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六十章 平淡
    苏家老大人去外地会友的消息,苏家祖宅的人听说之后,一个个非常愕然。

    按理来说,苏家老大人活了这么多年,从来不曾做过这般糊涂的事情。

    这一次,他的行事,受伤最深的是苏镇磊嫡兄弟三人,原来在苏家老大人的心里面,他最偏爱的儿子是苏家三老爷。

    苏镇磊的心里面比两个弟弟还要难受一些,他一直以为苏家老大人的心里是爱重他,因为他是嫡长子。

    如今有苏家老大人跟着苏家三老爷一家人不告而别送嫁的事情发生,让他心里面有重重的受挫折感。

    苏家二老爷很快的反应过来,他派人去探望留守三房的人,结果来人回报,三房的宅子里只留下看守的人,三老爷一家人全跟去送嫁。

    “荒唐,老三一家做下这样的荒谬事情,父亲到底年纪大了,也跟着他胡闹一番,让外人知晓,实在太丢我们苏家人的名声。”苏家二老爷很是愤愤然的跟兄弟说话。

    苏镇磊和苏家小老爷听他的话,很是不相信的传那人进来问话。

    那人一脸诚实神色答:“我去三房的时候,守门的人,是把我挡在门外。

    后来,我没有法子,只能寻到附近一个茶铺里候着,想等着有认识的人出门来,再悄悄的问一问事情。

    茶铺里的人,三房这一向是紧闭门户,难得的有一天大早上开了门户,显得热闹了一些,大家远远的瞧了瞧,见到是一家大小都上了马车,看样子是要远行的样子。”

    苏镇磊和苏家小老爷总觉得他打听得太过浮面,两人匆匆派身边机灵人去打听情况。

    苏家二老爷则是相信身边人,他点头示意他退下去之后,他跟苏镇磊和苏家小老爷说:“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们只能庆幸他们那几房已经分了出去。”

    苏镇磊苦笑瞧着他,说:“活了半生,仿佛才刚刚明白一些事情,这种滋味不好受。”

    苏家二老爷伸手拍一拍他的肩膀,说:“也总比一直糊涂到老要来得好。从前我一直不明白,为何三房的女人和孩子这般的胆子大,如今我心里有数。

    他们一直是凭仗着父亲的势,只是我们被父亲平时举止所迷惑,才会误以为他心里重视嫡胜过庶。

    母亲比我们精明,大约早已经明白父亲的心思,才会任由着三房去行事,免得把家里那层纱扯破了,再也无法共存下去。”

    苏镇磊微微低头沉思,苏家二老爷和苏家小老爷交换一下眼神,有关大哥大嫂夫妻事情,他们旁边的人,瞧着心急却只能无奈。

    何况苏丰道已经大了起来,那个孩子执意今年要参加举人考试,何偿不是因为家里气氛的影响。

    苏家二老爷和苏家小老爷交换眼神,苏家二老爷伸手戳一戳弟弟,无声说:“你问。”

    苏家小老爷轻抚衣襟一下,又轻哼一声惊动苏镇磊之后,他低声问:“大哥,听说你在城外那个女人的介绍下,你又收了一个女人入怀?”

    苏镇磊满脸惊怒神色,说:“小弟,休得胡说瞎攀扯,我几时又收了一个女人,我都不知道的消息,为什么你会知道得清楚?”

    苏家二老爷把苏家小老爷往他身后一拉,他笑着说:“大哥,这消息我们如何得知,那都是你那小妾的能力和本事啊,她的手伸得长啊。

    大哥,你这一辈子所遇到的女人,我瞧着就没有一个本事差的女人。实际上我们瞧来瞧去,发现也只有大嫂心眼不多,偏偏你从来不相信她。”

    唐氏与苏家嫡兄弟年少就相识,她是真心把苏家小老爷当自己弟弟看待过的人,她嫁进来之后,待两个嫡弟弟不薄。

    哪怕是妯娌之间有了介怀的事情,她在大方向上面从来不曾薄待过两个嫡弟弟。

    苏家二老爷和苏家小老爷的心底里,还是敬重唐氏这个大嫂,这也是他们的妻子只敢暗地里嘀咕说话,不敢在外放话的根由。

    苏家小老爷觉得长兄最喜欢在人前表现出来,唐氏对他不住的样子,实在是瞧得久了,就很有些没有意思。

    他探头出来说:“大哥,你也怨不得这般让外人去猜想。

    你那妾室收留一个弱女子,那个弱女子又不是无处可去的人。她在城外陪你小妾和庶女一住多月,我听别人说,那女子的兄弟跟人说,那人已经被你收用过,是容不得你退了回去。”

    苏镇磊听后冷笑了起来,说:“既然如此,那就由着去吧。我一个大男人,容得了别人沷污水,却容不得别人的私生子。”

    苏家二老爷轻舒一口气,他的心里在还是相信苏镇磊,糊涂了好几次之后,他如今再也经不起糊涂事情。

    苏家小老爷瞧着苏镇磊说:“大哥,你那三个女儿等到年满十四岁后,你就把她们打发出去吧。

    你想一想父亲做的事情,再想一想你做的事情。道儿和君儿年纪大了,都会分辨一些事情,你别伤了孩子们的心。”

    过后,苏镇磊传了苏家老夫人身边派着物质给城外的妇人,他下令下去,那四人就由他全力负责。

    苏家老夫人身边管事妇人轻舒一口气,苏家老夫人把苏镇磊身边妾和庶女打发出去,到底是不想伤了儿子的心,多少还是会贴补一些家用给城外。

    有苏镇磊的下令下来,苏家老夫人就此可以不用每季去补贴东西进去,而庄子里收益不用分出去,苏家老夫人手里也松快。

    苏家老夫人默许下来,她悄悄寻唐氏说了说,只是唐氏表现得平淡。

    苏家老夫人心里明白,她一样是经过情劫的人,唐氏是已经放下来的人。

    再说苏家老夫人也担心苏镇磊再犯同样的错,她对长子的优柔寡断的性子,一样是有些担心。

    唐氏反而担心苏家老夫人的心情会受影响,她每天午时过后,会抽时间带着一对小儿女过来吵一吵苏家老夫人。

    主院里,白天里,人来人往,苏家老夫人是安静的时刻不多。

    因为她知道是儿子儿媳妇的孝心,她就由着他们去行事。

    夜里,安静下来,苏家老夫人笑着跟身边人说:“孩子们太过孝顺了,有时也有些受不住,约束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