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七十七章(100月票+)
    唐家老太爷教导孩子们学习茶道,非常的精心准备。

    纱账围出来的空间,风一吹,缦纱随风飘渺,再加上内里点上香烛,轻轻曼曼飘逸出来的香味。

    苏青芷坐到茶几边上,面对着各种茶器,再品着各种水,水不醉人,可这种气氛醉人。

    唐家老大人坐在上侧皱眉吩咐着:“搬几盆时新的花过来放着,这些日子,这内里的东西就别拆,只管来整理清洁就是。”

    等到四角都摆上的盛开鲜花,不只有苏青芷醉了,唐家表兄弟和特意前来的苏丰道也跟着心醉了一半。

    唐家老大人手摸着胡子,瞧一瞧下面坐着的孙辈们的神情,他的眼里闪过欢乐的神色。

    他很快端正神情,问:“你们喝了面前的水,谁跟我说一说,由左开始,你们喝的什么水?”

    唐家老大人很快的明白过来,他的儿孙们跟他一样是平常人,在味觉方面反应平平,只不过是他们愿意去细细思考品味。

    唐家老大人听年纪大的孙儿先说起,他听后微微的点头。

    后面说话的孙辈们,明显是顺长年长的兄长意思跟着猜说一通。

    有的猜对了,有的猜错了,然后苏青芷和唐家表弟们顺着前面的人一边猜一边依着他们各自想法说话。

    唐家老大人先教导孙辈品水,从水温口味说起,他的话,让孙辈们洞知另一方面的知识。

    苏青芷越听唐家老大人的指点,越发觉得生活里智慧,有时远胜书中的大道理。

    唐家老大人断断续续的教导孙辈们茶道,等到秋意越发深浓的时候,枯黄的叶子都已经挂不住树梢的时候,唐家老大人的茶道课方结束。

    唐家老大人说得分明:“我能教导你们的茶道,我已尽心教给你们。只是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们有这份闲情逸致,那日后自行修行吧。”

    苏青芷和表兄弟们起立恭敬的给唐家老大人行礼,如唐家老大人所说,他们的茶道知识,已知浮面,至于内里深化,还需要让时光来催熟。

    苏青芷在第二日离开唐家的时候,她特意来到学习茶道的院子。

    院子里空空如也,那飘逸的纱,那茶几,那花,都已经清空。

    苏青芷回到苏家的时候,苏家二小姐很是欢喜的瞧着她,苏家五小姐又恢复从前那般模样,只是脸上多了几分羞涩的喜意。

    在芷园里,苏家二小姐展示她学习的茶道,苏家五六小姐也凑热闹的来一次,苏青芷顺其自然的演习一次。

    苏家二小姐仔细瞧过苏青芷的手法后,她笑着说:“小九,我瞧着跟我们的是一模一样。”

    苏青芷笑瞧着她说:“我外祖父说,我在这方面现在能做到这一步,他已欣慰。”

    唐家老大人对孙女的要求一向不高,他只会严厉要求孙辈们。

    如苏丰道的茶道,他就明言还不曾入门。

    而在苏青芷的眼里,苏丰道的表现不知超她多少倍。

    然唐家老大人对孙子们说,他们将来面对的人,绝不会是小格局的人,那他们的眼界和格局也不能局限在小处,而要眼光高远,望得更宽更广。

    苏青芷觉得苏家二小姐姐妹表现得很好,只是动作显得太过紧绷,没有表现茶道精神出来。

    苏青芷以为能如从前一样的过日子,天气冷了,大家各自安守在温暖的房间。

    只是这一次她错了,长房和小房的人,天气冷了,是各自安守温暖房间。

    二房的人,却姐妹三人喜欢表示姐妹亲近的剧情,每日里,午时过后,必来芷园苏青芷的房间。

    最初一次两次,苏青芷没有反应,直到后来她们姐妹三人几乎天天来,她就有些受不住。

    下午大好的光阴,天气寒冷,她正好窝在被褥里面看书。

    可是这姐妹三人来了之后,她要端正坐姿的招呼她们三人,还要顺带陪聊天。

    当然聊天这种事情,每次引头的人,是苏家五小姐,她打开话题。

    苏青芷在此之前,从来不知道这位姐姐是这般能聊天的人,远胜过苏家八小姐的水平。

    文学地理上天入海,她几乎是无所不知。

    当然只说广泛度,不能深入的去讨论深度这种严肃问题。

    苏青芷最初被她知识宽广度惊得去打量苏家二小姐和苏家六小姐的神色,她发现苏家二小姐面上神情跟她一致,而苏家六小姐则是一脸佩服神情。

    “五姐,你最近又看了许多的书。我都看不进去那些书。”苏家六小姐的佩服之情直接荡漾出来。

    “父亲书房里的书,有一大半,我都不曾看完。”苏家五小姐还是有些谦虚的表示。

    苏青芷听说过二房书房的书,听说三面墙都是书。

    苏家老大人有时要寻找书,都要跟苏家二老爷借阅一番。

    有苏家六小姐这个崇拜者,苏青芷就不去做添砖加瓦的事。

    她听苏家六小姐的话,听得久了,便发现是如她一样的人,看书只看热闹,论问题,也只是顺从潮流,不太有自己的主张。

    苏青芷受不了苏家二小姐姐妹把她的房间当讲堂用,她也瞧得明白,苏家五六小姐完全是苏家二小姐的随行者。

    她悄悄跟苏家二小姐说:“二姐,你们可不可以隔上几日来我这里一趟?”

    苏家二小姐有些伤心跟她说:“明年春天,我嫁了之后,你就是想我来,我都来不了。”

    苏青芷满脸无语神情瞧着她,说:“你来,你只管来。可你能不能行行好,不要总带着五姐和六姐来啊。”

    苏家二小姐沉默下来,苏家老夫人午后喜欢安静,而苏家五六小姐近来最喜欢午后来寻她说话。

    苏青芷瞧着她面上的为难神情,她想一想说:“那我明天也寻机会去东园,或者去我哥哥的书房,避一避。”

    苏家五六小姐来芷园的心思不纯,苏青芷从来不想来什么姐妹宅斗记。

    她这样的心思,也斗不过准备多年的姐妹们。

    或许正是因为这样,那位未来的二姐夫才会一次又一次送话本子给她,就是想让她从话本子里学一学经验。

    偏偏那些话本子里编得都是给真正天真爱做梦的人看,而如苏家二小姐这样不喜欢做梦的人,看穿之后,便没有兴趣再看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