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实话
    苏家五老爷在女儿面前表现得一派风光的样子,背着女儿的面,他跟苏家五夫人说:“老三自小就心思多,我没有想过,他如今的想法更加了不起。

    竟然想借着女儿的亲事,在家里立一立庶长子的威风。”

    苏家五夫人只觉得苏家五老爷是想得有些多了一些,只是她想着自家女儿对苏家三小姐的处处避让,她的心情也不快,都是这个家里面的庶嫡孙女,谁也不比谁的身份更加高。

    苏家五夫人沉默下来,苏家三夫人在这个家里以嫂嫂的身份压制着她们这些弟媳妇的事,又不是做一件两件。

    只是从前想着自家夫婿兄弟情深,苏家五夫人成亲最初时候,她还是悄悄的在苏家五老爷面前抱怨过。

    苏家五老爷当时说:“我家三嫂是直性子,一向是有嘴无心。你愿意听她的话就做一做,你不愿意听她的话,就当作耳边风过。”

    苏家五夫人自此之后对身边人是淡了心思,过后,她瞧着苏家五老爷纳妾的时候,心里酸过一时之后,也不曾象大嫂那般的要生要死的难受不已。

    苏家五夫人觉得日子要想过得好,就不能把男人的风花雪月当成真事对待。

    苏家五老爷在人前给苏家五夫人尊重,在小妾面前竖她嫡妻的地位,苏家五夫人在连生两女之后,总算生了嫡子,就顺势放任着小妾去生育。

    苏家五老爷反而对此事慎重起来,提点苏家五夫人说:“等到我们再生一子之后,我不反对你这般心善的作法。”

    苏家五夫人愿意做好人,自然那事是苏家五老爷的意思,就由他去向他的妾室进行交待。

    苏家五夫人心里多少明白自家老爷对嫡母感恩的心思,苏家有这般和气相处的情形,与苏家老夫人有很大的关系。

    苏家五老爷有一次酒喝多之后,他明明白白跟苏家五夫人说:“我们这些庶子多亏了嫡母温良品性,我们的母亲生下我们,就是想借着我们跟嫡母争一争。

    她们傻啊,我父亲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他是为了苏家多子才会纳了一个又一个的妾室,等到这妾室生得一子之后,恩爱也到头了。

    我姨娘生下我之后,她很是得意,觉得有子依身,从此之后父亲会高看她一眼,却等来从此之后父亲忘记了她这么一个人。

    她一个做妾的人,想着与男人恩爱,最终成了笑话,早早就病没有了。

    我年纪大了,瞧得清楚了,父亲如果对谁有几分情,大约就是对嫡母还能有几分,对旁的女子,只怕是用来生子。”

    那时候,苏家五夫人是一脸惊怕的神情听苏家五老爷提及这些话,过后,她想着她要在这个家里生活下去,还是要靠着男人自身好,便把苏家五老爷说的酒话,拾一些能说的话,仔细的说给他听。

    苏家五老爷惊出一身的冷汗,自从之后在外面轻易不饮酒,就是想品上两三口酒,他也宁愿有苏家五夫人陪在身边。

    苏家五老爷是出了房之后,就想着有些事情,还是要寻兄弟们去交一交底。

    苏家五老爷这么一动,自然是激起苏家老爷们的反弹,谁家的女儿都是亲生的嫡女,那能一次又一次的去让着同样身份的庶嫡女。

    何况苏家真正的嫡女们,一个个不管得气焰高昂还是性子平和的,都不曾给过家里姐妹们脸色看。

    有对比就会有伤害,苏家的庶兄弟们自然会寻嫡兄弟们说话,苏镇磊对家事一向不太关心,大家习惯去寻苏家二老爷说话。

    苏家二老爷听他们说了这些想法之后,他的心里面是非常的认同,他的女儿一样因为苏家三小姐的种种不如意退让了许多次。

    苏家三小姐和苏青芷相争那一次为何会在苏镇磊面前给隐瞒下来,当中就有苏家二老爷的功劳,他不认为苏青芷做错了。

    他只知道他的兄长在家事方面有些糊涂,他拦下来事情,就是不想让苏青芷再受一次无妄之灾。

    苏青芷只是无意当中吹了吹耳边风,却不想会把风吹到海边上去。

    苏家的长辈们不再限制自家女儿跟苏家三小姐起冲突,只要不动手,那就各凭本事争输赢吧。

    苏家二小姐得意不已,只要没有父母故意拦着她,她暗想许多次的招数,都可以用在苏家三小姐的身上去。

    一往直前的苏家三小姐这些日子心情不太顺畅,她从前在姐妹们面前摆脸色,说嘲谑的话,如今都给一一的还了回来。

    苏家二小姐是直接跟她皮笑肉不笑的说一些应付话,在她故意借着姐妹友爱跟她说嘲讽的话,苏家二小姐不再象从前沉默以待。

    她是同样笑嘻嘻的跟苏家三家小姐恳切的说:“我是做姐姐的人,我仔细想过,我要是都不能指正你的不足之处,只怕你将来在夫家做错了事情,你都只会认为做得对。

    而让你夫家误以为我们苏家女子们的家教不太好,有则改过,无则加勉。、、、、、、。”

    苏家二小姐存了许多的心里话,这一下不管苏家三小姐对她是什么样的脸色,她一二三四五六七八的说下去,每一句话都有实例为证。

    当天晚上苏家三小姐就生病,高烧嘴里不断的说:“我不是二姐说的那种人,二姐这是妒忌我在妹妹们面前说得起话。”

    苏家三老爷夫妻直接让人传苏家二小姐来三房说话,却不料去了主院的人,回来说:“老爷,夫人,二小姐在二房。

    我们去二房那里说了老爷和夫人的意思,那里面传话出来,说二小姐今天太累,这一时已经睡了,连主院都无法走回去,不得不留在二房过夜。”

    苏家三老爷夫妻气得冷笑了起来,苏家三老爷招呼苏家三夫人守好女儿,他自行去寻苏家二老爷说话。

    如今苏家老大人还在,他有理也有地方去说一说。

    苏家二老爷早听苏家二小姐仔细说了事情经过,他不认为女儿做错了,只认为苏家三小姐也太不经事了,只许她在家里横行,不许做姐姐的人说实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