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唐家表兄弟一行人进包厢来的时候,苏青芷差不多忘怀了林望舒这个人。

    唐家表兄弟和苏丰道兄弟都知道她对于不上心的人和事,很容易忘记,她会习惯性的把不好的人和事丢到脑后面去了。

    唐家表兄弟们和苏丰道兄弟坐在一处说着话,苏青芷坐在窗前,时不时瞧着下面的风景。

    茶楼下,那人来人往的风景,苏青芷是百看不厌,人生百态,再也没有那个地方,会瞧见如此明亮的风景。

    苏青芷的心里面明白着,随着唐家表兄们渐渐的从他们生活圈子退离出去,她也快到了要退离的时期。

    如今唐家表兄弟们和苏丰道兄弟会相约出城,然后大家默契的不与苏青芷说出城的事情。

    苏丰君不小心的在苏青芷面前提及的时候,她瞧见苏丰道面上的疚然神色,她反而比兄长要表现得坦然。

    唐家表兄弟和苏丰道都是聪慧的人,自然也明白随着苏青芷的长大,他们越发不适合带她去一些地方。

    苏青芷珍惜着与表兄弟们相处时光,等到大家彼此成亲之后,渐渐的会交往淡了,这种会变成回忆里的美好,让她越发珍惜不已。

    何况在这个时代里,各种局限条件下,或许将来表兄弟们和她交谈的机会,都会少之又少。

    隔壁林望从和林望舒兄弟悠闲坐着说话,林望从瞧着小弟面上怏怏的神色,觉得这般的他,还真不是不太多见到。

    林望舒从小就有小太阳的特性,不管何时何地,他都能表现出一种热情冲动的劲头。

    林家的孩子,大多数天然的温和性子,待人自小就习惯礼貌周全客气有距离感。

    林望从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也习惯处在这样的人当中生活。

    然而随着林望舒的成长,这个弟弟是一次又一次打破家里的气氛。

    原本来说每一家的最小的嫡子,是这个家最为受宠爱的孩子。

    偏偏林望舒在三岁之前表现得跟一般小孩子没有多大的区别,当然那时节,他就是想有区别,也受身体的影响,只能在小范围里打转。

    可是自从他三岁过后,林望舒渐渐活泼乱跳起来,越发散发的热力炎热,林家五老爷夫妻都是性子宁静的人,对小儿子属性,慢慢就有些接受不来。

    一来二去,他们对这个小儿子的要求降低许多,只要他能够安分守己,他们夫妻就已经安心。

    然而林望舒自从能够出院子门之后,他每天都会惹一些鸡飞狗跳的事情回来。

    当然这也算好事,还是关在林家院子门内的事情,何况他惹下来的那些事,在大人们眼里也不算什么大事。

    也许林家人的长辈们有心胸宽广的,他们这么多年来,总算瞧见家里面有一个和外面小孩子一样顽皮的孩子,他们的心里还是愿意成全他的这份活泼自然。

    何况有林望舒这么一个四处惹事的孩子,林家的孩子们跟着表现出童趣,时不时的大家就会凑在一处打滚在地上去。

    林望从那时候起,就为林望舒收拾那些小打小闹的首尾。

    林望从那时候盼着林望舒入学堂,认为等到他正式读书之后,以林家人的品性,他收心回来,性子一样会安静下来。

    然而林望从很快的体念到林望舒读书的好处,族学的夫子们,时常来与他说,要他多管教林望舒。

    就差没有跟他直言,林望舒的性子太野,实在不象林家人。

    林家五老爷也觉得林家从来没有林望舒这样性子的人,只是他尊重林家五夫人,才没有在人前说小儿子象外祖家的人。

    林望舒很快的感觉到家里的气氛不同,他也很快的在同学间寻到知音人,他的世界由林家扩大出去。

    在林家人不经意的时候,他已经习惯在外面行走。

    当然他为人行事只是事不找他,他一向不会去主动寻事。

    只是天下有些事情,那有这么快,他的打架圈子扩大,而且大家打过之后,都懂得回来不去跟家人吱声。

    林望从知道林望舒打架厉害的时候,其实这时候林望舒的意气冲动已经进入尾声,反而在这个时候,林家人发现林望舒也有精明的一面,不只是单单会惹事。

    林家人对林望舒的关心,自然从学业开始,林望舒自己也觉得在外面野放的日子无趣起来,他的心思收了一半来读书。

    林望从细细查过林望舒在外的行事,发现他除去别人挑衅的时候,跟着一块打架外,还真不曾下过狠手主动伤过人,他的心里安稳许多。

    林望从的心里面,林望舒自然是最好的弟弟。

    林望舒瞧着林望从,也觉得自家兄长比苏丰道这个兄长有本事太多,知道何时应该出手管束一下弟弟们。

    他一脸感叹的神色瞧着林望从说:“大哥,你就没有瞧见苏家那个小九,我瞧着了他,怎么瞧着都没有男儿本色,太弱了一些。

    偏偏苏家的人,只许她跟唐家人接触,也不许他出来读书。如今瞧着他,越发的小家子气。我想要他来见一见你,他都没有胆子。”

    “苏家小九?我们邻居苏家?”林望从神色惊讶的望着他。

    林望舒瞧着他轻轻点头说:“就是那个苏家,要是旁的苏家,我才不会要他来跟你认识一下。

    结果他表现得好啊,转头就跑了。你说说,那孩子也太上不了台面,难怪苏家长辈都不曾让他正式上过学堂。”

    林望舒一下子说多了话,林望从思索片刻之后,跟他肯定的说:“小弟,你只怕误会了。苏家这一辈的男子里面,我不曾听过有排行九的。

    就是有排行九的男子,那男孩子年纪一定相当小。”

    林家和苏家是邻居,两家之间这样的儿女事情,林望从自然是了解过。

    林望舒想起与苏青芷的一次又一次偶遇,想着唐家表兄弟们和苏丰道兄弟的态度,他相当肯定苏青芷就是苏家的小九,或许不是排行为九,而是小名为九。

    他跟林望从说了这番见解,林望从不曾见过苏青芷,他也认同林望舒的意思,毕竟谁也不会众兄弟一块跟一个外人一次又一次亲近出入。

    大约是苏家那个嫡房有一个孩子的小名为小九,给林望舒误解为排行九。林望从怀疑是苏家嫡二房的嫡长子,只是他没有见过那个孩子,自然就没有提醒林望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