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没有了
    苏家三小姐冲进房,她把房门紧紧的关闭起来。

    她从前一直坚信的东西,在这一时全倒塌下来,把她直接掩埋在内里,她寻不到出口。

    苏家三夫人听了苏家三小姐的真心话,她一样后悔不已,在女儿年纪小的时候,她担心她会因为身世不如人而显得处处不如人,便半真半假的跟她说了一些话。

    她以为孩子年纪小记事不真,将来她大了,她的性子已经养成了,再知道事实,也不会再变成那种弱怯的性子。

    却不料让苏家三小姐一直误解到现在。而她这个做母亲的人,误以为她已经明知她在苏家的身份,还能如此一直有胆气对付姐妹们,是她的自信聪明。

    她心喜自家女儿骄横而自信,将来嫁进夫家不怕吃亏。

    苏家三夫人从来没有想过女儿是浆糊性子,只认准她想要的理由,从来不去探查真相。

    哪怕真相摆在她的面前,也因为苏家嫡房嫡女们的好性情,让她误以为大家是一样的身份地位。

    苏家三小姐在房里最先呜咽的哭泣不休,苏家三夫人听了一后之后,她伸手涂抹一把脸,她转身就走了。

    刚刚搬进新爱,家里家外那么多的事情,她对长女再疼爱,也要顾及别的地方,只能让人交待看着点,等到她出门,再招来说话。

    苏家三小姐在房里从白哭到黑,从第一桩亲事哭到现在的嫁事,从苏青葙那满满的嫁妆,哭着想起自己那几样嫁妆。

    苏家三小姐越哭越伤心,起哭起悲催,这样的时候,竟然父母都不曾来劝过她一声。

    苏家三夫人听说苏家三小姐还在房里继续哭,只是声音变小了一些,她想着忙过手里的事务,再过去跟她好好说一说话。

    苏家三老爷接到外面妖精的加急信,他想着只是见一面,安抚过后快些闪开,想来也不会给人捉住把柄。

    在临出门之前,苏家三老爷听说了苏家三小姐伤心的在房里哭,他的脚步停顿片刻,到底是安抚外面妖精拉力大一些。

    他想着在这个节骨眼上,可不能让那个胆大的妖精闹起来,再把他们的兄弟之情损了。

    苏家三夫人听说苏家三老爷走了的消息,她心里很是生气不已,这么多的家事,后院里面还有那么的妖精以及她们生的小贱人,一个个就这般没有本事守住苏家三老爷在家里。

    苏家三夫人原本想要去安慰女儿的心思,那心思又转往敲打小妾们那一处去了。

    苏家三老爷去后,那年青妇人泪水涔涔的瞧着他,那一种只有他可以依靠的神色,让苏家三老爷如何都提不出来马上就要走,何况他的心里面还是留恋这个妇人。

    苏家三老爷叹息着留下来,陪了妖精用了晚餐,又打发人回去说了有约,又陪着过了夜。

    苏家三夫人前往探望苏家三小姐的路上,接到苏家三老爷要在外过夜的消息,那张脸是完全的变了。

    她恨声跟身边人说:“他早晚会死在那些妖精的身上。都这个时候了,他就不怕别人捉到把柄。”

    她身边的妇人低声说:“夫人,你别生气了,那样的一个人,只怕是没有给人记在心上,才会这般轻易的给放出去,让她继续当不正经的人。”

    苏家三夫人走到苏家三小姐的院子门口,听见内里还在低泣的声音,她突然没有进去劝人的劲头。

    她在院子门口停了停,回头跟身边人说:“她现在先哭一哭也好,将来进了夫家之后,想必就能少哭一些日子。”

    她转身走一走之后,终究还是担心女儿,她重新走进院子里,她拍打房门叫着女儿。

    内里传来:“走,全走,都别管我。”苏家三夫人听着内里的动静,她的心安下来,在外面叹息着说:“天色不早了,你来开门吧,我陪你梳洗过后,一块吃一点东西。”

    “不要,走。”苏家三夫人听见内里还是一样的娇蛮话,她想着这一天的烦心事情,她也没有心思坚持下去。

    只是出了苏家三小姐的院子门,她回头再望一望,脚步迟缓下来,她的心里面总有些怯意。

    然而她停了停脚步,想着她这大半辈子的日子,她又坚定的往前走去。

    苏家三小姐在房里哭得天昏地暗,只换得苏家三夫人在门外温情的一问,苏家三小姐慢慢的不哭了。

    然后她的房间彻底无声,丫头们想着大约是她哭累,就不敢再去惊动她。

    第二天,天刚刚亮,苏家三老爷赶着回家来,他给旁人家捉奸的大动静闹得惊醒过来。

    他想着身边这个人的来历,他再也不敢安睡下去,只能悄悄的从后门出来。

    他从后门出来的时候,遇见好几个面熟的人,只是各自扭头捂脸赶紧各自行去。

    苏家三夫人这一夜也睡得不安心,哪怕苏家三小姐院子里的人,来知道过她,说苏家三小姐已经不哭了,听着房里的动静,仿佛是睡了。

    她们在外面低声唤了几句话,内里没有回答,她们不敢再叫下去,问苏家三夫人如何处置下去。

    苏家三夫人叹息着吩咐:“别闹她,就由着她睡吧。等到她明天醒来,你们赶紧知会我。”

    苏家三老爷从外面回来,他的面色不太好看,很自然的来惊醒苏家三夫人。

    他想好了,他不要再过那种偷偷摸摸的日子,那人既然给赶了出来,那就是自由人,他迎她进来,也不会引起什么不好的反响。

    就是给兄弟们知道又能怎么样?都已经是各有各的家,他刚刚跟苏家三夫人提了一个话头,然后,他永远就不会再提及。

    “三小姐没有了。”一个丫头连仆带跌的扑进房来,后面跟着来的人,同样是一脸慌乱惊怕神情。

    “胡说,她怎么会没有了。”苏家三老爷夫妻同时开口吼道。

    然而那个丫头跪下来磕头,哭着说:“老爷,夫人,我们也想是看错了啊。呜呜,我只看三小姐睡在床上,先进去的人,要我跟老爷夫人来说,没有了。”

    小丫头连连摆手,她也不想来,可是她要是不来的话,那院子里全跪下来的人,都逼着她来报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