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不用
    苏青芷还是大致的点了几样菜,又问了问表兄们的意思,再问一问表弟们的想法,结果大家都说按她的心意来。

    苏丰道和苏丰君兄弟一样是没有任何不同的意见,苏青芷叫来店小二,很快的确定下来添加的六个菜。

    苏青芷坐在桌前,听着表兄们提及过年时,去各处走亲戚的见闻,她听得笑眯眯起来。

    果然男人们八卦起来,那功力不比女人差,只是他们的格局要高远一些。

    苏青芷很喜欢听表兄们说话,他们所说的所见的,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添加多少水分。

    唐明念坐在窗前,瞧着林家一群人进到茶楼来,他那一张脸都快要憋屈得涨红起来。

    这算什么事?怎么走到哪里,都会遇见这一群人。

    等到他再听到隔壁包厢里传出来的说话声音,唐明念手扶着窗架子,已经是无心再多言一句话。

    苏丰道同样是一脸不悦神色,他瞧一瞧苏青芷正兴致勃勃的听着表兄弟们说话,那心思完全是没有注意四周动静,他的心里暗松一口气。

    苏丰道笑着跟唐明念低声商量说:“我们一会用过餐后,就直接归家。”

    唐明念明白的点头,一样低声说:“早些回去好,别又撞见不想遇见的人。”

    如果林望舒不要每一次遇见苏青芷便如同换一个人一样,其实唐明念觉得遇见他也没有多大有关系,毕竟林家在外的家风,还是比较端正。

    林望舒坐在包厢里,只觉得妹妹们吵得让人心烦,就为了一盏灯,已经从来的路上争到现在,还不曾分出高低。

    林望舒眉头轻皱起来,年后,他已经报了参加举人考试,也只有这一日的轻松,他实在不想坐在房里听着妹妹们的争执声音。

    “舒哥儿,你这是要去哪里?”林望舒刚站起来,一直注意他的堂姐便开口。

    他重新坐下来,说:“我坐久了,起身活动一下身子。”

    那女子瞧着他轻叹息一声音,说:“那你坐到窗子边去,往下面多瞧一瞧,看有没有顺眼的人。”

    林望舒那有不明白她的意思,自从这个姐姐婚期定下来之后,她特别关心家中年纪大起来的弟弟们。

    林望舒可没有依着她的心意行事,他反而提醒她说:“姐姐,你和未来姐夫约了几点来这里见面?”

    林家女子脸红起来,低声说:“舒哥儿,我可没有约了谁来会面,是他,说今天晚上,会随家里人来茶楼停一停脚。”

    她的话,让家里的兄弟妹妹们都友善的笑了起来,有机灵的妹妹笑着说:“姐姐,一会用得着我的地方,你只管使唤一声啊。”

    林望舒在一旁接着说:“姐姐,要是还想出去一会赏灯,就由着我陪着走一趟吧。”

    林家女子越发眼神温和的瞧着弟妹们,她脸红着说:“那一会儿,你们陪着我去下面赏一赏灯,我也不去远了。”

    林家女子知道林望舒这个堂弟在外人眼里,是不太象林家人这样的本分,可是她却打心眼里相信这个堂弟,在外面行走,能够护得住自己。

    林家女子对亲事有些疑虑,有这样的机会,那边递信过来碰面,她也不想放过这样的机会。

    有弟妹们陪在身边,她只是想再瞧一瞧那人待她到底如何。

    林家女子只要想到家里男人们成亲之后,一个个在女色上面的放任,她对婚事就不由自主少了许多的向往。

    林望舒在一旁瞧着她的脸色变化,只觉得女人就是心思多,一会晴来一会阴。

    当然林望舒突然记起苏青芷这个小男孩子,仿佛在有些方面也跟一个小女子一样,他顿时心情有些不太好起来。

    林望舒只觉得他难得的好心,每一次用在苏青芷的身上,从来就不曾得到好的回报。

    林望舒每一次失望之后,都下定决心,下一次,再遇见那个不领情的人,绝对不会主动去理会他。

    可是等到下一次再遇见的时候,他又主动上前去说话,事后,他还是一样是后悔莫及的觉得自己再一次多事。

    林望舒神色略有些沉郁的坐在桌边,原本坐在桌子边上的人,一个跟着一个挤到窗台前去坐。

    林家女子瞧着林望舒的神色,悄悄问:“你可是在外面相中了人?”

    林望舒满脸惊讶神情瞧着她,说:“小堂姐,我可是一天到晚就没有遇见过女子,那来得相中人。”

    林家女子低声笑了起来,过年时,家里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家带来的女子,林望舒那可能没有遇见女子。

    只怕是他的眼中无任何的女子,她想起家中的传闻,悄悄提醒他说:“你要有相中的女子,只要那女子家世清白,你赶紧跟婶婶说一声,免得将来长辈们给你定下一门不喜欢的亲事。”

    林望舒心里明白她的好意,见到她眼里的担心神情,想起堂哥们的亲事,他轻轻叹一声,跟她道:“我跟祖父说过,我想参加科考,在这之前,家里不会给我定下亲事。”

    林家女子瞧着他的神色微微皱眉头起来,林家男子的考运一直不太好,而林望舒的才学在林家只能算是将就。

    她觉得林望舒大约在外面相中女子的家世太差,林望舒这才起了心思要拖一拖,想着要努力科考来换得家人的认可。

    林家女子一脸动容神情瞧着他,说:“舒哥儿,你好样的,你为了意中人,难怪你的身边不用贴身丫头,原来你是我们林家难得的君子风范男儿。”

    林望舒可不愿意就这样乱背一个锅在身上,他赶紧否认说:“堂姐,我没有意中人。至于那些丫头们烦人,我也不喜欢用她们近身服侍。”

    林望舒满脸惊怕的神情,让林家女子多少相信了几分。

    再说林望舒心里要是有人,他的举止总会表现出几分不同,可是他还是和平常一样的为人处事。

    林家女子认为她大约是多想了,林望舒不喜欢用丫头们,大约是瞧多了哥哥们成亲后,因为那些丫头们闹出来的事情,让夫妻失和争吵不休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