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四十二章易
    苏青芷颇有些羡慕神情瞧着苏家五夫人母女,至少到了这样的时候,苏家五夫人还是愿意全力护着受伤害的女儿。

    她就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家里,她要是受到伤害,会不会有人能如此坚实的护着她。

    或许苏丰道会如此待她,然而苏青芷不管如何都不会舍得把他拖下水,她只能她独自去面对。

    唐氏眉眼动了动,她抬眼瞧向苏青芷问:“芷儿,你在想什么事?”

    苏青芷叹息道:“我有些想念外祖父外祖母,想着祖母和母亲能不能许我明日去瞧一瞧两位长辈?”

    苏家老夫人听着苏青芷的话,她微微皱眉头,她可不想信这个孙女这般的心大,在这样的时候,还会想那事情,何况前些日子,她刚从唐家回来不久。

    她直接跟苏青芷说:“小九,说你想真正想说的话。”

    苏青芷叹息着,一脸为难神色,低声说:“或许是我误会了,我觉得近些日子三叔和三婶瞧着我的眼神阴渗渗,我怕挨打,想着去求一求外祖父外祖母许可,我在唐家再住一些日子。”

    苏家老夫人的眼神变了变,她的心里面还是信服苏青芷的话,她不是一个乱说话的人,只怕是今天苏家三老爷打了苏家八小姐的事实,让她无安全感。

    这一夜里,主院里人来人往,苏家五老爷回来的晚一些,他匆忙的赶到主院,见到女儿面上的巴掌印子。

    苏家五老爷顿时恼怒了,他冲上前去,直接向着苏家二老爷挥拳头相向,叫嚷着:“你还是人吗?小八多大的孩子,你竟然对她下得了手。”

    苏家老大人连忙使唤着苏家老爷们去拉扯,只是大家都有些愣怔不已,自从他们成年之后,再也不曾向人动过手。

    当然成年之前,兄弟们私下也是动过无数次手,只是不曾让苏家老大人夫妻知晓而已。

    苏家五老爷气愤这下连着两拳头之后,大家都能听见清脆的断骨声音,苏家三老爷捂着鼻子,那血就这样滴下来。

    苏家五老爷给人拉着往后退了几步,他对苏家三老爷的凶狠眼神没有放在心上,还冷冷的警告说:“老三,你和我一样是庶子,你的身份没有比我高,你只是早出生而已。

    你的女儿同我的女儿一样是庶嫡女,一样身份不高。我只是跟兄弟们说了实话,而我的女儿也只是向着姐妹们说了实话。

    事实如此,你不管能不能接受,那都是事实。你如今这样的对小八,那就是你心里不当她是侄女,既然如此,我们兄弟交情也止步在此时。”

    苏家五老爷早就不想容忍苏家三老爷下去,平平一样的庶子,他为何就能表现得高高在上?

    他们夫妻教导出那样是非不清的女儿,在长辈们瞧不见的时候,竟然连长房嫡女都敢出手去欺负。这样的一房人,还是早早的断了交情,将来可以少沾祸。

    苏家五老爷没有仔细去瞧苏家老大人的神色,他直接跪在他的面前,说:“父亲,我不能再跟这样的一房人同住一个院子,这种在自家里住着,还要防备别人会伤了自家孩子的日子。

    父亲,我一天也过不下去,我请求你让我们五房暂时搬出去避一避。”

    苏家五老爷不曾提及别的事情,也不说要苏家老大人处置苏家三老爷,他的眼光更加不曾落到苏镇磊的面上。

    苏家老大人瞧着跪在自已面前的庶子,他在心里轻轻叹一叹,也到了人散的时节。

    他叹息着说:“我原以为在我活着的时候,总能瞧得见一家团团圆圆的日子。

    如今你们兄弟已经走到这一种地步,那就按照别人家庶子成亲之后分居出去的做法吧。你们庶房寻到房子之后,就挑选一个吉日搬走吧。“

    几家欢喜几家失落不已,苏家老大人虽说退下来,他到底是有过官职的人,这一处老宅在外头还是有名号。

    苏家五老爷心喜不已,这些年,他在外面搭着小舅悄悄子做了一些小生意,手里还是有一些银子,如今可以搬出去,他们夫妻可以堂堂正正的撑起一个家。

    他的庶子身份,离了苏家老宅之后,也会渐渐的淡漠,他的嫡子女将来论及亲事的时候,挑选的余地太多。

    苏家三老爷的脸色灰败起来,他的鼻子让人打断了,这时节,大夫还在赶来的路上,可是他却忍不住反对跟苏家老大人说:“父亲,你曾经说过,许我们兄弟在你身边尽孝一世。”

    苏家老大人抬眼瞧着他,轻轻点头,说:“现在你们搬出去,让我安安静静过完余年,也是你们尽孝的一种方式。”

    苏家老大人对着房里的人说:“老大老二老七留下来,别的人,走吧。”

    人走了之后,苏家老大人向着苏镇磊兄弟三人,说:“他们几房人搬走之后,你们兄弟三人要不要重新排一排名次?”

    苏镇磊和苏家二老爷全瞧向苏家七老爷,他笑着摇头说:“父亲,就这样排着呢,另冷了还记得我们兄弟三人情意兄弟们的心。”

    苏镇磊和苏家二老爷面上都无反对的神色,苏家老大人则一脸赞同神色点了点头,说:“老七,你成事了。”

    苏镇磊兄弟三人交换一下神色,苏家公中有多少银两,唐氏是从来不曾隐瞒过他们三人。

    如今四房人要搬出去,这个家里多少要给一些安置费用吧。

    苏家七老爷瞧一瞧两位兄长的神色,他直接跟苏家老大人说:“父亲,你要补偿四五六三房,我们是没有任何的意见。

    独独三房,我是反对。小三儿在这个家里横行这么久,我们做长辈的人,一直念着她远嫁,对她的行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八年纪小,小九年纪也不大,就这么两个孩子说了实话,说了小三儿嫁了,也许很快就会跟夫家回来的实话,老三夫妻两个瞧着两个孩子就不顺眼了。

    这一次,是小八吃了亏,那下一次,要是轮到小九吃了亏,唐家的人,可不会这般易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