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零九章
    年后,苏丰道学院有安排去外地学院互相交流机会,他先来悄悄跟苏青芷提了提。

    苏青芷很是赞同苏丰道学校的安排,长居一地,最易把人心局限在一处小空间里。

    苏丰道则有些不放心苏青芷,他跟她说:“芷儿,你年纪不大,相看的事,不急在这一时,你等我回来,我陪着你一块相看。”

    苏青芷笑着应承他,她原本就当相看是一场见面会,让家里人安心的见面会。

    苏丰道特意又寻唐氏说了话,唐氏是舍不得长子,然而她想长子能够走得远一些,就不能拦了长子前进的路。

    至于有关苏青芷的大事,她多少有些应付了苏丰道。

    有好的对象,那里能等得及苏丰道赶了来。

    苏丰道瞧出唐氏的神色变化,又特意寻了苏家老夫人说话。

    苏家老夫人好笑的跟长孙说道:“道儿,你安心去。芷儿的姻缘在几时,自有安排,你别在一旁瞎操心。”

    自然苏丰道跟苏家老大人和苏镇磊也分别说了话,只是祖孙和父子多年以来不太亲近,互相之间都非常的客套。

    苏丰道很快的顺着学院安排去了外地,同去的人,唐氏都通过唐家人要了名单过来,私下里,她和这些人的母亲还是联络上。

    苏青芷瞧着唐氏的行事,心里觉得还是有几分动容,唐氏平日里轻易不对人低头,如今为了苏丰道还是低头去认识这么多人。

    苏家老大人和苏镇磊的表现平淡,苏青芷有时觉得这对父子的心里,大约只有他们自己。

    苏家二老爷都表现出几分关怀来,还主动跟苏青芷提过,要她时时跟他说一说苏丰道的消息。

    苏青芷对苏家二老爷这个叔叔还是很有好感,他现在暂时是苏家的一股清流。

    如今长房事少,大约是苏镇磊已经无心力在搅乱家宅安宁。

    二房的事不多,则是苏家二老爷谨守本分。

    至于嫡小房里事多还是少,苏青芷目前瞧着还是觉得风平浪静。

    至少那位小婶婶面色红润,瞧上去小叔叔成亲晚,也是有好处,瞧得上面兄长们各房里的麻烦事情,他只要不笨,都不会自寻烦恼事。

    何况苏家老夫人从来不会往儿子房里安插人,苏家这位小婶婶也是明白人,平日里非常懂得孝顺苏家老夫人,尊敬各位嫂嫂们。

    苏青葙都悄悄跟苏青芷提过,有机会要她好好跟小婶婶学一学为人处事。

    苏青芷仔细的想过,她已经定性了,哪怕知道小婶婶为人周全,她也只能学一些皮毛,无法学到精粹。

    唐氏无心教导苏青芷管家理事的本事,她只想着以苏青芷所学,嫁一个小户人家,得过且过,用不着学习太多。

    唐氏认为她过得辛苦,都是自找的。当年她相中苏镇磊这个人,也看中苏镇磊嫡长的身份。

    唐氏越是反省自己,越觉得女子还是不用懂得多。

    懂得少,就不会时时自苦。

    唐氏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她对苏青荨的教导完全是放任。

    苏青芷暗自有些担心起来,只能私下里悄悄的教苏青荨认字。

    她跟苏青荨说得认真:“荨儿,我们这样的人家,女子不识字不通道理,是会被人嘲笑。”

    苏青荨跟着唐氏去过唐家之后,自然是懂得识字的重要性。

    唐氏一定会让苏青荨去林家族学里上女子学堂,因为唐家人现在已经把苏青荨的名字报上去,只等着秋天开新班时,苏青荨直接去学堂。

    学堂里小女子们之间的争斗,虽说在苏青芷眼里不算什么事情,然而苏青荨年纪小,却是最易受伤的年纪。

    苏青芷跟苏青荨说:“荨儿,我们家世不如人,家境也不如人,我们能靠的就是踏实为人,还有在学习上面落后与人。”

    苏青芷没有心思让苏青荨在学堂里争风光,她只想让她在学堂里平安度过那几年。

    苏青荨也不是好强的性子,她反而懂得苏青芷为她着想的心思。

    苏青芷有时仔细想他们兄弟姐妹们的性情,她有些好笑起来,幸好兄弟们的性子都如母亲唐氏轻易不认输,而她们姐妹们,大约只有长姐苏青葙的容貌和性子都像唐氏

    苏青芷和苏青荨两人的性格,都是那种得过且过,过不了,才会奋力去争一争的人。

    苏丰道走后没有多久,苏家老大人不知从何处认识的人,听说两家有联姻的意思,而那家的人,想瞧一瞧苏青芷这个人。

    苏家老大人跟苏家老夫人和唐氏说的时候,那是把日子都定了下来,直接把这对婆媳气得说不出话。

    苏镇磊反而是相信苏家老大人的眼光,只看他的嫡妹们,就没有一个过得不好。

    当然苏镇磊的那种日子过得好,在苏青芷的眼里,也不过是面上的好过。

    苏家出嫁的上一代姑奶奶平时都不归家,近几年,过年的时候,她们一样不归家,只派家里孩子们过来请安。

    苏青芷年少的时候,还是见过三个姑姑的面,她们和唐氏关系亲近,待苏青芷也亲近。

    唐氏有时提及那三个姑姑的时候,多少有些叹息道:“这世间的男人,总是不明白女人所想所需要的。”

    苏青芷知道三个嫡姑姑嫁得自然比庶姑姑们的家世好,然而家里的男人们一样的能干又多情。

    每逢过年的时候,苏青芷能远远的瞧一瞧三位姑爷,瞧上去都是非常有气势的人。

    苏青芷觉得这样的人,只怕成不了大官,她想象中的大官们,至少面上要表现得平易近人。

    苏青芷听说苏家老大人的安排之后,她没有觉得欣喜,只觉得无限郁闷不已。

    她宁愿祖父大人如往常一样眼中无她,而不是如现在这样的关注她的终身大事。

    唐氏的面色很有些不好看,她跟苏家老夫人直言说:“母亲,芷儿是非常不成气的性子,只怕还要请姐妹们相陪着去。”

    苏家二夫人当时就应承下来,只是她只应承由苏家六小姐相陪,说苏家五小姐已经定下亲事,就不要闹出什么不好的传言。

    苏家老夫人见唐氏面上没有反对神色,她跟着缓缓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