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一十八章抢
    “哇,哇。”在苏家六小姐的大哭声音中,苏丰道带着苏青芷出了二房的院子门。

    在路上,苏青芷很是佩服的神色望着苏丰道,她当然瞧得出来,苏家二夫人是顾忌着苏丰道,才没有顺从苏家六小姐的心意。

    苏丰道轻皱眉头,跟苏青芷说:“你对王家那门亲事,有什么看法?”

    苏青芷好奇的瞧着他,说:“哥哥,王家的事,又不关我的事。别人只是上门来打听消息,又不是决定了什么事。

    再说六姐去年一年,不知有多少家上门来打听她的消息,最终还不是没有定下任何一家。”

    苏青芷记得苏家六小姐去年的得意神色,她是不与人计较小事,可也没有心大到与不好相处的人,能欢快的长相处。

    苏丰道瞧着苏青芷不起任何风波的神色,他轻轻点头说:“你心里没有想法,我觉得是好事。

    我在外面行走的时候,听说许多人家的长辈,要等到女儿年满十五周风,才会为女儿相看亲事,然而定下婚期也不会超过一年半。”

    夜长梦多,所以苏家五小姐才会出门常相会未婚夫婿。

    苏青芷对亲事没有多大的信心,她想着要将就着一份婚姻,心里就没有几分喜色。

    苏丰道瞧着苏青芷不反对他的话,便跟她说:“那我跟祖母和母亲商量一下,等到明年的时候,再来论你的亲事。”

    苏青芷欢喜的瞧着苏丰道,她又得一年的的自在日子。

    秋天里,王家再一次来提及想正式相看苏青芷的事情,唐氏以苏青芷年满十五周岁才能谈婚嫁为理由挡了。

    当时王家来人很是客气的表示,几个月的日子,王家不介意等。

    只是苏家六小姐听说王家来提亲的事情,又在二房里闹了一出,给苏家二夫人直接禁足。

    苏青芷听说王家又来人提了她的事,只是给唐氏缓了几个月的消息,她在心里轻舒一口气。

    王家那样的人家,只怕是容不得别人一拒再拒。

    一旬过后,苏家六小姐很是张扬的来到芷园,只是守门妇人跟她说,苏青芷去了苏丰道那里,这一时不会回来。

    苏家六小姐沉默的盯着芷园看了好一会后,然后大步走了。

    守门妇人瞧着这样的苏家六小姐,她的心里很有些不安,等到苏青芷回来的时候,她赶紧把苏家六小姐的怪异举止说一说。

    苏青芷没有把苏家六小姐的事放在心上,她现在事情多了起来,唐氏许她用苏丰道院子里的小厨房做饭菜。

    苏丰道特意为苏青芷寻来一些菜谱,这个时代的菜谱只能在私人手里传递着。

    唐家也有菜谱,唐氏抄寻一份给苏青芷,自然也抄寻一份给苏青芷。

    近些日子,苏青芷忙着学煮菜,用柴火或木炭煮出来的菜,总有一种浓浓家的气息。

    苏丰道吃过苏青芷煮的菜,主动跟唐氏说,每一日,由苏青芷煮午餐,晚餐,则由着她的心意行事。

    唐氏如今是越来越愿意与苏丰道商量事情,听他的话之后,也没有反对的意思,反正她认为苏青芷大约对煮食的爱好,也只是一时的热心。

    直到后来她尝到苏青芷亲手煮出来菜,她的心里认可苏丰道的决定,衣食住行里面,衣食排在前面。

    在衣方面,苏青芷表现得平平,如果她能在食上面表现得惊彩,也能给人好感。

    只是苏丰道提醒唐氏说:“母亲,芷儿跟我说了,她不想一生给困在厨房里面不停的做事,她只是在有兴趣的时候,为值得的人动手做事。

    如今我院子里的人跟人提及起来,都是她的两个大丫头亲手在做厨事。”

    苏青芷是在无意当中跟苏丰道提过,她对未来日子的看法和向往,她只想给值得的人,亲手做衣亲手做饭菜。

    苏丰道因她的这番话,才没有提及把她亲手做的饭菜端去请苏家老大人夫妻品尝,而是选择悄悄送一份给唐氏品尝。

    苏青芷忙着熟悉煮菜类的厨房事情,她见两个大丫头有兴趣,也乐意分享她的煮菜心得给她们听,也乐意她们动手做饭菜。

    这些日子里,她忙忙碌碌在厨房里忙活着,等到她觉得差不多想收手的时候,才发现冬天已经来临了。

    苏丰道则在这时候打听出来,苏家六小姐在外面偶遇王家少爷好几次,据说少年和少女都有几分心思。

    只是庆幸的是,王家想要跟苏青芷相看的那位少年人,不是苏家六小姐现在偶遇几次的少年人。

    因为不会损及苏青芷的名声,而苏家六小姐的亲事,如果能够早早的定下来,将来苏青芷的相看也能顺利许多。

    雪,稀稀落落的下来的时候,苏家二夫人和苏家五小姐满脸震惊神色听着苏家六小姐说话。

    “过几日,王家会来人,说来跟我相看。”苏家六小姐娇羞着跟母亲和姐姐说话。

    “你抢小九的亲事?小六,你日后与她如何相见?”苏家五小姐直接嚷嚷着。

    “我没有抢她的亲事,他说,他家的长辈还不曾为他跟苏家提过相看的事。”苏家六小姐当场反驳。

    苏家二夫人听苏家六小姐的话,她轻舒一口气,她不希望跟长房把关系闹得太过僵硬。

    苏家五小姐一样轻舒一口气,只是苏家六小姐一脸嘲谑神情瞧着他们。

    她笑着说:“王家的人,只是提了提来相看小九,又没有说要定下那门亲事,你们一个两个何必担心成这般模样。

    再说了,我们二房比长房又不弱,凭什么处处要让着长房里的人?”

    苏家二夫人心思复杂瞧着苏家六小姐,她要是有那样的娘家,自然二房在苏家里能够横着走路。

    如今她的两个儿子已经启蒙读书,她的心里认为他们聪慧,只是玩心太重,影响了学业。

    而长房的苏丰道年纪这么小,已经平顺考过举人,明年还要参加科考。

    如果科考顺利通过,不管他成绩如何,以他的年纪来说,再有一门合适的亲事,他的前途都能瞧得见。

    然而好多的话,苏家二夫人能和苏家二小姐说一说,却不能和不懂事的苏家六小姐提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