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七十一章
    芷园里,因为苏青荨和苏丰正姐弟常来,而且隔壁后院对后院人家有一个同样活泼的孩子,芷园里热闹了许多。

    守门妇人还是第一次觉得小主子象个孩子,她是打心眼里欢迎着苏青荨姐弟两人的到来。

    苏青芷觉得日子一下子过得快了起来,唐氏不反对,弟妹来芷园越发欢快起来。

    两个大丫头由先前的紧张小心翼翼,到如今也习惯苏青荨姐弟的到来。

    苏家只有苏家老大人和兄弟三房人,如今事多的只有二房,苏家五小姐的亲事,目前是苏家最为重要的事情。

    当然二房就是有些小吵闹,也只会闷在自家里闹着。

    只不过苏家二小姐却大受影响,苏家二夫人和苏家五小姐分别跟她说了又说,两人各有各的意思,听上去都是非常的有道理。

    苏家老夫人则容忍不了苏家二夫人母女这般折腾苏家二小姐,然而从大面上,她又无法直言什么。

    她只能婉转的跟苏家二小姐,说:“人生大事,你可不能轻言。”

    苏家二小姐如果是从前的性子,大约是左右摇摆不已,可是在苏家老夫人面前待得久了一些,跟着学习得稳了一些。

    何况她有一次看话本子,给苏青芷撞见之后,她伸手翻了翻话本子,不屑的跟她说:“相信话本子的事情,那全是愚人。秀才和小姐私下有情,一番努力之后结成良缘。

    懂得看书的人,就知写话本的秀才假想出来的好事情,真有这番好事,只怕他恨不得暗藏深处,自个独乐乐去了。”

    苏家二小姐从此之后对话本子无兴趣,而她未来夫婿这时候还不知他那小姨子无意当中断了他一条讨好路径。

    而苏青芷知道话本子的来路之后,她是一脸欢喜跟苏家二小姐说:“二姐,这个姐夫瞧着还不错。”

    其实她心里面想着,苏家老夫人那般精明的人,难怪不阻止苏家二小姐看话本子,原来这是有来处。

    当然苏家二小姐看过的话本子,对她最终还是有一些影响,至少她不会直言跟苏家五小姐说,你就顺从父母的意思行事。

    她懂得委婉跟她提议,要她寻能影响到苏家二夫人做决定的人。

    苏家五小姐把目标转向苏家老大人夫妻,只是苏家老大人一向对孙女们淡淡,她最终还是不敢跟苏家老大人说话。

    苏家五小姐把事情跟苏家老夫人提了提,苏家老夫人沉默之后,跟她说:“那人到底好与不好,我们还是要多看一看。

    你父亲现在没有确定下来,你去跟你父亲提一提。”

    苏家二老爷后来寻苏家老夫人说话,他的意思那个孩子其实还是不错,只是表面上浮浪了一些,想来是早知家里人的意思,故意在苏家五小姐面前装样子。

    苏家老夫人瞧得明白苏家二老爷的意思,她叹气说:“如果要定亲的男女都不太愿意,这门亲事,你们夫妻仔细的想一想吧。”

    苏家二老爷叹气之后,他跟苏家老夫人说了实话:“母亲,这门亲事是由那边主动提起来,而她的母亲先前其实口头答应下来。

    如今两边暂时拖着,只怕最后还是会定下亲事。至于他们这对小儿女的事情,我反而看好他们。

    小五从来不曾为什么人什么事情,争过哭过求过,她现在的表现,只怕是不成亲,将来这个人对她也会成心结。”

    有苏家三小姐的亲事在前面,苏家老夫人只觉得头痛不已的跟他挥手说:“你们夫妻自个去折腾,不管好好坏坏,你们活得比我长久,到时候,你们看得比我长久。”

    苏家二老爷无语的瞧着苏家老夫人问:“母亲,那你是反对还是赞同?”

    苏家老夫人瞪眼瞧着儿子说:“我见都不曾见过人,你们夫妻和小五各有各的话,我既不反对也不赞成,反正该是她的姻缘,只怕我反对和赞成都没有多大的用。”

    苏家老夫人后来悄悄跟苏家二小姐说,苏家五小姐的亲事,只要男方那边定下来,苏家二老爷夫全这边不会反对。

    苏家二小姐在面对苏家五小姐哭诉的时候,她也注意观察了苏家五小姐的动静,慢慢的,她发现这个家里面,她大约是最为简单的人。

    苏家五小姐的眼里从来没有坚定的神色,她好象只是为了哭一场而来到苏家二小姐的面前。

    苏家二小姐的心淡下来,自从她许婚庶子之后,她隐约能感觉姐妹之间的变化。

    大约不变的只有长房的人,待她还是与从前没有区别,不冷不淡就是平常相处。

    而别的人,包括为她定下亲事的苏家二老爷,待她也不象从前那样器重看重。

    苏家二夫人的心里还是有她这个女儿,她把她完全交给苏家老夫人,她的心思转向别的儿女。

    苏家二小姐隐约明白一些事情,只能装作不明白走下去。

    她要是露出稍稍的怀疑和不对劲出来,她就会成为不忠不孝的女儿。

    苏家二小姐由着苏家五小姐在面前哭了一场又一场之后,她叹息着跟她说:“小五,父亲母亲先前为我定下亲事,我也是跟着父亲远远的瞧了瞧人。

    你如今要定下亲事前,你就跟父亲母亲商量着,看能不能先看一看人。”

    苏家五小姐抬眼瞧着她,一双眼眸有些肿,神色有着郁闷愤然跟她,说:“姐姐,我先前跟你提过,我已经见过人,那人不好的事情。”

    苏家二小姐伸手轻抚一下头,说:“小五,你在我面前一场又一场的哭,哭得我都忘记了你见过人的事情。

    小五啊,我跟父亲和母亲都提过你在我面前哭的事情,他们都不曾跟我说什么,只让我劝着你少哭一些,别把眼睛哭坏了。

    至于你的亲事,小五,家里有祖父祖母父亲母亲,怎么都轮不到我这个姐姐多话。何况我不曾见过那人,也不能在背后乱说话。

    你有事,跟父亲和母亲慢慢说。别再这样哭下去,你的眼睛都给你哭得小了许多。”

    苏家二小姐其实暗中还是托未婚夫打听过那人的消息,得到的回答说,不曾听过差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