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这一年的初九,苏青芷觉得是快乐的一日,苏青葙怀孕的消息确认。

    新手母亲,一直以为是年前太过忙碌,才会一直觉得疲倦想睡,至于后来在吃饭时的恶心,又遇见过年时节,她以为还是先前累极的反应。

    苏青芷亲眼目睹一对新生父母的诞生,那种是惊喜之后不敢接受现实,在得到大夫再一次肯定之后,迟缓反应之后的狂喜。

    粱家人都给惊动,这过年的时节,非大事,家中不会请大夫上门。

    然,这一次是粱家的喜事。

    苏青芷瞧得清楚苏青葙妯娌们眼里闪过的妒忌和羡慕神色,她们都到了盼着怀孕的日子。

    粱家人欢欢喜喜送苏丰道兄弟和苏青芷归家,而且一个个表达出希望他们下一次再来的欢迎。

    坐在回去的马车上,苏丰道想起粱家人那种极力的邀请,一个个就差要为他们定下下一次再来的日子。

    苏丰道抖一抖身子,说:“太过热情,有些让人受不了。”

    苏丰君则是笑着说:“哥哥,我觉得还好,夫子跟我们说,宠辱不惊。”

    苏丰道和苏青芷交换一下眼神,这个弟弟是很听夫子话的人,而且他也是能够静心去学习的人。

    苏丰道瞧着苏丰君,想着唐家兄弟的提议,他是要好好跟林家人相处下去。

    苏青芷是没有那么多心思的人,她只是欢喜苏丰君果然是受教的人。

    苏丰道兄弟和苏青芷回到苏家,把好消息跟家里人分享之后,果然就没有他们的什么事情。

    苏家老夫人和唐氏凑在一起商量着,要送什么东西过去,而唐氏自然是要亲自上门去看一看。

    苏青芷笑着和苏家二小姐走到一边去,这个春天里,苏家二小姐要出嫁,她也喜欢听到这个好消息。

    她反复跟苏青芷打听粱家人,她仔细的听了之后,跟苏青芷说:“大姐啊,幸好是细心人。”

    苏家老夫人和唐氏都说苏青葙是粗心人,苏青芷心里面则觉得只怕苏青葙心里早有怀疑,只是不敢认定,才会由着粱启明让人请大夫来。

    苏青葙怀孕的大好消息,让长房的喜气快要溢了出来,自然大家也不再关注三房无人来的事情。

    苏青芷有时小心瞧过苏家老大人的神色,他对三房来与不来的反应很是淡然,仿佛从前对苏家三老爷的在意都是一场虚空。

    苏青芷从来闹不明白这些复杂的人心事,反正苏家老大人瞧着孙女们的眼神,都是泛泛而过,他老人家看孙子那才是真正的慈爱眼神。

    苏家二小姐从前是真正的好孩子,在她的心里,祖父祖母慈爱,父亲母亲恩爱,兄弟姐妹们亲近相处。

    直到因为闹了一场,她来到主院之后,跟在苏家老夫人的身边,她渐渐的瞧明白从前一直不曾看明白的事情。

    苏家老大人的慈爱,是她自以为是的想法。当然苏家老大人对孙女们从来也没有什么不慈爱的地方,他只是心里只装有他想装的人和事。

    苏家二小姐用了好长的时间,才接受她的祖父祖母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夫妻和美,只是两人在小辈们面前装得还不错。

    她的父母也没有她想象里那样恩爱,至少母亲在父亲面前,一直装着善良宽容。

    苏家二小姐觉得如苏家二老爷这样的人,只怕早已经瞧明白苏家二夫人的本性,他不言不语,正是他对苏家二夫人的真情。

    有了苏家三小姐和她的事情,苏家二小姐不敢相信堂姐妹之间有情意。

    后来她愿意对苏青芷好,也是因为苏青芷对人一向是你不理会我,那我就远着你。

    只是人与人相处着,总会渐渐的投入真情进去。

    苏家二小姐到后面也忘记她的初心,反而是真心的待苏青芷。

    苏家二小姐瞧着苏青芷的高兴的神色,她想着她嫁了之后,这个家里面,苏青芷就没有年纪相近的姐妹,能够在一处说话。

    她跟她悄悄说:“小九,你日后还是多和荨儿相处,别瞧她年纪小,我瞧着她很是懂事的模样。”

    苏青芷想起苏青荨小大人般的照顾弟弟的模样,她笑着说:“二姐,等到你嫁了,只怕我也没有多少空余时间。

    如今母亲许可我常出门,有空时,我会去街上走一走,别的时间,我要在家里学着做事。”

    苏青芷已经能够感觉到自由的可贵,趁着现在,她想把能学的东西,多少学一些握在手里。

    技多不怕压身,而是能够给她相当的安全感。

    苏青芷的两个大丫头在私下里会接绣活做,有时候,也会跟苏青芷说一说外面的行情。

    苏青芷是鼓励她们两人自己去面对东家,而不是次次通过中间人成交,这样长期下去,她们的技艺没有进步,只怕心思也会弱下去。

    何况长期做下去,谁知中间人会不会忽然起了贪心。

    这样一来,苏青芷出门的时候,她就会带上两个丫头出去,而留下常顺在家里面。

    苏青芷跟着两个丫头去过绣店一两次之后,她也瞧得明白绣活这桩事,还是要有花样,而现在流行的花样,又是那么几样,大家都做一样的花样,价钱就不会相差太多。

    流行这东西,有时就是一窝蜂上。等到流行激流缓下来,大家才会用审视的眼光再看事看物。

    苏青芷是仔细的看了看各家的花样,她的心里隐隐有了打算,然而她想着还是要多看一看,别因一次冲动,而损了以后的利益。

    她原本想寻机会跟苏青葙提一提,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

    现在苏青葙有了身孕,她自然不会再跟她提这样的事情,让她为她来费心思。

    苏青芷是越来越感觉到手里有银子的重要性,她在心里轻叹一声,她如果实在没有法子,那只能先试着画上几张小花样,看一看反应之后再说。

    苏青芷在家里静心下来画花样,直到唐家兄弟们约好灯火节的这一天,她才发现日子又一忽悠过去好几天。

    其实苏青芷现在对年年差不多的灯火节,已经没有多大的兴趣,她只是珍惜与表兄弟们这般自在相处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