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一十四章
    过后,好些天,苏家人照旧过日子,只是苏家五六小姐在这当中出去过一次。

    苏青芷没有把王家的人事放在心上,苏家老大人说是为她寻一门相看的亲事,可她瞧着王家老夫人的神色,明明是想借着机会见一见苏家老夫人。

    苏家老夫人的面上,倒是多了几分朝气,外面有人家的老夫人下贴子商请苏家老夫人见面。

    苏青芷和苏青荨姐妹陪着苏家老夫人去过,只是两位老人家坐在一块,忆忆旧时的人和事,说到后面,两位老人家相视而笑。

    过后,苏家老夫人跟唐氏说:“大家都老了,趁着能走动的日子,见一见面,了了彼此的心愿。”

    苏家老夫人作东,也请过好几位衣着朴素的老夫人来家里做客。

    因为亲近的人家,皆知苏丰道不在家里,而旁的苏家少爷们年纪太小,相对来说,大家没有多少避讳的地方。

    几位老夫人带了家里成年的小女子过来,苏青芷和苏青荨姐妹两个招呼了她们。

    苏家别的兄弟姐妹露了面,只是大的有事,小的还需要人照顾,自然让苏家老夫人笑着大家别在一处凑热闹,由着她和客人们在主院里自说话。

    苏青芷把客人们安排到她的芷园里说话,都是年纪的小女子,大家很快的有话可以说。

    然而苏青芷又让苏青荨把小堂弟接过来,那个萌胖可爱的孩子,苏青芷觉得一定会人人都喜爱他。

    芷园里响起小孩子的声音,苏青芷瞧着客人们弯腰跟孩子说话的模样,只觉得苏家老夫人没有赞错,一个个的确都是好孩子。

    客人们走后,苏家老夫人招苏青芷姐妹说话,跟她们打听几位小女子的为人和行事。

    苏青荨笑着说:“几位姐姐都是大大方方的人,我问她们多大了,她们都说了年纪,都比姐姐年纪要大上两岁。唉,姐姐,只能在我和弟弟们面前当姐姐。”

    苏青荨现在的年纪,正是逢人就喜欢拉家中兄姐的年纪,去跟别人年岁的比一比的年纪。

    她是以为苏青芷可以跟那几人拼一拼年纪,占一个‘长’字,也在别人面前好说话。结果问一轮下来,反而是苏青芷年纪小。

    苏青芷只要想到苏青荨那失望的神情,她就有些好笑。

    孩子单纯可爱的心思,是不能随意乱猜,否则最容易猜错。

    苏青芷也觉得那几位女客心思单纯可人,她笑着说:“我听她们提了提家里的姐妹们相处的事情,很是可乐不已。

    她们说,她们那样的人家,通常定亲晚,然后定亲之后,也不会拖上好几年,一般最多半年一年就成了亲。”

    苏青芷听几位小女子的话,她的心里也认同那种方式,反正是盲婚哑嫁,早一些晚一些,其实对当事人来说,也许中间等待的时间短,反而是一种最好的方式。

    苏家老夫人一眼瞧明白苏青芷的心思,她轻轻说:“王家那样的人家,你也没有相中?”

    苏青芷自然在这样的时候不会装傻,她很是坦白的跟苏家老夫人交底说:“祖母,那样的人家,在那里面生活的人,有几个心思浅的人?

    我不想一生过那种在自家里,还要你防我来,我防你,那日子得多难受。”

    苏家老夫人瞧着轻轻叹气说:“一家里面住着这么多人,你没有心眼,那能平顺的过下去。

    夫君,呵呵,芷儿,你对那人还是不要有太深的寄望,终究是要靠你自己护住你和儿女。”

    苏青芷喜欢这样的苏家老夫人,她显得真实可靠。

    苏家老夫人的心里面,原来也是抱怨过苏家老大人,只是她后来明白身边人靠不住之后,她不得不冷了心挺直腰,去走自己的路。

    苏青芷笑着跟苏家老夫人说:“祖母,我这样浅薄的心眼,母亲不会舍得把嫁进那样的人家。”

    苏家老夫人默然下来,苏家老大人那一次说得热闹,苏镇磊还凑着说了话,然而唐氏只是笑不曾开口说一个字。

    长房里面,苏镇磊是决定不了嫡亲儿女的亲事,苏家老大人却有些心动的想插手进去。

    苏家老夫人出于好意提醒过苏家老大人,一辈管一辈,别把手伸得太长了。

    苏家老大人则是一脸不认同神色反驳她:“老大现在日子就这样的混沌着过,老大媳妇在外面能认识什么人?

    道儿年纪又小,也认识不了什么人。小九如今年纪大了,还不相看要等到几时去?

    老二认识的人多,只是他家的小六就是一个事多的人,这一时,那有心力管到侄女的身上去。

    小九的事,靠唐家人?我瞧着唐家人亲家公亲家母年纪大,只怕心有余而力不足,都出去相看了好几次,无一人成功。

    你听小六说过没有,那些人家都不太成气。你们想结那样的姻亲,我还不乐意,让那样的姻亲将来拖累到道儿兄弟。”

    贫贱夫妻百事哀。苏家老夫人心里多少明白这话的道理,然而她更加明白苏青芷是不喜欢大户人家的日子。

    而唐氏分明是有情伤的人,也不想为女儿寻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只想女儿低嫁能过平顺的日子。

    而那样的人家,那有这么好挑选。唐家人是尽了心思,然而结果还是不如人意。

    苏家老夫人想起她女儿所嫁的人家,虽说每一次传来口信,都是日子过得不错。

    然而苏家老夫人的心里面明白,如果她们日子真的如她们所说过得不错,如何不能常回来瞧一瞧她。

    近一两年里,苏家老夫人只见到女儿们一面两面,每一次瞧着女儿们浓浓的装扮,她的心里就有几分酸涩。

    当年嫁女儿的时候,是苏家老大人挑选的人家,苏家老夫人瞧过之后,也觉得那样的人家门风不错。

    苏家老夫人因女儿们的事情,她的心里多少是痛,只是大户人家女人们的日子,太多数如此,苏家女儿们的日子,其实还算不错,毕竟有亲生的儿女。

    苏家老夫人还是提醒苏家老大人说:“你为小九寻的亲事,别太高门大户,我们苏家没有那么高的门户去攀那么好的亲事。

    门户低一些,我们家女子在别人家好过日子。”

    苏家老大人只觉得苏家老夫人是女人之见,他以嫡亲女儿们的亲事为例,证明他的眼光非常不错,当家主母的身份,在夫家混得风生水起,这就是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