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不能见
    苏家八小姐的舅家人,不象从前那样会先去主院见过两位老人家,而是直接奔了五房,瞧了瞧苏家八小姐面上青紫印子。

    特别是听说苏家八小姐直到现在都闹不明白为何被打的真正原因之后,她大舅母当时嘲讽的笑了起来,说:“苏家三老爷这是做了亏心事吧。”

    苏家五老爷心里隐约是明白一些事情,只是他现在要是帮着解释,他的舅子们拳头只怕会向着他来。

    苏家五老爷被小舅子不屑的眼神刺激得说不出话,苏家五夫人见到娘家人的面,那是眼泪横飞。

    苏家八小姐的舅家人,也懒得跟这一家人说下去,他们直接冲往五房行去,在走之前,顺手把五房的扫帚拿了好几把出去。

    那做大舅母的人说:“既然三房手脚不干净,你们家大人由着去,那我们做姻亲的人,行行好,做一日好人,好心去帮着打扫一二。”

    苏家八小姐的舅家,这一次很是威风八面的扫荡了苏家三房,临走时威胁说:“再来一次,别怪我们用的的扫帚不长眼会断人手脚。”

    他们浩浩荡荡的走了,留下一片狼籍的三房。

    苏家三夫人躲藏在内室里哭泪了一张帕子,哭得苏家三老爷更加的心烦意燥起来。

    苏家三老爷的脸色更加黑沉下来,心里还是有着微微的悔意,他不应该心虚的认为苏家八小姐瞧见他在与人相会。

    苏家三夫人抬眼瞧见苏家三老爷面上的神情,她抱怨说:“你就是想念姨娘,给小八惊了心神,你也不能对她动手,你瞧一瞧从昨天到今天的事情,只怕这一时还完不了。”

    苏家三老爷低垂头坐在房里,苏家八小姐舅家的人来得突然,而且是不由分说的动手打碎东西,除去内室里外,外房的物件全给他们一口气砸了一遍。

    苏家三夫人瞧着外面房里碎了一地的物件,那眼泪又淌了下来,呜咽:“五房太过分了,竟然去知会了亲家。”

    苏家三老爷黑沉着一张脸,拍着桌子说,说:“走,这日子没法过了,走,我们去主院,我要寻父亲求一个公道。”

    苏家三夫人连忙伸手扯住他,低声劝说:“三爷,你不能再这样硬着脖子跟父亲母亲说话,我们快要搬出去,可是小三儿的亲事,还需要父亲和母亲在一旁帮着热闹的张罗一番。”

    苏家三老爷的气势弱下来,他们搬出去之后,苏家三小姐送亲的人选,只怕是要换一轮。

    苏家三老爷这时后悔起来,他那时候为何就不能由着那小女子尖叫几声,他平时不会这般的冲动。

    然而他转而想起在苏家八小姐叫嚷起来,那匆匆忙忙闪身的妖媚身影,他又觉得不后悔,了,他要是不冲过去打了苏家八小姐,那人要是给苏家八小姐过后瞧真实起来。

    三房的面子里子就全完了,还会跟四房结下暗仇。

    苏家三老爷想着搬了出去,日后大约是再也见不到那个小妖精,他的心里更加失落起来,苏家八小姐那个没有眼色的人,他那时候上前挡一挡,再关心问话,其实也能挡过去。

    只是他那时候还不出对人出手,苏家八小姐就往那处撞,还坏了他的好事,他一时怒极动了手。

    昨天苏家三老爷在众人面前说,他是无意当中走到那一处,突然想起他的姨娘生前最爱那一处林子景色,一时愣在那里,给苏家八小姐叫起来,一时冲动打了人。

    苏家有一部分人相信了苏家三老爷的话,觉得这是人之常情。

    苏家老夫人和唐氏苏家二四五夫人则是有些不相信苏家三老爷,这人明明就不是那样长念生恩情意的性子。

    何况这样的事情,也用不着避人眼色,更加不值得他冲动挥手向晚辈,婆媳们都有些怀疑苏家三老爷大约在那一处行暗事,只是苏家八小姐不小心撞了过去,坏了他的好事。

    苏家三老爷才会恼羞成怒的对苏家八小姐动手,事后,寻这样一个瞧着还是可以说得过去理由来哄骗众人。

    只是这样的事情,过后,苏青芷跟他们悄悄的提过,雪下得大了一些,树后只瞧见隐约的男人的鞋印子,都只是非常浅薄印子。

    有关苏家三老爷到底为何事动手打了侄女,这事最后成了苏家庶房搬出去的来由,也成了苏家人人心里猜疑着苏家老三爷的原由。

    苏家三老爷两个巴掌下来,换得此后好些年里,他和谁不可知的奸情,被小侄女捉到现场怪异传言。

    哪怕已经为人母的苏家八小姐,在听说了那些变了调的传言,在众人面前诚意解释说,她当年只看到苏家三老爷一人,大家都误以为她是为了在众人面前遮掩下家丑。

    苏家八小姐舅家的人,这样一走,顺带走了五房的扫帚,以至于当天五房的丫头们只能去跟四房的人商借扫帚用一用。

    当然苏家八小姐的舅家这样一走,自然更加张扬了苏家三老爷打晚辈的糊涂事情。

    只是听的人多,大家都有些怀疑,认为苏家三老爷那样精明的人,绝对不会做亲自动手打晚辈的事。

    然而苏家八小姐舅家人冷笑着说:“只怕是大人做亏心事,误以为给晚辈瞧见,这才动了手。”

    真相往往有时候会无意当中猜测得到,只是在当下,大家都不敢相信而已。

    苏家三老爷过了几天之后,才听到外面的传言,他直接去寻苏家五老爷的过错,说:“你的舅子带人砸了我的家,我跟父亲说,父亲让我容你一容。

    如今你去听听外面的瞎话,我都成了什么样的人?这一次,要是因这事再毁了小三儿的亲事,我们三房就跟你一房没完没了下去。”

    这几日,苏家五老爷闲的时候,在外面寻房子,好不容易寻到一处合适的院子,他正一脸高兴神情,就听见跑了过来的苏家三老爷丢下的一串话。

    他气极的冲着他挥拳头,说:“你口口声声说你没有做亏心事,那能为何要动手打小八?你那是心虚吧,是因为在小八到的之前,你见了不能见的人吧。”

    “你叫苏小八出来,我要问一问她,她到底看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