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七十章 顺
    或许是父母关系不和,长房的兄弟姐妹之间的关系,反而更加的融洽。

    哪怕先前有苏镇磊明里暗里的拦阻,都不曾影响到苏青芷和弟妹们的关系。

    苏丰君年纪大了之后,苏丰道直接把他带在身边,时不时去唐家转一转。

    苏青荨年纪大了之后,闲着的时候,她自己会来芷园寻苏青芷说话。

    当然她那话题是五花八门,让苏青芷应付得了头,就有些应付不了脚。

    只是苏青芷别的本事没有,那忽悠孩子的本事,还是有几分能用得上。

    只是这样一来二去,苏青荨越发喜欢来芷园,有时候,还会顺带捎带上小弟弟。

    苏青芷是很喜欢最小弟弟,他正是四处乱跑的年纪,来到芷园,听到后院人家的说话声音,他直接站在后院里冲着那边叫唤起来。

    初初那边是停了许久,过后那边大约也是一个孩子,一样会跟着叫嚷起来。

    苏青芷觉得他们兄弟姐妹都不象苏镇磊和唐氏两人的孩子,这对夫妻待人待事喜欢端着行事,而他们兄弟姐妹则愿意平着行事。

    哪怕苏青葙那样的人,她能在粱家也能平和着跟妯娌们相处得不错。

    而唐氏呢?苏青芷仔细的瞧过,她和妯娌们之间的关系,只能说客气相处。

    有苏丰正这个小弟弟搭桥,苏青芷和后院的人家,还是很快的接上话。

    苏青芷很忙知道最挨近她这一处院子里,住着的是一对夫妻,男人科考之后,在安瓮城有了官职,就把妻儿从家中接了过来。

    苏青芷听那年青妇人的声音,年纪大约要比苏青葙大上几岁。

    男人白天的时候不在家,年青妇人不喜欢在前院候着,就带着儿子在后院做一做种菜的事。

    她相当羞涩跟苏青芷说:“苏小姐,不好意思,我和孩子惊吵了你。”

    苏青芷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家之后,她反而放心下来,自然是回答说:“我的弟妹常来我的院子,你在那边,别嫌他们有时会吵人。”

    那妇人欢喜苏青芷并不是娇蛮的性子,她搬进来的时候,她的夫婿跟她打过招呼,如果他们这边要是太过吵闹,只怕主人家会容不得他们一家住下来。

    然而家有小儿,哪怕妇人如何的警告孩子,他总是要说话要跑动。

    年青妇人先前一直担心着,过后,见到苏家一直不曾有动静,而她的夫婿最初还会来后院,后来有一日开始,就不再涉足后院。

    她悄悄寻问,这才知晓她家相邻住的是苏家一位年纪不大的小姐。

    而她的夫婿认为,不管如何他是男人,还是要有所避讳。

    当然这些事情,苏青芷现时是不知道,而过后好多年,无意当中听年青妇人提起来,只觉得君子在何时都会有自守风范。

    苏丰正在家里面,堂弟们要不年纪比他大,不耐烦与他玩耍。要不还是奶奶娃,他不喜欢与人玩耍。

    而他在苏青芷这边寻到玩伴,两小隔着两堵院墙你来我往的说着话,都能说得满满的趣味。

    苏青芷在这方面自然是不会隐瞒唐氏,而唐氏打听过后,也认可下来。

    唐氏不反对,两小又不曾要求要面见,两边就由着他们这样你一句话我一句话。

    两得多,苏青芷渐渐明白,隔邻在后院里种了菜,男人在妻儿的陪同下,才会来帮着翻地种菜。

    苏青荨对弟弟这么快交到朋友,她表现得更加兴奋更加的有好奇心,想要见一见那小孩子。

    只是唐氏说等机会,苏青芷说,有缘自会见。

    苏青荨人小腿不长,更加重要的是苏丰正这个当事人没有那种会朋友的自觉性。

    苏家二小姐听说苏丰正交朋友的事情,她也好奇的跟过来,听了两小的话,再听见隔邻那女子的说话声音。

    她跟苏青芷说:“声音顺耳,只怕性子也相当的好,才会教出这般讲规矩的孩子。”

    苏青芷眼带惊讶神情瞧着她,这样隔着两道院墙,她也能听出这些出来。

    苏家二小姐瞧着苏青芷,嗔怪道:“我又不傻,听话辩音,我还是懂。

    那人家如果不好,我们家不会让他们租住进来。而那人家如果不好,伯母根本不会让正弟过芷园来。”

    苏青芷轻轻笑了起来,说:“二姐姐,我天天见你,直到今天,我发现你又长大了,到底是快要出嫁的人,这心思这话说得顺啊。”

    苏家二小姐直接伸手去拍打苏青芷,却给她机灵的闪躲过去。

    苏青荨和苏丰正立时跟着凑热闹起来,一下子,后院闹了起来,而隔邻那个孩子一脸着急的神色瞧着母亲。

    她的母亲安抚的拍拍她,这不是隔着两堵院墙的事,而是两家的关系,暂时只能这样。

    年青妇人听夫婿提过,这家的老大人从前得罪过人,如今退了下来,前不久又把庶房全分了出去,如今只留下嫡子三房在。

    因此才会把几处用不着的院子分隔出来,不是特别需要银子家用的人家,租金才会不高,也才会这般的挑选租户入住。

    官场上面的事情,年青妇人不懂,只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事情,年青妇人多少还是懂一些。

    苏家二小姐来芷园前,她回了一趟二房,只是回去面对执意联姻的母亲,还有那不愿意的妹妹,她觉得心累。

    她定下亲事之后,她一向慎行,轻易不外出,所以不曾见过苏家五小姐提的那个讨厌人。

    当然苏家二夫人认为她为苏家五小姐寻的是一门好亲事,她以苏青葙的亲事为例,证明外祖家的人,在亲事上面一定会相当周全。

    至于苏青葙不得已提前嫁过去,再历经粱家老大人夫妻先后病去的事,而经两场事情,苏青葙是接连休整好些日子,身体方恢复回来过来的事情,苏家二夫人忘怀了。

    这也是苏青葙的身体底子不错,唐氏后来听苏青葙提过她妯娌的身体情况,她心里是暗自惊怕不已。

    如苏青葙这样的人,原本还在长身体的时候,经这样的大事情,难免会伤及筋骨,有时指不定还会伤了元气。

    苏青葙能够恢复得这么快,是她有一位好婆婆和好夫婿,时刻关注着她身体,不让她透支得太过分。

    再加上苏青葙本人也不是那种事事争强的性子,她也愿意听话顺从的跟在后面做事不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