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四十章 说
    “八姐。”苏青芷蹲下来,手在苏家八小姐仿佛听见她的叫声时候,才缓缓安抚的放在她的肩膀上面。

    苏家八小姐抬起头来,那一张脸上两个明显已经浮起来的男人手掌印,把苏青芷惊得倒吸一口冷气,问:“谁打的?谁敢这样的打你?”

    苏家八小姐纵然是庶嫡女,在这个家里只要是排上数字,就很能说明身份。

    苏青芷气愤不已,苏家八小姐这才从芷园出来片刻之间发生的事情,要打脸,打的是两房长辈们的脸。

    苏家的长辈们都是轻易不对儿女动手的人,苏镇磊夫妻那般的不喜欢苏青芷,也不曾对她动过一根手指。

    “八姐,是那个胆子大的人打的?”苏青芷气得嗓音都变得尖细起来,她伸手拉着苏家八小姐起了身。

    苏家八小姐脸上淌着泪,哑着嗓子说:“是三伯打的。我又没有做错事,他一个人躲在树后,我从这里走,给吓倒了,就叫了一声,他冲上来就打了我两巴掌。”

    苏青芷张大嘴巴瞧着苏家八小姐,叫一声,也能让苏家三老爷天怒人愤?

    苏青芷有了不好的猜想,她低声问:“那树后,可还有别人?”

    苏家八小姐轻摇头说:“无人,我给他打得怔了许久,只看到他一人走。”

    苏青芷让常顺赶紧去知会唐氏一声,同时让小丫头回五房通知苏家五夫人。

    苏青芷对苏家三老爷的举止,有了猜疑之心,到底是什么原故?会让苏家三老爷不顾及长辈的身份,直接对隔房的侄女动手。

    苏青芷瞧向苏家八小姐指向的那颗树,她走了过去,蹲下来细细的瞧,也只见那里只有一双男人的脚印子。

    这样的天气,苏家三老爷独自在这树后面,他是追思还是与人有约,给苏家八小姐的出现而打断?

    苏青芷跟苏家八小姐悄悄说:“八姐姐,三叔发了这么大的火,这事情,不闹起来,你就要吃闷亏。

    这要闹起来,我觉得所有的事情,还能明明白白,总不能因为你被吓了之后大叫一声,就这样让人打了,这不是打你的脸,还顺带打了你父母的脸面。”

    苏青芷是赞成把事情完全的闹了出来,苏家三老爷夫妻和苏家三小姐这些日子给她的冷眼,她也受够了。

    只是当事人是苏家八小姐,到底是容忍一次,还是把事情就这样顺势闹大起来,那只能由他们这一房人来决定。

    苏家五夫人来得比苏青芷想象的快,她面上泛起了激动的红润神色,她步子急促慌乱。

    苏家八小姐一直只是低声哭泣着,这一下子见到苏家五夫人直接扑上去,就放心大哭起来。

    那个小丫头在苏家五夫人的身后跟着涂抹着眼泪,苏家五夫人见到女儿脸上的两个巴掌印,她顿时怒了。

    她扯着苏家八小姐说:“走,我们去主院,去问一问你祖父,做长辈的人,能这样随意的打小辈吗?

    何况女儿家家的脸面,能让人这样随意打吗?”

    苏家五夫人的手轻触及女儿的脸,便听见她倒抽一口气,她眼里立时涌上了泪水。

    苏青芷身边两个大丫头用帕子包好了干净的雪,见状就往后退了退。

    苏青芷其实对婶婶们的印象非常薄弱,她们仿佛除去长相不太相同外,品性都差不了太多的表现出温良可人。

    当然苏家三夫人是苏家特殊的存在,她有一个特别打眼女儿,以至于家里的晚辈多多少少都会关注她,大家多少知道苏家三小姐面上的大度,和私下里的小心眼,还是似母。

    苏家五夫人用帕子轻涂抹着眼下,那眼泪就这样静悄悄的淌下,有一种天然的伤情,她扯着苏家八小姐往主院。

    苏青芷赶紧带着人跟上去,又顺带招呼人赶紧去东园跟唐氏提一声。

    苏家三老爷对苏家八小姐这般警告的出手,苏青芷觉得苏家三老爷要寻到机会对她动手,只怕是会更加严厉。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头钗,她不惧怕面对任何的是非,她只是恐惧等待猜疑的日子。

    苏家五夫人和苏家八小姐一进主院门,就在院子里,面对苏家老大人住处的门外,苏家五夫人扯着苏家八小姐直接跪下去。

    她重重的磕头,把苏家八小姐吓得尖叫起来,说:“母亲。”

    而苏家五夫人这时候已经大声音哭着说:“父亲,你能不能出来见一见你可怜的孙女吗?”

    苏家老夫人的门很快打开,苏家二小姐扶着苏家老夫人行了出来。

    这个时候,苏家老大人的房门打开,他一脸不耐烦的神情出来。

    苏家老夫人挡在他的前面,她皱眉头瞧一瞧苏家八小姐面上巴掌印子,说:“老五发什么毛病,这么用力打小八的脸。”

    苏家五夫人听她的话,一下子放声大哭起来,说:“母亲,我和五爷虽说没有把儿女们捧在手心里面,可也是听了父亲母亲的话,教养他们的时候,可以用力骂,绝对不会动手打。

    父亲母亲啊,我们舍不得打的孩子,可是别人下得了手打,还把孩子吓得在那林子里哭了好一会。

    这还是小九有良心,听小丫头跑去叫人时候,她赶去扯醒了小八。”

    苏家二小姐的眼光落在苏青芷的面上,她轻轻的摇了摇头,她只是听说,而没有见证过程。

    这个时候,她是不适合说任何的话。

    苏家老夫人让身边人的扶起苏家五夫人和苏家八小姐,她一脸不高兴训斥道:“这样的天气,你们怎么能这样的跪在外面的地上,要是风寒入骨,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你们既然知道来主院寻人做主,那就要相信老大人的公正性。”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老大人的黑脸,她轻叹着说:“老五家的一向性情忠厚,这一次也是心疼女儿,又相信你对小辈的慈悲心肠,才会来寻你一公道。

    可怜见的,小八那样一张好脸,给人打成这般的模样,这是谁啊,心肠就这般的狠,纵然小八有做得不是的地方,她也还是一个孩子,也不能这般的打她。”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老夫人的神色,她是不会管庶子的家事,早在多年前,她就跟他说得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