心情顿时好受起来。

    他听苏青芷的话,他笑着摇头说:“林家的人,听说是不曾宠爱过这位爷,可是同样也不曾冷落过这位爷。”

    苏青芷立时明白的点头,跟苏丰道叹息道:“那就是在家里存在感不太强,只能在外面来寻一寻。”

    苏青芷暗自眉头皱一皱,他要寻找存在感,也不是瞪她几眼,就能立马寻找回来。

    苏青芷转开头去,她不习惯与中二时期的人打交道,她一向认为这个时期的孩子,是麻烦的存在。

    林望舒越发的皱眉头起来,他大步行了过来,他身边的人,都来不及拉住他。

    他冲动苏青芷的身边,很是不耐烦的跟他说:“苏家小九,你一个堂堂男儿,为何有些举止如小女子一般的做作?”

    苏青芷瞧着他一脸震惊神情,她紧接着记起她扮成男儿的事情。

    她的眼睛一下子红了起来,说:“这位少爷,你这样说我,实在是太过分了。我的哥哥们都说我做男子还是不错,你却说我扮得不好。”

    林望舒一脸嫌弃神情瞧着她,说:“我又没有说你什么,你就是一脸的哭相,我瞧着你象女子。”

    苏青芷在心里暗骂,她要是处处象男子,只怕如今会被兄长逼得家门口都出不了一步。

    苏丰道上前一步,把苏青芷挡在身后,他皱眉头跟林望舒说:“林兄,我这位弟弟年纪还小,他胆子也小,你有什么话,就来与我仔细的说一说。”

    苏青芷微微低头在苏丰道的身后,她懒得跟中二时期的人进行理性沟通。

    林望舒皱眉头瞧着苏丰道说:“我瞧着你一脸正气的神情,却不想你私下里心思太杂乱。明明你现在能挽救你堂弟弟,训练他成堂堂的男子。

    结果我每见到他一次,都觉得他越发变得有些小女子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