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美文网 > 都市言情 > 锦宅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苏丰道带着弟妹们在包厢里说话玩耍,反而放下听说书的事情。

    苏青芷原本就受不了说书人那种平平的语调,而苏青荨听了一小会,她跟苏青芷说:“这位先生说的书,听久了,好想睡一会。”

    苏丰道在一旁笑了起来,他笑着解释说:“说书先生能在茶楼一说这么多年,也许是我们的年纪还不大,还不能体会到说书先生的功力。”

    苏青芷信服苏丰道的话,茶楼也不会白供着这样的一位说书先生,他一定有他的信客。

    苏丰君来这家听过一次说书,他喜欢那种语调激昂的说书。

    只是来之前,苏丰道跟他悄悄的提了,那一间茶楼是不太方便女子出入。

    苏丰君记在心上,也不当着苏青芷和苏青荨的面提及起来,他只是抬眼瞧一瞧苏丰道,又去关注两个小弟弟忙活的事

    苏丰道暗自放了心,那间茶楼里出入的人,身份有些复杂,苏丰道是不太想让两个妹妹早早认识一些事情。

    苏青芷和苏青荨从窗前挪了进来,苏丰道走到窗前去,他往下瞧一瞧,看是什么样的风景,吸引两个妹妹不惧冷风吹。

    他一低头,恰巧见到远处行来的一群人,瞧着都有些眼熟,他特意的多关注几眼。

    他很快的瞧清楚行过来的人,瞧上去象是林家兄弟出来聚会一样。

    苏丰道微微皱了皱眉头,想一想,他还是伸手轻轻合上了窗。

    风太大,包厢里坐的都是孩子,他还是把窗子关得只余一些缝,方便透一透房里的气。

    这个时候,林望舒正好跟着兄弟们往茶楼里来、

    家里人拘着他读书,他往昔的那些旧友们在这两年里,面上也稀落了来往、

    林望舒瞧一瞧身边人,跟他差不多的兄弟们受他拖累,现在都不愿意早早定下亲事。

    他们当中就是有人定下亲事,也以年纪不过二十不成亲为理由,拖延着亲事。

    家里的长辈们私下里自然是焦急,只是林望舒要参加科考,大家只能忍着不出声。

    林望舒的心里面明白着,明年科考之后,这些兄弟不赶紧成亲,只怕他也会受拖累要相看亲事。

    他瞧着兄弟们就格外的不顺眼起来,哪怕他们特意招待他来茶楼里松散一日,他的心里还是不太愉快。

    这些人,把他当挡箭牌用得很是顺手,事前和事后,都不曾跟他说一声,还是他瞧着各位伯母婶婶瞧着他的神色,一天比一天不对劲,他细细一打听之下,方知道原由。

    林望舒自然是不会担那种罪过,林家五老爷夫妻这里已经放话在科考前,会由着他去。

    至于后面,那他要科考上榜,他的亲事,他还能说上一两句话。

    如果他科考失败,那他的亲事,只能事事听从父母的安排。

    林望舒觉得压力很大,自然不愿意承担兄弟们惹下来的祸。

    林望舒还想着等到他论及亲事的时候,盼着家里长辈能为他在父母面前多说一说好话。

    他要为自己辩白一番,他很是恳切的跟伯母和婶婶们说:“伯母,婶婶。我觉得定了亲事的兄弟们,他们是堂堂男儿,还是不能误了女子的佳期。

    而没有定下亲事的人,长辈们眼光好,又为他们相中合适的女子,那就莫待耽误太久的时光,以免花落旁人家。”

    其实林家的妇人们,如何不知家里的孩子们只是借着林望舒的事,跟他们闹着拖延亲事。

    如今林望舒说得明白,她们也不好当做不知情一样,只能一个个点头赞他:“好孩子,还是你知事。只是你的良缘几时到,你心里也要有想法才好。”

    林望舒笑瞧着长辈们,他笑着说:“我现在不能多想太多的杂事,就怕误了我读书的大事。”

    在很多的时候,林望舒觉得用读书来说话,可以挡去许多的解释话。

    林家兄弟们拥着林望舒上了茶楼,他们早派人来定下一间包厢,听说是最后一间包厢。

    进了包厢,大家全扑向林望舒,一个个嚷着说:“你在我们母亲面前做了好人,累得我们一个个又跟她们保证一肚子的好话。”

    林望舒笑着闪躲开去,说:“谁叫你们事先不跟我打招呼,累得我在伯母和婶婶面前不好做人,那自然是要让你们跟着受累一阵子。

    你们还是亲生母子,你们哄着他们,总比我这侄子用话来哄要快许多吧。”

    林家兄弟们是借着林望舒的名义出了门,这一会,也没有心思来收拾他。

    一个个都笑嘻嘻的瞧着他,说:“明年科考之后,不管你是上榜还是落榜,你都会定下亲事。”

    有好心的兄弟,直接跟他打听说:“来,舒哥儿跟我们说一说,你想要什么样的媳妇?”

    林望舒是受够了兄弟们的好心,他要是说一句话,绝对会变成无数句话。

    他笑着跟他们说:“我要寻什么样的媳妇儿,自然是我心里的秘密,那能跟你们细说。我要是说得多了,你们全照我的想法相看人,那家里全是一种性子的人,也太没有意思了。”

    林家兄弟们又笑扑上为,一个个只觉得他们太傻,为何他们就跟兄弟们说了实话,结果不出两天,家里所有的人,都知道他们心里想要娶的是那种妻子。

    林望舒那会给他们扑上来的机会,他很快闪过身子之后,笑着说:“可别太吵闹,要是掌柜的上来赶人,家里的长辈们可饶不了我们。”

    林望舒见到兄弟们一个个坐稳下来,他笑嘻嘻的瞧着他们说:“我其实待兄弟们特别好,我参加科考,为大家挡了许多的麻烦事情。”

    林家兄弟们都没有眼去瞧他的喜色,一个个摇头嫌弃他说:“你以为没有我们在后面帮着你说话,你能这般轻松的过日子。”

    林望舒很识趣的给兄弟们行礼说:“那感谢各位哥哥弟弟们的好意,日后,大家还是要帮着通风报信,最好要赶在长辈们安排之前,让我先听一个音。”

    “噗。舒哥儿,你这时候说话,也不觉得说得太晚了。你把我们一个个坑得厉害,如果不是你还有良心,让小厮来报信,我们这时节,那来功夫陪你来茶楼悠闲?”