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苏青芷当这是一次偶遇,她是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弟弟们进包厢之后,一个个七嘴八舌的跟哥哥们说了这事。

    唐家表兄们和苏丰道赶紧打量苏青芷的神色,见到她一脸不在意的神色,同时舒了一口气。

    他们一个个都听说了林望舒的威名,那天生就是一个招女人喜欢的男人。

    他现在婚事不曾定下来,听说已经有许多女子在家里哭着闹着要嫁给他。

    当然唐家表兄弟们和苏丰道从来不曾瞧出林望舒有几分俊气,一个个只盼着苏青芷距离那样的人,能够远一些再远一些。

    唐家表兄弟就这样随意提了提林望舒的受欢迎程度,果然苏青芷面上浮现明显的避忌神情。

    他们和苏丰道交换一下眼神,果然是不曾开窍的小女子,都不会喜欢招人的男子。

    苏青芷瞧清楚他们的眼色官司,林望舒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场,可惜苏青芷不太欣赏太过锐利气质的人。

    她的心里面更加喜欢温润如水的男子,而不会喜欢猛火般的男子。

    至于林望舒说她象男子的事,她最初是有些不太高兴,过后,心里就没有事一样。

    这位林家少爷的眼光一向笨拙,瞧上去,他人还处在青春时期,她跟一个青春时期的人计较什么,那不是无事找事干。

    苏青芷陪着弟弟们坐在窗前,听他们说着楼下的行人,他们的眼光一般只落在同样年纪人的身上,偶然撞见一个认识的人,在楼上都会欢喜的叫嚷起来。

    而楼下的孩子,自然冲着他们一样的挥手,顺带把人指给身边人。

    然后自然是由唐家年纪大的表兄和苏丰道一块走在窗前来跟楼下人打招呼,再然后就是那家人进了茶楼,一会之后寻上门来。

    那一家人也只是上来认一认后,他们又再一次出去。

    唐家表兄弟和苏丰道兄弟瞧上去也习惯这种交际认识人的方式。

    苏青芷再一次肯定,有机会的时候,她一定要再一次跟随出门。

    虽说她每一次因为身份的问题,要努力当好隐形人,可是每一次都能长了见识。

    被苏青芷望在脑后面的林望舒,此时站在她站过的地方,跟着她一样抬头好奇的望了望那树枝。

    片刻之后,他一脸无趣的神色低头,只觉得苏青芷这个毛病不能再惯下去,这样下去,他个子长得高一些,瞧上去有了小男子瘦弱身架,却习得一身瘦书生的坏习惯。

    林望舒到底是年纪大了一些,心里有想法,也不会再跟从前一样的一根筋冲上去。

    当然他也不想回到自己好不容易出来的地方,他没有想过出来跟旧友们见面,一个个把自家的妹子带了出来。

    林望舒的心里面多少知一些事情,也明白旧友们的小心思,只是他实在是不愿意多瞧他们妹子一眼。

    一个个娇羞着低头的模样,让他只觉得太装了,一个个有胆子出门会见男人,为什么还要在人前装出这副让人想吐的模样。

    林望舒围绕树下转了一圈,心里还是不明白苏青芷为何会对这样的一棵树有兴趣。

    林望舒见到他的随身小厮行了过来,他冲着他招手低语之后,他直接从后门行了出去。

    林望舒从后门转上两三个弯,就脱离了茶楼那一处地方,他轻舒一口气,面上难得浮现出深思的神情。

    随着年纪的增长,他瞧得明白身边朋友们的变化,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小心思。

    其实他一样有了自己的心思,今年好不容易考过举人之后,林望舒的心里是想谋一份差事做一做,结果给林家老太知晓之后,直接给他两条路走。

    一条是他现在就开始做差事,家里人为他寻一门合适的亲事。今年定下亲事,明年成亲。

    一条是他从现在努力再用三年时间学习,争取能科考上过关考取进士。他的婚事,有一定的自主权利。

    林家的长辈们其实对林望舒没有那么深的寄望,只是大家心里面总觉得这个孩子有一股邪火,还没有发作出来,就不能轻易放他去当差。

    林望舒果然如家人想象的一样,他直接挑选第二条路走。

    他跟家里长辈们交底,说:“别轻易为我许亲,我瞧着那些小女子的举止,我心里就有些恶心。”

    林望舒就这么随意一句话,结果让家里的长辈们很仔细观察他好些日子之后,发现他只是还没有开窍,大家心里才放心下来。

    林家老太爷对林望舒科考还是有信心,他认为林望舒只要沉下心思来用功,他还是能在科考上面榜上有名。

    何况林望舒的年纪不大,再过三年,也不过二十年,男子在每一年的想法都会不同,或许等到那时节,他也许会知道想要娶什么样的女子。

    林家五老爷夫妻只要这个小儿子在外不惹事,他们就已经安心许多。

    林望舒能考过举人试,对林家五老爷夫妻来说已经是意外之喜。

    林家五老爷原本的意思,也是想为林望舒谋一份差事,趁着他年纪小,正是一心一意可以跟人学习当差的年纪。

    等到林家老太爷跟林家五老爷说要让林望舒继续考试,他是连连摆手说:“他只怕是成不了事情,到时候,又要多浪费家里几年的米粮。”

    林家老太爷心里自有盘算,这些年下来,家里人看好的人,在科考上面总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受挫折。

    而他原本对林望舒考举人,是不太抱有希望,只是觉得孩子愿意上进,家里人就一定要支持,哪怕事后不成,至少孩子还是勇敢的去尝试过。

    他不悔,家里人也不会悔。

    林家老太爷明白林家五老爷的心思,他笑着说:“我待舒儿如此,待别的孙儿也一样如此,只要愿意继续参加科考的人,我一定会支持到底。”

    林家五老爷得到林家老太爷的准话,回来之后,便吩咐林家五夫人有关林望舒的亲事暂时缓下来,等到三年后再来议亲。

    相比林家五老爷夫妻欣喜又紧张的心思,林望舒相对来说是放松许多,他只给自己三年时间,成就成,不成,反正他已经是举人,也一样能寻一份正式的差事做一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