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九十章
    有关三房有关苏家三小姐的事,在苏家仿佛隐隐成了避讳的事。

    别的几房人,他们时不时会来祖宅里给苏家老大人夫妻请安,或者送一些新奇东西过来。

    过年前,有外地送来的年礼,唐氏看了礼单之后,把处置权益交到主院苏家老夫人的手里。

    苏家老夫人直接把礼单交给苏家老大人,他瞧了瞧之后,面上的神色,莫名有些纠结。

    苏家老大人感叹的跟苏家老夫人说:“你记得叮嘱家里的孩子,我们家有远嫁外地的女子。”

    苏家老夫人惊讶的接过礼单仔细看后,她笑着说:“小三儿为何不自己亲笔动手?这字格分明是男子的手笔。”

    苏家老大人听她的话,沉吟片刻后说:“这个孩子很是长情善心,想来姑爷与她相处,已经识得她的好。”

    苏家老夫人总觉得苏家老大人为何有些紧绷的感觉,只是她抬头望过去,苏家老大人的神情平静。

    苏家老夫人私下里跟唐氏悄悄说:“让人去打听一下,那孩子给三房送了什么年礼?”

    唐氏轻轻点头,她很有些不解的跟苏家老夫人说:“三弟妹在家里的时候,我们三房也不曾跟她闹得崩溃,大家各自还是存有些情份。

    这一年,他们那一房的人,他们纵然伤心老四去了的事,这也过去了一年,总该归来瞧一瞧长辈们。”

    苏家老夫人瞧一瞧唐氏面上的神色,她叹息着说:“小三儿嫁了,我瞧着她的心里反而有我们这些亲人。

    他们在近处,这般紧闭门户的行事太让人伤情,让外人瞧着,还会以为我们这一边对不住他们那一房人。

    我还好,只是你们父亲往日待三房的情意,这般让人虚掷,我心里都替他觉得不值。”

    唐氏赶紧劝慰她说:“母亲,老三这一房人,从前在家里就一直得意行事,独居出去,大约事事都需要上心,这才没有空过来。

    等到过年的时候,他们回来请安,母亲趁便跟他们说一说话。”

    唐氏让人悄悄打听消息,知道苏家三老爷这一房人已经不如从前一样闭紧门户,而是照旧生活与外面走动。

    只是他们这一房的人,却不曾与苏家的人有来往,反而跟苏家三夫人娘亲的亲戚们,来往很是亲近。

    唐氏让人把消息封闭住,她在苏家老夫人面前不曾有任何多的表示。

    苏家老夫人的年纪大了,有些事情,唐氏还是不想让她跟着伤神。

    在唐氏的眼里,苏家老夫人这样善待庶子的嫡母,已经做到了极致。

    苏家二小姐越是临近年关的时候,她的心里越是有些紧张,有时候,她会主动寻苏青芷在一块做针线活,两人顺带说一说话。

    这几年,苏家二小姐和苏青芷相处得不错,苏青芷觉得苏家二小姐为人憨厚,也乐意与她相处。

    苏家二小姐悄悄跟苏青芷提了提,等到未来的二姐夫来家里送年礼的时候,商请她在一旁陪着。

    苏青芷神色惊讶的瞧着她,跟她说:“二姐,你和二姐夫在院子里说话,用不着我守在一边吧?”

    天气是冷了,可是总有来往的人,两个定下婚期的人,在一处说说话,苏青芷认为不用避忌太多。

    然而苏家二小姐的坚持,她还是答应下来。

    等到未来二姐夫送年礼来的那一天,苏家二小姐让身边小丫头跑来叫苏青芷。

    等到苏青芷去了主院,她瞧见一脸殷勤神色跟未来二姐夫说话的苏家五六小姐,再瞧一瞧反而显得距离有些远的苏家二小姐,她的心里多少明白过来。

    苏青芷行了过去,直接用胳膊挤开苏家五六小姐,她笑着招呼未来二姐夫说:“二姐夫,你和二姐说说话,我和五姐六姐去那一边说话。”

    苏青芷瞧见未来二姐夫眼里的赞同神色,他立时顺着她的话,往苏家二小姐那边行了两步。

    苏青芷冷冷的瞧一瞧不得不跟着她往边处走的苏家五六小姐,那两人满眼青芷太不识趣的神色。

    等走到角落处,苏青芷站定下来,她能瞧见苏家二小姐和未来夫婿挨得比较近,正在说着话。

    苏家五小姐低声吼着苏青芷说:“小九,你太没有礼貌了,你没有见我们正和二姐夫打着招呼吗?”

    苏家六小姐紧咬着上来,说:“小九,你的家教去了哪儿?姐夫已经应承我们,过年时,会给我们每人一个大红包。”

    苏青芷瞧着她们两人冷笑,说:“五姐,六姐,我的家教和礼貌,都比你们来得好。二姐可是你们嫡亲的姐姐,你们还要挡着她和二姐夫说话。

    至于红包的事,二姐夫心意到了,我自然会接下来。可是我不要大红包,将来二姐和他还要过日子。”

    未来二姐夫虽说出来当差,可是苏青芷已经听说正处在起步时期的人,每个月所得非常的少。

    苏青芷一向不喜欢在这些事情上面去占便宜,只是她瞧着苏家五六小姐,她转而也想得明白,未来二姐夫就是给她们大红包,其实也是有些应该。

    她们是苏家二小姐嫡亲妹妹,她们较她在血脉上面更加的亲近自然。

    苏家五六小姐听着苏青芷的话,两人一脸不屑的神色瞧着她。

    苏家五小姐直接说:“那过年的时候,二姐夫给你的红包,你可以转手给我。”

    苏青芷眉眼轻轻抬一抬,瞧着她说:“二姐都不会问我要回二姐夫的红包,我干吗要给你?再说五姐夫今年过年要来拜年,他要是给我红包,我一样能名正言顺的收着。

    大姐夫每年过年来家里的时候,你一样收了大姐夫的红包。”

    苏青芷觉得跟孩子说话,就要用孩子的态度去跟她们说话,而不能把她们当成大人一样对待。

    小孩子任性的时候,只会跟大人做无理的要求。

    大人跟小孩子说不通道理的时候,通常只会武力镇压。

    然而苏家五六小姐是苏青芷的堂姐,她只能以无理对无理,赖皮对无赖。

    苏家六小姐瞧着苏青芷警告说:“小九,我们可是你的姐姐,你在我们面前要好好的说话。”

    苏青芷瞧着她,笑着说:“六姐,我说的都是实话。”她不贪红包,她通常会转手把红包交给唐氏,这些人情往来,唐氏心里会有一本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