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将就
    当天午时前,苏家三老爷连滚带爬的去了苏家老宅,他寻到苏家老大人说话,这一说就许久。

    主院里的人,隐约听得见苏家老大人愤怒的吼骂声音,也能听见到苏家三老爷那呜咽悲哀哭泣声音。

    苏家老夫人和唐氏闭紧房门,又赶紧让人招呼苏家二小姐轻易不要出房门。

    苏家三老爷红肿一双眼睛走后,苏家老夫人正想派人去打听一下消息,这边,苏家老大人派人知会苏家老夫人说:“昨天三房的嫡女突然生急病去了。”

    苏家老夫人和唐氏听到消息,两人是一脸怔愕的神情,明明三房的女子身体健壮,大冬天的日子,是风寒都难得有一次的孩子,如何会生急病去了?

    苏家老夫人连忙问来人:“三老爷过来,有没有跟老大人说,为何没有早早请大夫去诊治?是排行第几的小姐去?”

    来人同样一脸为难神色说:“老大人就让我知会老夫人一声,说是一位嫡女生病去了。”

    苏家老夫人和唐氏面面相觑起来,为何三房连谁去了的消息,怎么去的消息,都要隐瞒家里人?

    苏家三房有一位小姐得急病去了,这消息太过模糊。

    苏家老夫人急急起身去苏家老大人处,唐氏赶紧跟上去服侍,婆媳两人却在书房门口给挡下来。

    苏家老夫人与苏家老大人成亲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苏家老大人亲自让人挡了苏家老夫人。

    苏家老夫人瞧着书房门,那心往下沉了沉,只怕这一次三房那个女子不是因急病去的。

    缓了几天之后,苏丰道去唐家接苏青芷归家。

    苏青芷听苏丰道提了三房的事,听说先前一家大小都不知三房到底是那一个生病去了,她一脸惊叹神色瞧着苏丰道。

    苏丰道瞧着苏青芷的神色,他轻轻叹气说:“祖母亲自去问祖父,祖父是沉默面对。”

    等到事情过了几天,家里人听说,那女子去后的第三天,就让三房悄悄的把她送去安葬在祖地的边缘。

    苏青芷更加是一脸诧异的神情,听苏丰道说:“先时家里谁也不知道去的到底是三还是四,过了好几天,三叔来家里一趟,大家才知道去的是四。”

    苏青芷瞧着苏丰道低声说:“哥哥,那有没有人去过三房拜别?不管如何都是姐妹一场,有机会总要去上一柱香拜别。”

    苏家四小姐是有些小心思的人,可却不如苏家三小姐张扬,反而品性要显得温良许多。

    在苏家姐妹里面,大家还是对她没有任何排斥心。

    苏家四小姐和苏家五小姐私下里总有些小计较,可是苏家四小姐行事却温和许多,不会在暗地里下暗手对付人。

    苏丰道轻轻叹气说:“三房说,主人家伤心的无法接待任何的客人,拒绝所有的人上门拜别。大约家里只有祖父知道真正的原因,连同祖母都不知底细。”

    苏丰道心里原本怀疑过,三房那人到底是去了还是私下里跟人跑了。

    可是他听从祖地回来的人说,三房的确是在最边角处安葬了一个人,只是奇怪的是没有立碑。

    当然跟他提及这事的人,也只是悄悄跟他这么一说,他还顺带提醒说,也有过后好多年后,再给去的人立碑。

    然而这种不立碑的行事,还是让苏丰道暗地里生起怀疑来了。

    只是苏家三房的人,自这时节直到苏家三小姐出嫁之日,一直对苏家各房紧闭着门户。

    就是苏家三小姐出嫁的时候,也不曾向各房请托过人去送嫁。

    当然这些都是后事,有关苏家三小姐的真相,好多年之后,总会给揭露在人前。

    而现在大家心里想着的是苏家三老爷夫妻失女心悲,才紧闭门户的事情。

    因三房的事情,苏家各房反而没有因搬出去而损了和气,各自多了来往。

    因如今苏家老宅清明许多,苏青芷跟着苏丰道回到了苏家。

    苏家一下子搬走了四房人,苏家老宅一下子显得空了许多。

    原本因苏家四小姐病故的事情,停了修缮的各处,这时节,又赶紧的动起工来。

    只是主院里的气氛沉闷许多,苏家二小姐悄悄的使眼色给苏青芷。

    苏家老大人的那一张老脸拉长着瞧着儿孙们,苏家老夫人坐在一边神色也显得不快。

    有了苏家老大人拒苏家老夫人入书房的事情之后,苏家老夫人待苏家老大人面上的温和也减了好几分。

    苏青芷跟着苏丰道带着弟妹们问安过后,就很快的闪人。

    苏家二小姐紧跟在他们的身后出来,她轻呼一口气悄悄跟苏青芷说:“这些日子,你有空,就派人过来请我去芷园吧,就说你想向我请教绣画。”

    苏青芷轻轻的点头,她想一想悄悄说:“二姐,现在地方空了起来,你可以让二婶安排你单独住一个院子。”

    苏家二小姐轻轻摇头说:“我舍不得祖母,再说,我在家里也住不了两三年,就不要折腾一些事情出来。

    可怜小四儿那样乖顺的一个孩子,就这样突然去了,难怪祖父祖母心情不好,一个家里面都没有几个好心情的人。

    果然祸害活得长,小三那样性子的人,只要她自个不作死,她就能活得长长久久。”

    等到过年的时候,苏家三老爷回来老宅一趟,带着两个儿子来给苏家老大人夫妻拜年。

    如苏家四小姐这样的状况,她还没有成亲,是算不了一个大人,苏家三老爷一家人自然不用为一个孩子避忌太多,大家只能在背后惋惜几句话。

    时日长了,过了,就过了。

    年一过,苏青芷又大了一岁。

    她在镜子里瞧着她的面貌,瞧得出几分唐家人的容貌,也瞧得出几分苏家人的容貌。

    与姐姐苏青葙的相比,她没有长姐容貌出众,可是也能算过得去。

    至少比她梦中的女子生得美了几分,或许是性情也略有不同,苏青芷总记得那个女子那一生将就了这个将就了那个,最后就是没有将就到自己的结局。

    过年的时候,苏青葙夫妻总算是能回娘家,他们夫妻的到来,让苏家老大人夫妻面上多了几分喜色,把苏家三房带来的沉闷气息冲淡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