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二百九十七章
    苏家六小姐的亲事有眉目,只是转眼之间,那有了苗头的亲事,被人半路给抢了。

    苏家二老爷心里气闷不已,然而也无话可说,毕竟只是两家长辈嘴上提了两句话,小辈们互相见了一面的事情。

    只是苏镇磊这边接到城外的消息,知道一个庶女已经定下亲事,很快就要出嫁的事情。

    他很是惊讶不已,在他的心里,他是不想庶女刚过十三岁就出嫁,那还是一个孩子,担不起生育大事。

    只是小妾跟他说得仔细,男方是无意当中在街上巧遇庶女之后,男方一眼瞧中了她的女儿,恰巧男方家早计划好要让他出一趟远门,就想着先让他成亲。

    庶女年纪虽年轻,可是前不久已经成了人,可以成亲生育。

    苏镇磊满目愤然神色瞧着庶女,只有贫困人家的父母,才会让刚成人的女儿,在这个时候成亲出嫁。

    苏镇磊有心想阻碍这桩亲事,却不料小妾早与人交换好婚书,她只不过是知会苏镇磊一声。

    苏镇磊瞧着这做亲娘的人,她不想着女儿的年纪小,那他又不是只有这一个女儿,自然也不想多事。

    他只是放话警告小妾,另外两个庶女不管如何都要过了十四周岁出嫁。

    苏镇磊心里烦闷,想着还是要尽一尽父亲的心意,特意寻庶女过来说话。

    等到他瞧见庶女面上掩饰不了的喜色,他顿时无心再问话下去。

    苏镇磊连男家是那里的人,他都不曾打听一下,便甩手走了。

    小妾在他的身后望了片刻,见到他不曾回头来,她回头对认下来姐妹说:“按我们先前商定的法子,你先跟着孩子一块嫁过去。

    等到把家里这两个嫁了,再收一些彩礼到手里。他说要送我进庙堂的时候,我那时候再寻法子悄悄走掉。”

    那个妇人只觉得是可怜人遇可怜人,她是投亲无靠,遇见小妾这个可怜人。

    可惜她们先前打算得不错,原本想着姐妹相依在城外活一世,有苏镇磊的妾室名分,便能安心在这里生活下去。

    可惜苏镇磊无心挨她的边,她一个名分都没有的弱女子,只能听从小妾的安排。

    两人都不是能过那种寂寥日子的人,而且两人都觉得她们还年青,还能再嫁,只是手上要有银子才能成事。

    只是一个有妾室的名分,一个则是身上无银子,寸步难行的弱女子。

    在城外相处这几年里,两人越发的感觉深厚,自然心里的小盘算就多了许多。

    苏镇磊很是生气小妾的自作主张,也生气庶女的不自重,自然无心把这桩事跟家里人提一提。

    直到庶女出嫁远行之后,他才把这事跟家里人提了提。

    苏家二老爷问庶女嫁的是什么样的人?

    苏镇磊是一问三不知,苏家二老爷瞧着他的神色,只觉得他象苏家老大人,待儿女再深的情意,都能很快就流失。

    苏家二老爷反而起了心思去打听那位庶侄女的亲事,实在是那小女子年纪太小,就这样的匆忙给嫁了,这里面只怕是有些事情,万一有什么不好,也会牵扯到他孩子的身上。

    苏家二老爷面对已经灰心的苏镇磊,他同样无任何的鼓励话可以跟他说,他自己都放弃了好好做人,他只是弟弟,如何扶得起一个心无斗志的人。

    苏家二老爷只是出于防备心思去打听,结果听来的消息,让他气乐起来。

    他寻到苏镇磊认真跟他说:“哥哥,你从来不曾瞧清楚身边人?唯一一个品性温厚的女人,又给你伤到与你只愿意维持住面上的关系。

    你只愿意去亲近身边狼心狗肺的人,你知道我先前为小六寻的那一门亲事,是给谁动了心思抢了去吗?”

    这几年,因为唐氏再也不理会他,而在仕途上,苏镇磊再无进寸步的机会,他的心志一失,便浑浑噩噩的过着日子。

    他听苏家二老爷的话,他一脸不解的说:“小六年纪不大,你几时为她相看了亲事?”

    苏家二老爷微微闭了眼,就短短的这么几年时光,他的兄长就变成这般糊涂的样子。

    他满眼失望神色瞧着苏镇磊说:“你庶女那一门亲事,原本就是我为小六相看好的亲事。

    你知道你庶女为何会急急出嫁吗?”

    苏家二老爷停下话题看向苏镇磊,他的兄长再失志却偏偏生得儿女优秀不错,他不管如何都要拉他一把。

    苏镇磊也许现在是有些糊涂行事,可是到底他不是一直是糊涂人,他脸色微微变了变,转而又想起庶女可怜娇柔的样子,他的胆气又壮了一些。

    他问:“她年纪不大,她这样小的年纪,又能做下什么糊涂事?只怕是男家人,对她一见钟情才急急要求娶入门。

    再说她一直住在城外,也不知那是你为不六早相看好的亲事。”

    苏家二老爷满脸嘲谑神色瞧着苏镇磊,对他竖起拇指夸道:“哥哥,在这方面,我不得不说你那位妾是一位人才,她竟然跟我们院子的杂役妇人,私下里一直通着消息。

    小六那门亲事,还在商谈的时候,那杂役妇人听了一言半句传话过去,你那位小妾立时打探到那人家的消息。

    而你那位庶女更加不是一般的小女子,竟然在茶楼里被那男子拉扯了衣裳,一下子投怀送抱进去,过后还能让那男子宁愿给家里人驱离出去,也要娶她入门。”

    苏镇磊一脸震惊神色瞧着苏家二老爷,那妾室一向为人温良大方,而在她教导下的庶女们,也不象从前那样的爱闹事,反而一个个面对他的时候,相当的懂礼节识进退。

    他摇头说:“老二,只怕是误会了。从前那两个爱闹腾,自个把小命闹腾得没有了。如今这一个受教训之后,一直表现得安分。

    就是我在城外安歇,她也不曾主动来寻过,而是服侍我吃用之后,由着我独自安歇。”

    “哥,自那年的事情发生之后,你一直是闭着双眼过日子。哪怕后来大嫂愿意重新和你和好,你还是一样闭着眼睛过日子。

    直到大嫂最终对你失望放弃,你越发自暴自弃的过着日子。你什么事情都不管不问,可是那些事情,都与你沾了边。

    哥哥,你年纪还不老,你还能立得起来。你努力去做,大嫂一直在家里面,你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