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六十八章
    苏青芷满眼欢喜神情瞧着苏家老夫人,这对她来说是意外之喜。

    苏家老夫人瞧着她欢喜的神色,笑着说:“那等到女师傅来了之后,你要好好与人学习。”

    苏青芷用力点头,转而她记起苏丰道那里是有茶道用品,她想着一会开口与他商借来用一用。

    苏丰道的举人考试顺利过关,名次还在一百名内,对苏家来说,就是一个意外之喜。

    当然苏丰道的年纪尚小,他和苏家的人,都没有心思紧跟着就参加科考,反而有心思去各家学子聚会处,随意坐一坐,听一听他们的言说。

    他相对考试前,还要显得忙碌了起来。

    只是他对苏青芷的功课明着是放松许多,暗地里却又添了许多事交待给她。

    苏青芷瞧着他,是心里又酸又感动不已,这是做父亲的不成气,催得早熟的儿子早早懂事。

    这才多大的年纪,就懂得为妹妹在亲事上面努力。

    他曾低声跟苏青芷提醒说:“你别以为小户人家事情少,那样的人家动起手脚来,只怕更加直接有用,而你这种性子,太弱。”

    苏青芷一向乐意做一个好妹妹,只愿兄姐们待她不要太过操心。

    她还是笑着跟苏丰道解释说:“哥哥,世间的事情,阳谋胜过阴谋。我不懂那些阴谋诡计,是我的福气。

    可是也不会就这般轻易给人欺了去,我可是跟哥哥们身后好几年的人,眼光和见识就与人不同。”

    苏丰道越发的担心起来,苏家不曾有机会磨练出得用的家仆,而苏青芷也是一个不喜欢身边紧跟人的主子。

    她这样的性子,将来会有人能把她捧在手心里呵护?

    苏丰道只觉得不太可能,世间男人大多数喜欢娇柔的女子。

    苏丰道觉得他是一个比较特别的人,他不喜欢跟那种心眼多的女子打交道,将来娶妻也愿意娶明理大方的女子。

    有些话有些事,苏丰道有时觉得苏青芷只怕比他还要明白,只是她不愿意低头去做。

    苏青芷瞧着苏丰道深皱眉头,她笑着说:“哥哥,只要你和弟弟能在家里立得起来,我们姐妹在夫家一样立得起来。”

    苏镇磊和唐氏的夫妻关系那般差,最终苏家老大人夫妻还是爱重唐氏这个儿媳妇,从来不曾起过心思要换一个长子媳妇。

    苏丰道轻轻舒一口气之后,说:“我要三年后再参加科考,也不知那时能不能一次考过。

    芷儿,我们兄弟如何立得起来,都不如家里人能为你挑选一门良缘来得周全。”

    苏青芷轻轻点头,什么是良缘,其实在这个时代里面,就有些象瞎子点灯一样,只能乱摸成事,遇见了,是幸运,遇不见,就是顺其自然的日子。

    苏青芷不觉得她能独得一份幸运,她能有一对这般待她好的兄姐,已经是意外之喜。

    苏丰道天天在外面奔忙,苏青芷瞧得见他的成熟。

    唐氏心疼长子,只是如她的父亲和兄长所言,这样的苏丰道,这样的长子,将来她的晚年有依靠,而苏家才能立得住。

    苏青芷喜欢听苏丰道讲解在外面的见闻,她能感觉到苏丰道的心胸不再如从前那般只拘限一地,他的所考虑的事情深远起来。

    当然他还是有他的少年人锐气和幼稚的地方,然而正是这般的苏丰道,才能结交到志向相同的朋友。

    苏青芷眼里的羡慕神色,让苏丰道瞧得有些心动起来,然而他想起那些地方并不是只有读书人,他很快的打消念头。

    他笑着跟她说:“缓一些日子,应该散的人,就会散去。而留下来的人,也会用功在功课上面。那时节,我陪你去茶楼听一听书。”

    苏青芷笑瞧着他,说:“哥哥,我不想耽误你。”

    苏青芷和苏家八小姐在外面约见过几次,姐妹两人离了长辈的眼睛,反而真正的亲近起来。

    苏家八小姐在外面住一些日子之后,她感念起在老宅里的热闹,只是她的父母提过,非年非节的日子,他们庶房的人,就不要去扰了老宅人的安宁。

    苏家八小姐把父母的话学给苏青芷听,她很有些不服气的说:“小九,我去祖宅,也不过是想同长辈们请安之后,一心一意寻你说话。”

    苏青芷觉得她的父母是为她着想,她笑着说:“五叔五婶是一番长辈的慈爱心肠,担心你常去老宅,将来论及亲事,会被人挑了身份。”

    她们这一房独立出去,一般的情况下,大家就会模糊了他们庶的身份。

    苏家五老爷在老宅的时候,是不太显本事,这分出去之后,独自过日子,就显出他的本事。

    唐氏都非常佩服的跟苏家老夫人私语:“那几个小叔子出去之后,五小叔是最会过日子的人。

    这才多久的日子,三房一心一意闭紧门户过日子,与我们无来往,与庶兄弟们一样无来往。

    长此下去,家里孩子们的前途,都要给他挡掉好几分。

    原本兄弟就不多,再说分家的时候,父亲不曾薄待庶房,而我们嫡房也不曾在利益上面跟庶房计较,明明是好好的分家,怎么三房这里象是结了仇怨一样。”

    苏家三老爷夫妻后来做的事情,如同要跟祖宅和兄弟们断情的做法,到底是伤了亲情。

    苏家老夫人笑瞧着唐氏说:“这样也好,两房的孩子原本就不太打交道。由他那一房的长辈做下决定,两房不来往,他少了麻烦,我们这边一样少了牵扯。”

    唐氏一脸纠结神情瞧着苏家老夫人,只要苏家老大人在,这牵扯就会一直存在。

    苏家老夫人则当没有瞧见一样跟唐氏提及为苏家二小姐请的茶道师傅,她笑着说:“你们父亲还是关心孙女们。

    原本是老二跟他提了提要请师傅来教导小二茶道,不要求她一定要精通,只求她嫁人之后,在夫家让人捉不住话柄。

    你们父亲说,既然教一个是教,干脆请人一起教一教家里的孩子们。

    你父亲说,就由他去请师傅,然后也由他出资。”

    苏家老夫人跟苏青芷提了可以跟苏家二小姐学习茶道之后,第二天,苏青芷给唐氏请安的时候,她就顺带与唐氏提了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