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热情
    有一个谜,无头无中间只有尾,大家猜来猜去,最终出题人说无解。

    苏家众人面对三房就是这样的心情,三房人的神色和举止给出了谜题,偏偏无解,让人心里想着就憋气。

    当然也不是无解,苏家老大人大约就知道谜底,可是他跟任何人都无言。

    苏镇磊兄弟私下里都跟苏家老大人打听过消息,苏家老大人一直保持沉默排拒的神态,终让三兄弟沉默下来。

    苏青芷看着在猜谜的人,她往外围退了两步,她实在不喜欢跟一堆陌生人挤在一处。

    她退了,林望舒跟着她退了。

    他的心情很好,低声跟苏青芷说:“苏小九,我听说苏家分出了几房人,你家给分出去了没有?”

    苏青芷怒瞪他,她的身上会有庶的气味?

    林望舒瞧着她的神色,一下子反应过来,他笑着说:“苏小九,你别见怪,你说你年纪也不小了,我在林家族学就没有见过你,你不是庶房的人,你家父母为何不送进林家族学读书?”

    原来坑在这里,苏青芷脸不红心不跳的跟林望舒说:“我年纪小,再缓一两年进林家族学读书。”

    林望舒一脸怀疑神情瞧着她,说:“我瞧着你也有八九岁大小,你不小了,可以入林家族学读书了。”

    苏青芷伸手摸一摸脸,她这样是八九岁男童的样子?

    她个子不高,可是神色瞧着也应该象十岁左右的人。

    苏青芷这个动作,让林望舒早手给扯下来,他一脸嫌弃神色说:“苏小九,在家里别整天跟姐妹们在一处玩耍,你瞧瞧,你一个男子竟然会习惯性的自摸脸。”

    苏青芷经林望舒提醒之后,想一想他眼中看到的情形,也顿时觉得恶寒不已。

    林望舒手握着苏青芷的手,只觉得握着的手太过娇柔了一些,他又皱眉头说:“你手也生得象女子手,你在家里要做一些重活磨一磨手,免得将来考试时,你多写几笔字,就手痛。”

    苏青芷赶紧把手抽了出来,她能感觉到林望舒手上骨节分明有力,都不太象读书人的手。

    苏丰道和唐家表兄弟们有时在拉她的时候,也会顺手握一下她的手,他们的手,都象是读书人的手。

    然而转而苏青芷就想起来,唐家表兄们在他们过了十三岁之后,遇见需要拉扯她的地方,从来是交给苏丰道或年纪小的兄弟们来拉一把。

    苏青芷对林望舒拉手的事情,她很快就没有关注度,只是有些警告的跟他说:“我哥哥弟弟们不喜欢听人提及我的手如何,你别再说了,免得他们合伙来警告你。”

    苏青芷的意思,和林望舒听进去的意思,完全的不一样。

    林望舒觉得唐家兄弟和苏家兄弟太护短,容不得别人提出好的提议。

    他皱眉头跟苏青芷说:“小九兄弟,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我象你这样的大的时候,已经跟着人学骑马射击,你要象将来成为男子汉,你现在赶紧跟你父亲说,你要学起来。”

    苏青芷从来不知道林家族学男子那边还会教骑术和射击,她好奇说:“我哥哥从来没有跟我说过,在林家族学里可以学到这些本事。”

    林望舒笑望着他说:“族学里会教骑马和射击,只是教的都是浮浅的知识。我是在外面跟人学了,你要是有心想学习,我现在可以教你,等到你学会一些之后,我再请师傅教导你。”

    苏青芷一脸好奇神色瞧着林望舒,她怎么会有运气遇见这样送上门来的好人?

    林望舒瞧着苏青芷的眼神,以为他不相信他的话,他很是肯定的跟他说:“苏小九,你虽说有些娘娘味道,我觉得你这个应该还不错,就是给家里人养得娇嫩了一些。

    你要是能够出来得来,跟着我在一处玩耍一些日子,我能把你磨得象男人子汉一些。”

    唐家表兄弟和苏丰道兄弟们提着灯笼一脸欢喜挤了出来,他们远远的瞧见苏青芷正跟一个男子说话,大家面上都露出几分紧张神色。

    等到他们走近之后,听见林望舒的话后,再瞧一瞧苏青芷那平淡的神情,大家都安心起来,一个个交换一下有趣的眼神。

    唐明念上前来跟林望舒打招呼,顺带把苏青芷往他身后扯,说:“有两盏小兔子的灯笼,是给你的。”

    林望舒眼睁睁的瞧着苏青芷满脸欢喜神情提着那一盏小兔子的灯,而那个明显象是苏青芷弟弟的男童,手里明明有一盏狮子灯和一盏猴子灯。

    他一脸反对神色冲着苏青芷说:“苏小九,你这么大的人,也应该提猴子灯或者狮子灯才是,你提小兔子灯,给人瞧见都会笑话你。”

    苏青芷低头瞧一瞧手里的灯,再瞧一瞧苏丰君手里的灯,再瞧一瞧兄弟们手里的灯,她很快否认林望舒的话,说:“我喜欢小兔子灯。”

    林望舒望着他是满脸的失望神色,他很是失望的跟唐家表兄弟们说:“你们把你们的表兄弟纵成这般模样,将来他如何能娶妻养家?”

    唐家表兄弟们互相看一看,唐明礼笑着说:“林家哥哥,我们家小九兄弟是不用娶亲,她也不用养家,那些事情,都会有人来做。”

    林望舒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他很是愤怒的低声说:“你们太过分了,好好的一个男子,你们让他从小就立志要吃软饭靠妻子嫁妆养家糊口,这样太没有出息。

    你们唐家人太过分了,你们长辈知不知道你们私下里这样的行为?”

    苏青芷瞧着热血青年的林望舒,叹息着跟他说:“林家少爷,我的兄弟们跟你说了,我不会娶亲,自然是用不着养家。”

    林望舒一脸震惊神色瞧着苏青芷,那眼神落在她的头上,说:“你家里的人,请高人算了,你将来是要做和尚的命吗?所以他们才会对你这样好。”

    苏青芷嘴巴微微张开瞧着林望舒满脸震惊神情,这与和尚有什么有关系吗?

    苏丰道心里不舒服,直接把苏青芷拉到他的身后,说:“林学兄,多谢你关心小九的人生大事,她的年纪还小,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

    苏青芷在苏丰道的身后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这般随时就会热情的人,她有些接受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