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五十一章 纠结
    苏青芷对父母之间的事情,已经是无感,反正他们不管如何折腾,以唐氏的精干,都不会伤及到嫡亲儿女的利益。

    至于苏镇磊生活方面起起伏伏,大约苏家老大人夫妻才是最为挂怀的人。

    苏丰道这个长子随着年纪增长,与苏镇磊之间的关系越发的淡下来。

    苏青芷有时候觉得苏镇磊手握满手好牌,结果到现在闹到差点妻离子散的地步,也是让一种特别的本事。

    过年的时候,苏镇磊在城外住了一夜。

    苏家老大人接到消息之后,在他进家门的时,就传唤他过去书房说话。

    苏镇磊很是诚恳的跟苏家老大人说:“父亲,我心情不太好,有人陪着,我的酒就喝得多了,夜了,我赶不回来,就在那住下了。

    父亲,其实我回不回来,唐氏的心里早已经不在意。而那人,我瞧着也就是这几年的日子,只怕等到女儿出嫁之后,她也到了时辰。”

    苏家老大人瞧着他叹息不已的说:“老大,我和你母亲陪不到你老,我们能陪你的时光有限,如今庶房搬出去,家里只有你们嫡亲三房。

    你和唐氏如果再无希望和好,我和你母亲是不会反对你纳妾。

    唐氏那样的性格,她对你无心,只要你和那女人不烦扰到她的生活,不会烦扰到道儿他们的生活,她一样不会干涉你的事情。”

    苏镇磊伸手乱涂抹一把脸,低声说:“父亲,我总是不甘心,明明她知道我待她与那些人不同,她为何就不能跟弟妹们一样接受现实?”

    自苏家三老爷和苏家老大人秘谈,而苏家老大人因为心情不太好,而拒苏家老夫人在书房门外之后,他们这对老夫妻的关系进入冰点。

    在人前,苏家老夫人还是一样的给苏家老大人面前,在人后,苏家老夫人是完全不理会苏家老大人。

    哪怕苏家老大人有心跟苏家老夫人悄悄说一说三房的事,苏家老夫人也是一脸拒绝倾听的神情。

    苏家老大人只要想到苏家三房发生过的事情,他的心里暗火燃烧不已,然而还要帮着苏家三老爷收尾。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镇磊轻摇头说:“老大,你们夫妻关系如何?我不会管,我只看到唐氏很会教养儿女。

    老大,你在外行事只要不荒唐,我想我们和唐氏都会眼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你去。可是一旦你在外行事荒谬,影响孩子们的前程,我不介意让你出族。”

    苏镇磊微微变了变脸色,他近一年来行事是有些放荡,他是想让唐氏看明白一些他,却不曾想过要影响这个家的日子。

    苏家老大人见到苏镇磊把他的话听进去了,他瞧着他轻叹说:“老大,你想一想,你初初成样那几年的日子,你们夫妻有关系融洽,你有前程,你天天面上神采飞扬。

    再想一想这几年来,你过的是什么日子?这全是你作的结果,你有机会回头,你是回头了,可是后来你又怜惜她们的不容易。

    你从来不曾想过唐氏的不容易,她理着一个家的事情,还要用嫁妆养着儿女们。

    磊儿,这样的现实,让你最终会伤了嫡亲儿女们的心。”

    苏家老大人从前是理会过家事,只是听说和面对现实还是有区别。

    苏家老大人把庶房分出去的时候,顺带清了清各房的帐,他方发现长子竟然已经有多年不曾供养过嫡妻和嫡子女。

    他和苏家老夫人问寻的时候,得到确实的答案,他的老脸都羞愧得无法去面对唐氏及苏丰道这个孙儿孙女。

    苏家的儿女,最终是同母亲陪嫁养活,这般打脸的现实,让他瞧见唐家人自觉得低头三分。

    苏家老夫人瞧着苏家老大人的神色,她的心情很是愉悦不已。

    这么多年受过的闷气,就这样的从心头散开去。

    她笑呵哥的跟苏家老大人说:“老大的月俸交了公中之后,所余不多。唐氏是不会给他养妾室和庶女,那他要养她们,自然就无法再分银子给嫡妻和嫡子女。”

    苏家老夫人如果不担心苏家老大人一时气血上冲,她都想冲着他大笑三声,他一直想要的妻妾嫡庶儿女一家亲的日子,她帮着他达到的目的。

    然而揭过上面的面纱之后,苏家老大人能够瞧清楚,嫡子三房的生活,过得比庶房好不了多少,或许还要差上些许。

    苏家老大人如果没有感怀,苏家老夫人从此是不会再理会他。

    苏家老大人瞧着苏家老夫人的神情,说:“当日,他们成亲的时候,你应该跟我说,要我依着规矩把他们分出去居住。”

    苏家老夫人嘲谑的说:“老爷,当年老三成亲的时候,我跟你提过,说家底薄弱,只怕是担不起这么多人家居住一起。

    老爷当时就黑脸瞧着我,训斥我不贤良不温良。威胁我,要想想未娶的儿子未嫁的女儿,不能只顾着眼前的利益。

    我默想片刻,觉得老爷实在英明果敢。反正苏家的家财,也是祖宗们留下来,谁败都差不多,何况在老爷的手里败一些,或许能换得争气得儿孙。”

    苏家老大人再无脸跟苏家老夫人提三房的事情,他悄悄出门寻了苏家三小姐夫家的亲戚。

    苏家老大人悄悄传了急信给苏家三小姐夫家的人,而苏家三房那边苏家三老爷私下里又来寻过苏家老大人说话。

    苏家老夫人悄悄跟唐氏说:“只怕小四去的有些不对劲,只是我不想再去理会旁支的事情,你们也不要多去打听消息。

    有些事情,不知总比知情好。”唐氏自苏家三房搬出去之后,她觉得家里空气都好了太多,自然是无心思去打听三房的消息。

    苏家二小姐悄悄寻苏青芷说话,提及苏家三老爷的不对劲之处,她低声说:“小四去的太突然了,生的是什么急病,我听三叔说是失足跌破了脑袋。

    可是两个弟弟过来,祖母问他们小四是如何去的,他们说听说是晚上吹了风,第二天病重高烧没有的。”

    苏家二小姐很是纠结不已,她都想去三房探望一下失妹伤心的苏家三小姐,可是苏家三老爷当面跟她说,苏家三小姐伤了风,近期内不方便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