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唐氏略有些惊讶神情瞧着苏家老夫人,她想一想摇头说:“母亲,还是从公中出,别动了父亲的库存。”

    苏家老大人手里还能有多少银子,唐氏多少能盘算得出来。

    只怕跟苏家三房行一趟远门,用得也差不了多少。

    要不然,为什么自那一次之后,苏家三房再无人来老宅,而苏家老大人再也不提及三房人?

    苏家老夫人瞧出唐氏的用心,她的心里暖了暖,这个长子媳妇不管与长子关系如何,待他们夫妻还是用了心知了情。

    她叹息着跟唐氏说:“你由着你父亲去行事吧。他这样的人,有事给他做,身体才会没有事。”

    唐氏明白的轻点头,她的父亲唐家老大人退下来之后,也是适应了好长时间。

    唐氏眉眼动了动,想着唐家老大人的茶道功夫也高深,有那样的人,如果愿意教导苏青芷,反而是不用去求旁人。

    她跟苏家老夫人商量说:“母亲,小九隔一些日子就去外祖家一趟,她有一些日子没有过去,如今道儿事多,不如让她再去小住一些日子?”

    苏家老夫人自然乐意孙辈们去亲近唐家人,何况苏青芷在唐家小住过,听说唐家人对她印象都不错。

    苏家老夫人想一想觉得天气执了一些,哪怕苏青芷在唐家人的心里是自家人,可是苏家的人,也要懂事一些。

    苏家老夫人轻摇头说:“等到秋凉的时候,她外祖家的不反对,再由着她去小住几日吧。”

    唐氏轻轻点头,天气炎热,苏青芷这一阵子都不太喜欢出门。

    苏家八小姐可是下帖子过来,都给苏青芷以天热给拒了出门。

    苏家老大人为孙女寻茶道师傅还是尽了心,只是好的师傅特别的难求,就是求上了,也是要排时期。

    苏家老大人请的师傅瞧过苏家二小姐的资质之后,已经先摇头,他悄悄跟苏家老大人说:“你这个孙女大约只能学一学表面,至于内里,她现在没有那个心思。”

    苏家老大人原本对孙女的打算,就是学一个表面来应付不懂行的人,至于内里什么的,他活了这么大的年纪,在茶道方面都只是喜欢。

    苏家老大人抱着一个是养,两个三个都是养,把在家的孙女都招来让那个师傅瞧一瞧资质。

    反正这位男师傅年纪跟他一样大,有他在一旁瞧着,也不存在男女避讳。

    苏青芷完全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情过来,唐氏跟她悄悄的提了,还是由她外祖父唐家老大人亲自教授她茶道。

    唐氏亲自回了一趟娘家,跟唐家老大人夫妻提了这事情,果然如她所想,唐家老大人夫妻都觉得苏青芷心静,只要她愿意学,那就由唐家老大人亲自来教。

    当然唐家老大人也不会只单单教导苏青芷一人,如果苏丰道兄弟有兴趣,一样可以来学一学。

    苏青芷不知道唐氏有没有跟苏家老夫人提一提,她反正是跟苏家二小姐提了提,她心里面是愿意跟唐家老大人去学习茶道。

    先前那几年,苏青芷的心是浮着,她一直想着为什么活着的大问题。

    这个问题,千百年来,大约只有圣贤知道答案,普普大众是无几人闹得明白。

    近一年来,苏青芷明白过来,她不管是天资还是心态,都及不上圣贤眼界和格局一毫。

    哪怕圣贤早已经给予了答案,她也是那视若无睹答案芸芸众生中的一员。

    她要想明白这个问题,只怕投胎再活一次,也还是闹不明白。

    所以苏青芷跟自己和解了,她不再去纠结这样的难题。

    不管为什么活着,她现在都活着,那就好好的活着。

    苏青芷的心静下来,反而在学习方面有所进益,就是针线上面,她也能感觉一股沉静之风。

    果然心态是决定人一生的命运,她这样一个小女子,影响不了历史进程,何必无事自苦度日。

    苏青芷从前不明白顿悟的意思,现在她明白过来,叹息着可惜苏家是没有门道去学一学武功心法什么,要不然,她也许早开阔思想的明白过来。

    如她这样资质平平的女子,这一生,她只要好好过,就是对亲近人最好的报答。

    苏青芷的心里面完全没有压力,面对两位老人家打量审视的眼光,一样是平静安和。

    苏家二小姐的心里面多少有些失落,苏家老大人把妹妹们叫了过来,她的心里面就明白,只怕是师傅没有瞧中她。

    苏家五小姐满脸兴奋神色,她的年纪也不小了,家里有心给她寻的亲事,她的心里面不太愿意,面上不敢反对。

    如今有这样的一个机会学一学茶道,她要是用心学,或许祖父愿意出言说一说,也许父母愿意为她另外寻合适的亲事。

    苏家六小姐只比苏青芷大上半年,她的神色平静,她知道父母一定会把二姐亲事安排妥当之后,才会慢慢想她的事情。

    还有就是比苏青芷年纪小的几位妹妹们,苏青荨还是一脸不懂事的样子,这一个是完全跟着来凑热闹的人。

    她紧紧依偎在苏青芷的身边,满脸好奇兴奋神色。

    如果不是苏家老大人坐在上方,只怕她早拉着苏青芷在一旁商量起来。

    茶道师傅的眼神落在苏青芷的面上,转而又落在苏家六小姐的面上,他冲着苏家老大人轻轻点头说:“等到冬天的时候,我来讲几课吧。

    她们能学到什么样子,就看她们的天分和资质了。”

    苏家老大人安心下来,他一直担心茶道师傅会一人都瞧不上,如今听他的话,只怕内里还是有给他看中的人。

    苏家老大人招待茶道师傅,孙女们各自散去。

    苏青荨紧牵着苏青芷的手,低声跟她说:“姐姐,小哥搬出去后,只留下我和弟弟在东园。”

    苏青芷瞧着她的神色,明白她说话的意思,笑着说:“那你想一想,再过一年两年,你搬出去之后,只有弟弟在东园。”

    苏青荨轻轻叹一声:“姐姐,这人长大真没有味道。哥哥们和姐姐们各有各的事,都没有空来理会我们年纪小的弟妹们。”

    “噗。”她小大人的模样摇着头,让苏青芷忍俊不禁的笑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